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范彊的拒绝,我不仅没有沮丧,反而信心大增。
这个阵仗,明明就是看货的架势啊。如果我没有表现出能够打动他的地方,他也不会这样仔细思考我的当前实力了。
所以我只需要展现我的肌肉,把我的真正实力告诉他,相信他就更加有兴趣了。
当下我呵呵一笑:“将军此言差矣。在下虽然实力稍差,但目前我只有6级,跟你有着5级的差距,假以时日,实力超过你是必然的。而且我麾下已经有大将十员,雄兵数十人,能够战胜将军的兵力将军用手指头加上脚趾头也数不过来。同时就以在下的实力,也有信心接下将军二十个回合。如若不信,将军可以试试。”
我的自信是有根据的,升到7级之后,我的防御已经达到117点,血条则超过了1270点。范彊的攻击为200出头,普通攻击打我也就80点伤害,起码要十来次攻击才能带走我的所有血条。
更加关键的是,我的闪避已经高达940点,这意味着范彊对我的实际命中率至少是十中一。说破天20次攻击中也最多能够打中我五次。
同时我的移动速度现在已经高达1.47,高出范彊近一半。依靠移动速度,还可以躲过至少两次攻击。
而我最大的依仗,则是我在以往的游戏生涯中,曾经苦练截脉流,面对大招的时候,只要拥有多出对方20%的移动速度,我就可以破击成功。
不仅如此,我还有最后一道保险。在我跟范彊说话的间隙,三分钟的时间,我早已偷偷画好三张大饼,500点的血条恢复,就算大招不能破击成功,也足以让我的生存能力大增了。
而范彊则比我更加有信心。他的理由更加充分,以他魔门刺客的职业,刺客技能一旦成功使用,是有可能打出十倍的伤害的。随后再补上一招普通攻击,我的血条也就铁定空了。
范彊的眼珠子狡猾地转了几圈,忽然笑道:“既然你这样说,我们不妨来打上一个赌。如果二十招之内我赢不了你,我就跟你走。但如果我在切磋中打空了你的血条,你就要跟我走。愿不愿意赌?”
我大笑:“赌就赌,谁怕谁?今天为了将军,我就豁出去了。”
范彊沉声喝道“好”,我的眼前已经出现了切磋的面板。当我点下“同意”之后,切磋正式开始。既然是赌范彊打不倒我,当然我就采取守势了,让范彊来攻。
而范彊一出手,高手的风范立见。短剑连虚影都没有留下,直接就奔我当胸而来。
我则早有准备,一招太极拳的胸前抱球,划拉了一个圈,范彊就刺在了空处。
太极拳的招式不是游戏的正式招式,但却是截脉流玩家经常使用的,没有技能加成,但非常好用。
范彊显然没有见过我的招式,一下子就懵掉了。
只可惜我现在攻击力不能破防,要不然以范彊现在的状态,我完全可以在切磋中直接搞定范彊,也就没有那么拖泥带水了。
终于范彊回复过来,这一次他不仅右手的短剑继续刺了过来,左手也多了一把匕首,短剑和匕首一起舞动,每一式都快若流星,向我发动了猛攻。
只不过我现在移动速度非常快,加上先天的闪避值优势,七八个回合之内,范彊硬是没有碰到我一根毫毛。
只是在第九招的时候,我一个躲避不及,被匕首划拉了一下。但也就是80点的血条不见了,跟长长的1270点的血条比起来,这根本就不算什么。
这一下范彊终于意识到不妙了。整个人化作虚影,忽然从我身边消失了。这是标准的刺客作战方式,隐身之后忽然强袭,往往伤人于无形之间。
但作为一个苦练截脉流的玩家,练得最多的也就是对付刺客的方式了。对于什么样的刺客会有什么样的走位,基本上可以猜一个**不离十。
但最为有效的对付刺客的手段,还是在刺客隐身的那一瞬间,预判刺客的走位,立刻发动攻击。
攻击未必会奏效,但却可以逼迫刺客的技能用实。只要技能一出来,破击成功的希望就大增了。
这时候依靠眼睛是跟不上破击的节奏的,甚至单单是在心里进行判断也是来不及的。
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平常的训练之中,把各种破击的招数练得纯熟,到时候直接心念一动,就可以自动选择最合适的一套破击的方式了。
不过问题还是存在,那就是我还是第一次在这个游戏中见识刺客。
对于范彊的攻击也只能做一个大致的判断。而这种判断的误差是一定存在的。我已经按住了吃饼的按钮,准备随时补血。
最终的结果是我没有破击成功,但也没有吃下范彊的全部伤害。
因为我的判断终究还是起到了作用,虽然破击的目标没有达成,却达成了“截击”的目标。
破击是让对方完全攻击在空处,因为力道用老,对方可能会有片刻的滞延,这就是攻击对方的机会。
而截击则是部分破击成功,原本对方的攻击想要达成的目标只能部分地实现,伤害力也因而大幅度降低。
范彊的【袭击】大招给我带来了383点的伤害,虽然多是多了点,但相对于我的全部血条来说,只不过是零头而已。我的血条看上去根本没有伤及根本,甚至连大饼都不用吃。
当然范彊因为只是被截击,没有出现滞延的情况,普通攻击按照计划又跟了过来。但被我轻易就躲过了。
由于范彊两次击中我带走了我大量的血条,所以【萌翻了】这个被动技能已经被触发了。
不但触发了对方受到的伤害加倍,同时也触发了我自己受到的伤害减半。
这意味着接下来的三分钟之内,范彊没有七八次的命中,是不可能带走我全部的血条的。
而范彊的两个大招已经用了一个,另外一个看名字似乎是晚上才能使用的技能,而现在是白天,明显是没有用了。
但我的猜测还是发生了错误。虽然名为【夜刺】,其实白天也是可以用的,只不过白天用的时候,效果要大打折扣而已。
在跟我错身而过的瞬间,范彊突起大招。
虽然现在我完全看清了范彊的起手式,原本可以轻易破击,但范彊是在死角攻击我,截脉的效果就大打折扣了。最终依然是截击成功。
而技能给我带来的伤害,却让我吓了一大跳。784点的血条一下子就不见了,只剩下可怜的73点血条吊着。
如果不是因为【萌翻了】的效果,加上这段时间的例行回血,这一下子还不秒杀了我。
而因为截脉大招失败的关系,原本应该范彊出现的停滞,出现在自己身上了。
范彊也看出了门道,不失时机给了我一下普通攻击。
这一次普通攻击没有被miss掉,轻易带走了我最后的血条。
我的脑袋不由嗡地一声,看来失算了,没有想到自己在这个游戏里会从做强盗开始。
但这时候范彊已经扑通一声给我跪下了。原来范彊使用大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十招了。
二十招之内没有拿下我,最后一下只是使习惯了,但打赌的输赢已经改变不了。
我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个结果。而这时候系统奖励已经到了。
“叮!玩家张好古成功收降山贼范彊,获取山贼范彊两倍的经验。”
“叮!玩家张好古成功收服历史武将范彊,作为第一个收服历史武将的玩家,幸运值提升10%,魅力值提升10%。”
相比于第二个系统消息,升级所带来的人生第四大乐事已经被我选择性地忽略了。
我是真心没有想到游戏开始三个月,居然还没有一个玩家收服一个历史武将。
不过联想到最牛的玩家也只是拥有二级甲,这也就很好解释了。
同时伴随着系统消息,叮叮当当的声音络绎不绝。
因为收降敌将比消灭敌将还完美,所以同样是要掉落物品的。
以我现在49点的幸运值,掉落物品的丰富也就可想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