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红色怪物的动作实在太快,众人的火力并没有对正在极速逃走的它造成有效的伤害,就更不用说将它留下了。
凌林第二次看着红色怪物的身影远去,嘴角微微勾起一个笑容,心想:看来她对于自己身体的战力估算并没有出现太大的失误,现在的她比起之前跟蛤蟆怪交手时的自己已经有了极大的进步,可以说是不可同日而语了。而这只红色怪物,更是在刚才的战斗中帮自己证明了这一点。
明显增长的力量让凌林感到心情非常愉悦,她在心中联系上伊森莱普,让它去解决掉那怪物,自己则是朝已经走到她身旁的权博瀚看去。
众人这时也已经全都下了车来,见已经再也无法打中那红色怪物,都纷纷停火,看着站在路中央的高挑苗条的少女,众人的心中都是又惊讶又震撼,一时间只有面面相觑,竟无一人说话,整个场面安静之极。
权博瀚走到凌林身边,再次伸出手来,有所不同的是,他这次是双手一起伸出,腰也微微弯了一下,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恭敬感激的态度来。
他双手握了下凌林的手,感激的说道:“凌小姐,这一次,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感激你才好,你救了我们大伙的命!”
凌林说道:“权先生不用太客气,我也是侥幸而已。”
众人听她这么说,想到刚才那红色怪物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景象,心道:如果凭着侥幸就能将那恐怖的怪物打得这么惨。那他们这些人只能算是战负五的渣渣了。
权博瀚说道:“凌小姐你太谦虚了,之前在超市里的时候很抱歉,我们对于你的警告没有太多的重视,还怀疑过你的来历,哪知道以凌小姐这样的身手,根本就没有骗我们的必要……”所以说权博瀚不愧是在社会中摸爬滚打多年的人,只看到凌林刚才将红色怪物打跑的事实,便痛快的将自己之前曾经怀疑她的事实说出来并道歉,哪怕在那种情况下怀疑对方才是正常人该有的心理,但权博瀚也要先抢着认错。再说话捧一捧凌林。免得她心中对他们之前的“不识好歹”感到恼怒。
凌林说道:“没关系,在那种情况下,你们会怀疑我也是应该的,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权先生。我们到车上边走边说吧。”
权博瀚自然是不无不可。他恭敬的先将凌林送上另一辆车,自己之前坐的那辆被红色怪物和他们自己的子弹打得千疮百孔,自然不适合让凌林上去了。
向秦清交待让她处理后面的一应事宜后。权博瀚便随同凌林一起上车,他知道以秦清的能力,这点小事会帮他办得妥妥当当的。
凌林和权博瀚上了车,其他人除了司机和黑衣少年外,自然没人敢跟着上去。凌林看着坐到副驾上的黑衣少年,说道:“能在那只红色大块头手下坚持这么久,你的身手蛮厉害的嘛。”
被凌林这么一说,向来面无表情的黑衣少年竟破天荒觉得脸上有点热,他心想:才坚持了五秒,你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也是用了五秒的时间就把那家伙打跑了,这样的身手才叫真正的厉害吧!然而由于性格使然,黑衣少年没能将这些话说出口,只是微微点了下头,从后视镜中飞速瞥了凌林一眼,就将眼睛往窗外看去。
权博瀚有些抱歉的说道:“这孩子叫言子昂,从小就这样寡言少语的,以前小时他爸妈还以为他得了自闭症,他从小就特别热爱学武,凌小姐这样的身手,子昂心中恐怕佩服不已,只不过这家伙容易害羞,也不会说话,凌小姐别跟他计较。”
凌林点点头,权博瀚又接着说道:“虽说凌小姐施恩不求回报,但你毕竟救了我们全车队的人,以后有什么要求,凌小姐只管提,我权博瀚绝对不说二话。”
凌林也没跟他客套,直接问道:“你们是二四八基地出来的?你们看起来不像是军方的人,车队又是什么意思?”
权博瀚愣了一下,点头道:“是,凌小姐也知道二四八基地?我们不是军方的人,车队是自己组织的,现在基地里的政策一改再改,以后不参加车队的人恐怕自己是活不下去的,这些都是最近这段时间的一些政策变动,凌小姐如果想了解得更清楚一些,可以和我们回基地看看情况。”
二四八基地正是凌林一家人之前所在的那个基地,若不是当时他们明显的感觉到有人针对他们一家,他们现在也还住在基地中呢。
凌林又问道:“市区这么危险,你们怎么会跑到这边来收取物资?是军队给你们安排的任务?”
权博瀚说道:“那倒不是,基地里的新政策颁布后,许多人都自发结队组成了自己的车队,按政策里说的,车队自己到外边搜到的物资只要交很小一部分上去,其他的都可以自己留下来。我本来就有一批信得过的兄弟,后来又吸收了一些基地里的人,我们想在初期就将车队迅速壮大起来,这样越到后面优势就越大。至于为什么会来陵山市,也是我车队里一个探路好手偶然间发现这一片地方居然没有什么丧尸,而且附近是住宅区,肯定有不少好东西,我们经过几次查探后就决定来冒一次险,哪想到……”
权博瀚的话没说完,但凌林知道他是想说谁知道这里居然是那只恐怖怪物的地盘,怪不得附近都没见到什么丧尸,赶情是人家BOSS的老巢就在这。
凌林知道他误会了一些情况,但她也不打算解释,只淡淡的说道:“你们胆子挺大的,城市里现在连军队都还不敢染指,你们就光凭这些人也敢过来挑战,”说着好像看不到权博瀚有些尴尬的脸色般,又问道:“最近军队似乎有一些举措?我听说军队里的一些人对陵山市附近那个监狱很感兴趣?”
权博瀚愣住了,他看向凌林,问道:“凌小姐也是基地的人吧?”他见凌林不回答,只得说道:“我们这些车队的人确实都收到这个消息了,只不过好像陵山监狱在病毒爆发的时候没什么人能逃出来,里面都是丧尸,军队大概是觉得那里面物资比较充足,也比城市更好攻克一些,所以准备将那里开发出来变成建成另一个小基地吧。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何况那监狱外表固若金汤,里面又充满丧尸,可以说是易守难攻,我们这些小车队就算知道里面都是物资也不敢去挑战,何况军队都已经发话了,所以根本没我们什么事。”
凌林听后点点头,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那就这样,在这里停车让我下车吧。”
凌林站在路中央,看着前方的车队渐渐远去,眼光闪动,像是在思忖着什么,不多时,一个黑影从远处奔来,正是伊森莱普,它跑到凌林身边,朝她低叫了一声。
凌林点点头,跃到它的背上,说道:“先回监狱吧,这次的事情,可能有点不妙。”
陵山监狱
下午近六点
林悦梅捧着本旅游杂志坐在大门旁的塔楼上,一边欣赏着远方落日的余晖一边看着杂志上精美的插图。
不多时,凌岩走进来,看了眼天边火烧似的云霞,笑问道:“你这风放得可挺悠闲自在啊。”
林悦梅嗔了他一眼,说道:“小乐带着你们每天都出去清扫,我就是想发现一只丧尸警戒警戒都没有机会啊。”
凌岩笑着坐到妻子旁边,拿起她手中的杂志一看,正看到北方一座名山上云积成海的精美图片,有些可惜的说道:“本来还想退休了带你去将这些名山大川看个遍,现在看来是没什么机会了。”
林悦梅将杂志抽回来盖到桌上,说道:“现在这样不也挺好吗?我们一家人以前哪有机会这么悠闲的看过落日?”
凌岩又看了眼窗外,笑道:“那倒也是。”
林悦梅说道:“凌林这孩子都出去快一个月了,要不是小乐还能联系上她,帮我们送过东西,我都要担心她在外边遇到什么事情了!唉,这孩子越大越有自己的想法,也不像以前这么恋家和粘着我们了。”
凌岩抓过她的手说道:“雏鸟总是会离巢,孩子也总是会长大的嘛,你看看你,这话要是给凌林听了,那孩子心里会不好受的,你不是还有我嘛,怎么一副守着空闺的怨妇的模样?”
林悦梅打了他一下,嗔道:“怎么说话呢你,谁是怨妇啊!?”
妻子难得流露出小女儿的娇态,凌岩不由笑起来,正要与她调笑两句,突然间看到远方的路上出现了几个人影。
他连忙说道:“梅梅你快看,那边。”说着拿起桌上放着的望远镜看过去。
林悦梅的视力还很好,自然也看到了那些人影,她拍了拍凌岩的手问道:“是人还是丧尸?要不要通知一下小乐?”
凌岩看了几眼,将望远镜递回给妻子,说道:“你看看,是一群女人和小孩,应该都是人类,没有丧尸。我下去看看,你在这守着,有什么事喊一声。”
林悦梅答应一声,就见丈夫径直下楼去了,她再次拿起望远镜看过去,只见在镜头中,一些衣衫褴褛的妇女和孩子正跌跌撞撞的朝监狱的方向走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