唐星笑着道:“主公呆会要把贾大空让给千小姐,未免遗憾。但主公可看到,越南佬旁边那个家伙,可是一个硬茬子。算得上一个小boss了。再加上越南佬本人的战斗力也不俗,主公可以拿他们两个开刀。那个小boss贼眉鼠眼,全身戾气,主公抓过来也不好用,还不如拿来冲级更好。”
我沉吟道:“如果抓过来他投降了,那可是双倍经验滴。”
唐星大笑:“这种人就算投降,也对我们是一个威胁。玩家是不死的,他随时可以跑回去,到时候主公就一场空了。今后主公有的是机会招到人,也不用在乎这个家伙了。”
我立刻点头:“还是将军说的是。杀了更好。”
说话之间,渔船已经到岸。越南佬带着贾大空其实也只跑出了百十步远。
而张闯已经指挥五个乡勇分别从五个方向包抄,然后跟着唐星保护着我向前急赶。
本身我现在的移动速度就比较快,经过装备加成之后,我的移动速度已经达到3.5,差不多可以赶上唐星和张闯了。
不过我明白,唐星和张闯为了照顾我,速度被拖慢了。
这样可不行,不能给对方压力,对方就能从容逃跑。
所以我让唐星和张闯先不要管我,只管自己赶过去。
唐星觉得反正我会跟在后面跑,而且敌人现在都在江上,要么就在前面逃命,对我没有威胁,所以也就接受我的建议,跟张闯加快脚步追过去了。
很显然越南佬对于岸边的地形并不熟,没头没脑之中,早被赵武、钱恒、孙彪、李虎、周平等人赶到前头,五个人回头又迅速向敌人包抄过来。
急急之中,越南佬下令身边的十几个人结好战阵,纷纷弯弓搭箭,迎头就射。
接下来,越南佬亲自拔出腰刀,刀身泛着橙色的光芒,跟唐星所说那个小boss一左一右,带着众人向前就冲。
越南佬冲击的方向正是李虎的方向,李虎大喝一声“来得好”,同样拔出腰刀,迎头就劈。
李虎这一刀正好劈向越南佬,那个小boss看到李虎一刀势大力沉,暗道不好,急急纵身而出,挡在越南佬面前,用自己的腰刀挡住李虎的一刀。
只一刀,虽然小boss防御成功,但很显然小boss的等级太低了,虽然血条的损失不大,但却被劈得向后飞出。
因为小boss本来是为越南佬挡刀,所以这一刀被劈飞,正好撞在越南佬身上。
其实李虎刀向下劈,小boss也是站着向上防御,居然会被劈飞,只能说要么系统太神奇,要么作者太脑残了。
但游戏的设定就是如此,击退效果可是不管这些的。
小boss撞在越南佬身上,倒是止住了小boss倒飞之势,但越南佬却被撞得飞了起来。
这一撞不得了,原本跟在越南佬身后嗷嗷叫的武装乡民,跟着一个撞一个,虽然没有撞飞,却被撞得东倒西歪,半天爬不起来。
越南佬也被撞得头晕眼花,好一阵缓不过神来。
这时候正好唐星赶到了,也不用亮银枪,一拳头就给了越南佬一下,然后拎起越南佬向我扔了过来。
我不敢怠慢,一记【铁笔点穴】就迎了上去,狠狠戳在了晕晕乎乎的越南佬的咽喉上。
唐星一拳头本就把越南佬轰成了残血,而我这一记铁笔点穴又是要害攻击,直接爆出了-2370的高伤害。
可怜的越南佬还在半空中就化作白光挂掉了。
“叮!玩家张好古在长江上残酷杀害了玩家阮黄沙,罪恶值+1。”
听到系统消息,我不由大感快意,这个家伙念念不忘我们的西沙群岛,把他的名字取名为黄沙,这本身就是一种挑衅。
如果这次失手,我会失眠滴。
我的头上浮现出红色的标志。
而这时候阮黄沙身上叮叮当当地也掉下了大堆金币和物品。
我一把将金币和物品扫进了包裹,也不去看,反正迟早都可以看,也不急在一时。现在重要的还是继续打扫战场。
而这时候唐星已经从李虎手里接手了小boss,同样一拳轰下去,然后向我扔了过来。
而李虎等人则在张闯的指挥下负责俘获正在晕晕乎乎的武装乡民。
这一次为了确保对小boss的一击必杀,我非常用心。
首先是一个隐身,提升自己的攻击力。
然后直接一个夜刺就向小boss刺了过去。夜刺的攻击部位,同样是小boss的咽喉。
可怜的小boss,隐身本身就增加攻击力,夜刺又是强杀技能,再加上要害攻击,直接就爆出了-13216的壮观伤害。
结果小boss还没有来得及在我面前表现,同样华丽地在空中化作了白光。
“叮!玩家张好古成功刺杀五级文学人物高衙内。因为玩家张好古是第一个在普通遭遇战中刺杀文学人物的玩家,得到双倍经验值,幸运+10%,魅力+10%。”
照例是叮叮当当响了半天,我照例直接扫进了包裹,现在还不是看成果的时候。
不过我明显感到头上的红色光芒已经变成了黄色光芒,这也就意味着这个小boss对于罪恶值的洗刷实在太给力了。
看来以后跟玩家pk的时候,一定不要忘了先杀玩家,然后再杀他们身边的npc洗刷罪恶值。
而这时候江上的战斗也已经结束。
四艘渔船在抓住十几船武装乡民之后,现在正整整齐齐地停在江边。同样停在江边的,还有刚刚缴获的十几艘渔船。
这让随后赶来的滕一木和千秋雪都直流口水。
不过千秋雪在看到我头上的黄色标志的时候,明显眼中闪出一道厉芒。
但当她跟唐星的目光相接的时候,立刻目光就变成了恐惧。
滕一木倒是很绅士,一上来就向我表示了祝贺,毕竟我这次收获甚丰。
而千秋雪在自己的贪念被狠狠地打击了一下之后,也恢复了正常。
“恭喜熊二兄。不知道贾大空在哪里?是否可以押过来让我们完成任务了?”
我的心里微微不爽,不过大家既然已经说好了,总不能反悔。
我一挥手,张闯已经把五花大绑的贾大空交在了千秋雪的手里。
顺便看了一眼属性,也就是25级的小boss而已。只是一个五级武将的普通npc,也没有什么心疼的。
千秋雪却给我们展现了什么叫做速度。
张闯刚刚把贾大空扔起来,千秋雪就纵身而上,挥刀向贾大空的脖颈砍下。
在npc被捆绑的情况下,砍脖颈就意味着砍头,是按照正常砍头来设定的。
所以这种情况下根本就不计npc的血条。
除非玩家本身不破防,否则都是直接秒杀。
所以npc一旦被绑,对方又起了杀心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贾大空照例叮叮当当掉下大量的金币和物品。
这一次千秋雪倒没有贪,大方地把所有的收获都共享了。
这是系**特的设定,只要玩家愿意,是可以把每次掉落的物品展现给大家看的。
除了100个银币之外,这个贾大空还掉落了好几件黑色装备,虽然不是极品,但在现阶段也算是大众中比较高端的装备。
最终我和滕一木都没有要她的装备和银币。千秋雪于是欣欣然将掉落物品全部独吞了。
接下来千秋雪提议大家都加好友。
她也承认,这一次是欠了我们两个一个人情了。
尤其是我,如果我不让出任务目标,她和滕一木都只能干看。
而我则富有深意地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这个女孩子实在太可怕了。现在我依然因为她刚刚的贪婪目光而心寒。
接下来大家各自驾船离开。
虽然千秋雪让我心寒,但因为挂掉阮黄沙和高衙内的快意,很快我就重新生龙活虎了。
而一想到这两人,我就不由想起了两人的掉落物品。同时也很好奇两个人到底给我带来了多少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