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这是一个很明媚的夏日。
天上一丝云都没有,酷烈阳光统辖了整个滚烫发软的城市。
某栋公寓楼的某个公寓里,有两个正在试礼服的男人。
罗恒秋皱着眉头,将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我不穿这个颜色。”
邓廷歌刚给自己打好领带,回头看到他正解开衬衫的扣子,顿时很无奈。
“师兄,这颜色已经定了,不能换。”
罗恒秋满脸“我不管反正就按我说的做”的表情看着他。
两人默默对视了一阵,这次邓廷歌没有服输,他坚持道:“你必须穿。”
罗恒秋哼地笑了一声,转身走出了卧室。
邓廷歌穿好了自己的礼服,在镜中打量一下自己,将胸前的一朵白色山茶正了正。很帅,他非常满意。
然后,他开始思考如何说服罗恒秋接受这套黑沉沉的礼服。
说是黑沉沉其实不太准确,礼服是高级手工定制,纤细庄重的灰色细纹在布料上蔓延,合身又舒适,邓廷歌一开始还读不准那一串意大利文的商标。
这是罗恒秋的母亲选定的礼服。她还要求两个人都要出席她的婚礼,穿着她亲自选择的礼服和鞋袜,再三强调一定要好好打扮。
罗恒秋对自己母亲再婚这件事表现得十分平静。他只是在某个晚上看文件的时候突然抬头,问邓廷歌:你想不想结婚?
邓廷歌还没回答,他就低了头慢吞吞说,算了,懒得跟你求婚。
邓廷歌郁闷得直想揍他。
但看到礼服之后,罗恒秋确实不太高兴。他现在品味变了,嫌这礼服颜色太沉,不够活泼也不够精神。邓廷歌说服了几天,好不容易让他穿上了,结果不到三秒立刻变脸。
邓廷歌脱了礼服收好,又把罗恒秋的衣服装好,走出去找他。
罗恒秋开了电脑看文件,戴着眼镜,眉头轻皱。听到邓廷歌走出来,他抬了抬眼:“穿刘昊君结婚时候我们那套不行吗?颜色也差不多。”
邓廷歌:“跟你妈说啊。”
罗恒秋不说话了。
刘昊君半年前结婚,和他终于追到手的女神林念双成了一家人。邓廷歌和罗恒秋一起去参加了婚礼,钟幸知道这件事之后也随了个礼。他始终对刘昊君的编剧能力念念不忘,不断劝刘昊君不要中断这个职业道路。
《深渊凝视》的反响太好了,刘昊君一下子从籍籍无名的二十八线小编剧变成备受关注的新编剧,还在玉兰奖里获得了个最佳编剧奖的提名。虽然最终什么也没有得到,但这一切都令他重新开始审视自己的编剧道路。
他还在婚礼上哭了。罗恒秋说这人不够成熟啊你看还哭呢真是太感性了,结果自己被邓廷歌一句“如果我跟你结婚你激动不激动”给堵了回去。
“其实你穿着特别帅。”邓廷歌搬了椅子坐在罗恒秋的桌子对面认真说,“我也不想你穿,这么帅,出去太打眼了。”
罗恒秋瞥了他一眼。眼神里藏着一句话:你脑子坏了?
“不想别人看见啊。”邓廷歌勾着他手指,摇头晃脑,“喜欢你的人很多,我知道的。个个都是我竞争对手。不能再增加了,可恶。”
他说得十分认真。纵使知道里面有五分是演技,罗恒秋也忍不住笑了。
“反正不想穿。”罗恒秋敛了笑容,强装严肃,“我妈的品味向来堪忧,这衣服贵是贵,可都是四五十、五六十的老头子们穿的,我真的不喜欢这颜色。”
邓廷歌笑着说:“你看阿姨多有远见,她是希望我们可以一直穿到五六十。”
罗恒秋看着他,有一点动摇。
“穿吧。”邓廷歌说,“你没发现我们的礼服款式和颜色都很相衬吗?”
他比划了一下:“是配套的,连胸花也是,一对。”
见罗恒秋愣愣看着自己,没有别的反应,他干脆拉过他的手吻了几下:“去换衣服?我刚刚还没看清楚。”
罗恒秋没吭声,但默默站了起来,走回卧室。
晚上邓廷歌接到了鲁知夏发过来的短信,跟他约采访的时间。
距离《如烟》上映已经过了快一年,邓廷歌只能感叹时间过得实在太快。他现在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在导师的话剧团中,不久之前将改编的《群魔》搬上舞台,奇迹般地又收获了无数的赞誉。导师更是直接跟他说,这是话剧团成立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有能力给大家发奖金。
鲁知夏现在参与着省电视台里两个知名的电视节目,一个是她一直都做的少儿节目,另一个是最近渐渐兴起的零距离访谈类节目。她约了邓廷歌好几次,说要采访他们的话剧团和他的导师,“顺便拍拍你”。邓廷歌给她回了信息,告诉她自己什么时候有空,让她有时间就联系自己。
罗恒秋洗了澡出来,头发湿漉漉的。他看了看挂着的两套礼服,越看越觉得果然是一对。
他草草擦了头发,拿着手机跟罗琼发信息,说了几句关于礼服的事。
邓廷歌从背后贴上来,手臂环在他腰上,还故意蹭来蹭去:“师兄,好久没运动了。”
罗恒秋放下手机,将毛巾扔在一边,抓住他的手。
“别乱顶。”罗恒秋缓缓说,“今晚换一换吧。”
邓廷歌摸得愉快蹭得开心,闻言立刻兴致勃勃地反问:“换什么?”
罗恒秋:“换我来,你躺着。”
邓廷歌:“……”
罗恒秋:“不行就算了。睡吧。”
邓廷歌看了他一会,开口说话:“谁说不行?”
罗恒秋自己也没想到邓廷歌居然那么快就答应了。
“你不是挺抗拒吗?”他问。
他仍记得当天两人面面相觑,为了谁上谁下差点闹翻的情景。
邓廷歌正好脱了内裤,抬头说没有哇。“我当时是没想到,不是抗拒。”他说,“再说你来和我来有什么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罗恒秋走近他,笑道,“你会爽到死。”
邓廷歌:“……师兄、师兄你冷静点!”
(拉灯。简括如下:一战之后,邓廷歌切身体会到了自己和师兄之间等级的不同。)
消停的时候罗恒秋拍拍邓廷歌的脸。
邓廷歌摸摸自己还在抽搐的腹部,没什么力气地讲了句卧槽就说不出话了。
罗恒秋很满意,笑着吻了吻他嘴角。
浑身是汗,于是又去洗了个澡。邓廷歌关了灯,缩在空调被里揉自己的腰:“你怎么那么厉害。”
罗恒秋笑笑:“实战经验多。”
邓廷歌孜孜以求地问:“所以你平时也会那么爽吗?”
罗恒秋:“……”
邓廷歌:“我明白了。怪不得你有时候爽到动不了呢。”
罗恒秋:“哼。”
他翻个身,也帮邓廷歌按摩腰部。
“你这腰不行。”罗恒秋说,“以后要多练练,柔韧度不够。”
邓廷歌心想师兄还想上我?他默默地思量了片刻,觉得其实感觉也还行,于是没有反对。
两人都有点倦意,但又都精神亢奋,不想睡,于是胡乱地聊天。
邓廷歌想起最近从钟幸那里听来的八卦,于是跟罗恒秋随口说了出来。
钟幸最近跟他商量工作的时候,很偶然地说起了丘阳。他悄悄告诉邓廷歌,丘阳正在学习导演课程,遇到钟幸的时候还跟他请教了一些问题。
“难得啊,他这人挺认真的。”钟幸一脸唏嘘,“而且可谦虚了。家里那么好的资源,但他不用,他偏要自己来。导演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
钟幸一面嗤之以鼻,一面却又流露出难得的惜才之心。丘阳跟他请教的问题有很详细的操作疑惑,也有导演工作中常见的困难。他说丘阳还和自己交换了微信号,当天晚上就跟钟幸讨论起了《人间蒸发》的剧情。
“丘阳很喜欢《人间蒸发》,刚好钟幸自己也满意这电影,所以就聊开了。”邓廷歌说,“他很久之前跟我说过,导演这工作挺有意思,他想尝试一下,没想到他还真的开始了。”
罗恒秋嗯了一声。
“跟他哥哥有关吗?”邓廷歌问。
“肯定有关。”罗恒秋说,“他哥那部遗作不是重拍了,还挺轰动的么。不过现在还在学课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作品。他资源确实很多,但应该会更加谨慎。”
他话头一顿,转头问邓廷歌:“想学吗?”
“不想。”邓廷歌坦然回答,“我现在对这个没什么兴趣,演戏就已经很好玩。哎,你还记得陆晃吗?他拿了奖啊,就是拍丘阳他哥哥那部电影拿的。”
罗恒秋听得有点糊涂。他对陆晃有点印象,记得是跟邓廷歌一起拍过戏的,而且也有一个同性的圈内伴侣。邓廷歌之前在家里休养的时候,陆晃和他的恋人还来看过邓廷歌几次。
邓廷歌给他理了理这里面的关系。罗恒秋听得心不在焉,等邓廷歌说完了就问:“想拿奖吗?”
“……师兄。”
“好好,不干涉。我就问一问。”罗恒秋连忙辩解,心里却在回忆话剧界有什么闪闪发光的奖项。
他当然不会干涉,但邓廷歌有实力,如果能让邓廷歌开心,他是很愿意动些无伤大雅的小手脚的。
邓廷歌无声勾着他的手指。指节摩擦,指腹轻蹭,罗恒秋冲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师兄。”邓廷歌说,“我现在很好,那些别的东西都无所谓。”
“嗯。”罗恒秋点头应了。
他突然有点想看到自己和邓廷歌穿着搭配好的礼服站在晴日阳光下的情景。
邓廷歌无需发言,也无需攥着写着讲稿的纸张。他也不会穿着鞋带没系好的鞋子。罗恒秋一时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一时又觉得这之间的数年实在漫长。
他这个年纪,已经不会祈望世上有永恒不变的事物或感情。
罗恒秋亲了亲邓廷歌的肩膀。邓廷歌疑惑地盯着他。
“晚安。”他说。
他想,好在这世界上,在永不停止的变化之中,始终有一个他爱的人。
(番外三完)
(请看作者有话说)<!--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