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超此时心说,你这个咖喱幸好是没有碰到那个虓虎吕布,要不肯定就是被吃的料。
雷铜一听对方叽里呱啦的喊叫,他就笑了,因为你说他们的话,自己也听不懂,所以自己不知道什么意思,这有什么大用?无非就是给他们自己增加点儿底气罢了,至少在雷铜看来,就是这样儿的,要不他真是不知道还有什么用。
而且他是又想起来了昨日崔安在阵前戏耍孟优的事儿,可惜这个蛮军的将领却是不会汉话,要不没准也能闹出来不少笑话。对于汉话来说,不怕你不会,就怕你是个半吊子。要真是精通也行,可就这半吊子,是最容易出笑话的。
因为一点儿都不会的人,他根本就听不懂你说什么,你怎么去和对方沟通,所以还得是之前孟优那样儿的,才是受欢迎的人。至于这个噶里,至少雷铜知道,自己是不能和他沟通了。对方的叽哩哇啦的话,自己是一个字都不懂,而自己的话,对方一样儿是听不明白。
-----------------------------------------------------
不过雷铜一看,既然对方,人家估计都知道自己听不明白,可也叽哩哇啦大喊了一句,那么自己也是不能示弱啊,所以在对方的狼牙棒攻过来的时候,雷铜同样儿是对这个噶里大喝了一声:“来得好,看某来战你!”
说着,便舞刀去抵挡对方的狼牙棒,结果看这个噶里是用如此力量型兵器的,那么其人力气必然不会小。而雷铜呢,反正当年在益州军中,雷铜的力气据对是能排在第一。虽说这个和益州军当时根本就没有什么武艺特别出众的将领有关,可不还有张任、严颜他们吗,所以雷铜其人能力压他们,确实他的力气是不小就是了。
结果两人的第一个回合,以平手收场,确实是谁也没有占到便宜,斗了个旗鼓相当。本来嘛,蛮军这边儿,噶里是个力量型的武将,所以力气不小。可雷铜呢,却也不能小看,所以这不第一个回合就以平手而收场了吗。
-----------------------------------------------------
两人是各自退了一步,没办法,被震的,不过两人对对方的力量,也算是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噶里心说了,这个汉人力气倒是不小啊,都能和自己比了。想我乃蛮族数一数二的大力士,除了蛮王还有那个孟优能力压自己一头之外,还真是没有人能在力气上比得上自己了。可今日却是遇上对手了,看来自己是不得不重视啊。
之前自己以为来了个和崔安一样儿武艺的,不过后来自己想到了,这像崔安如此武艺的人,汉人真就能有那么多?一个崔安不够,还能再来一个?所以自己听不惯蛮王的话,是特意请求出战,结果却是发现,这个汉将武艺不说,力气倒是不小啊。
至于说雷铜那儿,也是差不多的想法,他心说,遇上对手了,就凭这个蛮将得的力气,所谓是“一力降十会”啊。也就是说,力气要大的话,绝对是能比过很多武艺不错,但是力气却是不太足的武将。
-----------------------------------------------------
就说当年自己是和李恢李德昂战了一场,那时候这德昂先生还是益州军的人呢,自己却是投靠了自己主公。其实自己和德昂先生,倒算是一个水平的,都是二流,不过他武艺是没有自己高罢了,不过自己能取胜,却不是因为自己武艺高,而是因为自己力量比他大。德昂先生终究是个文士,所以哪怕他是武艺不错,但是力量却是不足,更多的是在技的方面,而不是力的方面。
但是今日自己碰到的蛮将却是不一样儿了,别说是技如何,就单说这个力上,自己是胜不过他。同样儿,他要想在力上压过自己,也是不可能。
两人此时是你来我往,便斗在一处,一人是手持狼牙棒,找找挂着风声,是又砸又扫的,看着根本就没有什么章法。其实也真就是如此,基本上用狼牙棒的,真就没听说过有什么高手,因为这种兵器他就不是靠着武技取胜的兵器,完全就是靠着力量,速度,狠辣才行。
-----------------------------------------------------
而且还有更为重要的一点,就是狼牙棒的重量沉,这个是谁也不能忽略的。可不是吗,从来没听说过狼牙棒还有空心儿的,除非是马超前一世那些拍电视剧的电影的人用的道具。
那么对战用如此兵器的人,怎么取胜,要不就是你比对方的力量大。一下你就把对方的兵器给击飞,那么你自然获胜了,这个是最简单的。“强中更有强中手”嘛,用这样儿力量型兵器的武将,碰上一个力气比自己还大的,那只能说是自己倒霉了,没办法。
可要是力量不如人家,那么这个时候就要注意了,首先你是不能和人家硬碰硬的。因为这么一来,肯定是你自己的兵器先飞,所以对你没有好处。其次就是,要靠技来取胜了,当然这个时候,你不和人家硬碰,可对方却是一定要和你硬碰的,那么你就得用巧劲儿来对付对方了,然后才能有机会取胜。
要不“一力降十会”后面有时候还跟着一句,就是“以巧破千斤”,力气不够的时候,就只能是借力打力,像太极招式中的四两拨千斤一样儿。可要是没有这个本事的武将,那也只能是要吃亏了。
-----------------------------------------------------
而雷铜肯定会用巧劲儿的武将,不过不用他如此,并且技上的东西就更不用说了,至少他的刀法,绝对不是对方这样儿水平的武将,一个就只会用力的武将所能抵挡得住的。
一个只会用力的武将,除非是天生神力,大得没边儿了,那是有大用,因为别人比不上你啊,这就是你的优势。但要不是这样儿,那么碰到武艺高超,比如说遇到刀法枪法戟法纯熟的将领,甚至还有绝招杀招的武将,基本就是吃亏的料。
显然雷铜就是一个刀法纯熟的将领,虽说他的刀法是不能和人家一流武将相比,人家关羽、许褚、黄忠这些人,都是有着一流的武艺,也有着一流的刀法,而雷铜不过就都是二流的而已。但是即便如此,可对付这么个蛮将,却是绰绰有余了。
噶里越战,他头上的汗就越多。也没办法不多,毕竟雷铜的武艺是要高于他的,他无非就是在力量上能和雷铜一较高下吧。
-----------------------------------------------------
果然,不过五十合,雷铜是一刀便砍在了噶里的右臂上,这位想拿自己的狼牙棒抵挡,却是晚了一步,结果右臂受伤,狼牙棒差点儿没掉在地上。毕竟就靠着臂力拿着这么沉的兵器,胳膊伤了,还真是更吃力了。
孟获一方是赶紧鸣金,没办法,自己这将领都败了。不过他也是做好了迎战的准备,知道马超要乘胜追击了。不过自己却是一点儿不惧,一个单挑胜败,根本不足以影响太多,还得是看两军士卒的战力,到底是如何。
不过孟获却是没想,就他们南蛮军的士卒,在战力上,却是还是不如人家凉州军的,这第一日,也就是昨日,那不就是个例子吗。但是显然,这个时候,孟获也不可能想那么多了,哪怕实际上,己方士卒不如人家,可改战的时候,却是还得战下去啊。
要是自己直接带兵跑了,那么自己在他们那几洞洞主的面前,可真就是丢大人了,自己这个蛮王的威信,却是也要减弱啊。
-----------------------------------------------------
果然马超看到了雷铜把蛮将伤了后,便下令全军出击,全力冲锋了。
至于说南蛮军,孟获他们当然也是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就见他把松纹镶宝剑一挥,喝道:“蛮族的勇士们,今日就是你们一雪前耻的时候,给我狠狠杀敌,冲啊!”
于是蛮军士卒也一样儿是本着凉州军冲了过去,别说,孟获的话,确实是起到了些作用,但是真就能改变最后的结果吗,这个是肯定改变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