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爱上一个人,就如同在心里养了一株植物,等它长成缠绕错综的藤蔓,将你的心死死缠住以后,你就知道,这份爱再也拔不出去了。
在他闯入自己身体的那一刻,钟意就知道她将他拔不出去了。
她的眼前一晃而过了许多画面,色彩斑斓的记忆影像,最后都化成了一道白光,像是黑洞般将她吞噬。
她被他压在硬硬的床板上,最初是疼的缩着身子,后来为他绽放开来,浑身酥麻不已,揪着床单咬着嘴唇,唇畔四溢的呻/吟无意识的发出。
陆霆朗满怀都是她的馨香柔软,搓揉之间恨不得将她熔进自己的骨血之中。
曾经以为永远不屑一顾的女人,不知何时萦怀抱,不知何时占据了他所有的思绪。
甚至让他不惜低头去求教如何能哄她开心。
钟意,我不知何时,就这么秘密的爱上了你……
他在她耳边辗转厮磨的时候,身下的怒龙兹兹探入。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他们是一体的,是恩爱两不疑的结发夫妻。
窗外雨声渐浅之时,也正是他们彼此十指相扣攀上云端之时。
钟意大胆地攀着他的肩,唇瓣一直在他脸上描摹他的轮廓,直到他将精华都撒给自己,才低喘着放开。
偏偏隔壁此时又传来一声荡漾的吟唱,钟意瞬间脸红的像是滴血。
陆霆朗却是飨足道:“终于吃饱喝足了!饿汉子听着饱汉子大快朵颐,啧啧,可馋死我了!”
钟意抬手揪了揪他短短的头发,俏笑道:“合着我就个给你解饿的?今天晚上这屋里要不是我,换成其他任意一个女人,陆先生也能拿来解饿吧?”
陆霆朗还没抽身出来,听她这么一说又狠狠顶了她一下。
听的她娇呼一声后,才将头埋进她的肩窝,闷闷的说:“以后不要乱开这种玩笑,我们是军婚,彼此对对方都有责任!”
随后又犹疑着补充了一句:“况且,我这辈子,可就有过你一个女人!”
执子之手,唯卿一人。
钟意惊讶不已,手指插/入他的发间,声音都有些颤抖,满是不可置信的语气:“你说什么?你那次……”
原来两年前,你也是第一次。
原来他们的初绽,他们第一次打开的生涩,都是属于彼此的。
这社会一直不公平。男婚女嫁之时,男人往往爱要求女方是处,而自己却风流在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钟意知道沈洲就是这种男人。因为她一直爱的是这样一个男人,所以几乎没想过自己以后嫁的男人会将第一次给自己。
可无心插柳柳成荫。现在和她契为一体的男人,就是她梦想中的另一半。何其幸运。
她有些喜极而泣,圈紧了他,说道:“我以为你和沈洲他们一样,也是风流公子。”
初见的时候,她就是这么想的。以为自己的世界和他们这种人很遥远。所以暗恋沈洲那么多年,都始终没有勇气表白。
听到钟意提起那个男人的名字,陆霆朗心里还是不由自主的冒酸水了。
他不动声色的将自己抽离出来,但还是将她揽进怀中,沉声说道:“陆家和沈家是世交。仅此而已。”
他第一次和她正面提及他和沈洲的关系。儿时玩耍的情谊,到如今只剩一句“世交关系”了。
他们从来不是知心朋友,充其量只算玩伴。当初的决裂,他只觉得惋惜,并没有传闻中那么大动肝火。
做完一次以后两人都很累,谈及这个话题陆霆朗又明显不想再说下去,便闭着眼抱着钟意,呼吸渐渐平稳。
钟意眼角有些湿意,陪着他沉默了很久之后,见他要睡了,才推了推他,说道:“床太小,我去那张……”
“不许!哪有夫妻分床睡的!”他霸道的箍紧她,丝毫不许她挪动一分。
可这又是一张单人床,两人难道真要挤着睡?
钟意生气了:“我不习惯跟人挤着!”
陆霆朗往床的另一边挪了很多,低声道:“够躺不就行了?别闹了,你要还有力气,我不介意再来一次!”
“你能不能为我想一想,每次都这么霸道有意思吗?家里要是出了大事你做主还好,这点小事你也这么圈着我有意思吗?”
“衣食住行宿,人一辈子最重要的五件大事。睡觉能是小事?”
“又不是一辈子分床睡!陆霆朗你又胖又重很挤你知道吗!你……唔——”
陆霆朗翻身上去,咬着她的唇瓣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身下也开始摩挲着她的大腿内侧,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他捏住她顶端又翘起来的小小莓果,调戏道:“又想要了?想要你就直说啊!”
钟意曲腿虚顶了他一下,上前又对着他的喉结敏感处轻咬了一口,听到他疼的嘶嘶叫,才觉得解气了!
“小妖精,别闹了!”他今天不知是第几次让她别闹了,实在是因为她这次真的很放得开。
都说小别胜新婚,今晚他们彼此的热情很好的印证了这句话。
钟意攀着他的肩,和他额头对额头的碰了一下,本想和他再亲密亲密,却意外发现他额头的温度惊人的烫。
她这才细细感受了一下,发现紧贴着她全身的部位也都是烫的。一开始她以为他是欲火太盛才浑身发烫,没想到他一直烫到现在!
明显是发烧了!
“霆朗,你还好吗?头晕吗?”她不知道他到底严重不严重,只好先问一下他的感受。
陆霆朗烧的丝毫不觉,亲了她下巴又亲她的鼻子,支吾着就是不说话。
都烧成这样了还不忘男儿本“色”!
钟意心里暗暗骂道,任他亲够了,才继续问他:“好受一点没有?”
陆霆朗早已闭了眼,像是吃饱了的宝宝一样,窝在钟意的肩窝处,懒懒的说:“钟意,我是不是老了?真的想再弄你一次,可怎么都没劲儿了……”
钟意哭笑不得。他这只大色/狼哪里老了?是病了!
她看了一眼窗外,雨虽然小了却没停,再加上今晚事情又多,买药找医生恐怕都不方便。她趁他睡熟了,悄悄掰开他的手,从另一张床上抱来被子和床单,都盖在了他身上。她忙碌起来就没了睡意,干脆裹着睡袍,一直守在他身边,不时帮他换冰毛巾贴在额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