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清羽手中的剑狠狠的插在地面之上,鲜红的血迹流淌而下,顺着唇角渗入地面,她抬头凝视着前方那道冷傲而狼狈的身影,清冷的目光中平静如一片湖水,眼底不起一丝波澜。
花落衣放到腿旁的手紧紧的握成拳,美眸中透出一丝复杂的光芒,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君清羽,这一刻,任是谁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君清羽,难怪你当初能打败董非然那个废物,以你的力量确实有这个能力,可惜……”大漠冷傲的笑了起来,“我不是董非然那个废物!现在我还没有使用出最强大的招数,否则,你如今已经是尸骨无存了!”
君清羽擦拭掉唇角的血迹,望向大漠的目光中燃烧着熊熊战意:“你有什么能力的话全部使出来,我想见见门派精英弟子完全的力量。”
玉临风望着再次抬起红莲剑的少女,微微挑了挑唇角,温雅的说道:“我已经看出来了,这丫头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大漠的实力不会让她畏惧,只会激起她内心那腔澎湃的热血。”
“嗯。”
岩殇冷酷的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凝视着那一袭如雪般的白衣。
“狂风暴雨剑第二重,电闪雷鸣!”
轰!
随着那道大喝的落下,骤然间,天空暗沉下来,雷电闪烁,在虚空内发出轰隆隆的大响,狂风突起,男人立于狂风之下,冷傲的目光落在君清羽的面容之上。
一头墨发在风中狂舞,俊美的面容上没有任何表情,他面前缠绕着紫色丝线的大剑轰然立起,在暗沉的天空下化为一道光芒,如闪电般轰然冲向了对面的绝色少女……
“君清羽,你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去死吧,哈哈哈!”
男人冷傲的笑声响彻在整片天空之下。
“队长,小心!”
巴林等人脸色大变,急忙大声喝道。
从始至终,只有小凰儿面不改色,漂亮的红色眸子中透着一丝的深沉,粉雕玉琢的面容上是与年龄不符的成熟。
在这股强大的压迫之下,附近的一些人尽然感觉呼吸一滞,错愕的抬头望向迎面砍向君清羽的紫色剑光……
一时间,所有人的心里都有一种感觉,君清羽此次是必死无疑……
狂风掀起一片衣角,少女静静的站在这强烈的风暴之下,缓缓的,她抬了手中的红莲剑,那一刻,红莲剑化为一道光芒消失在了她的掌心之内,而后一把整有她整个人般高大的大剑出现在她的手里。
“神剑龙炎。”
小凰儿天真无邪的笑了起来,可爱的大眼睛中聚满了笑意。
这是当初娘亲在火海底下得到的神器龙炎之剑,因为没有器灵的缘故,还不算是真正的神剑,可纵然如此,持有它战斗也会让娘亲的力量变得更强。
“红莲暴风剑!”
一股滔天火焰在空中形成了旋风,如龙卷风般狠狠的撞向了紫光,顿时间强大的力量扩散而开,轰的一声,那些距离两人较劲的群众直接就被击飞了出去。
砰砰砰!
无数的人被两人的战斗所及,砸在了地上,满目愕然的投向了狂风之下的少女,不觉狠狠的咽了口唾沫。
“好……好强。”
巴林的喉结滚动了一番,目光崇拜的看着君清羽。
“没想到队长居然能和身为精英弟子的大漠战成平手,太强大了!”
狂风龙卷之下,大漠微微眯起冷傲的眸子,冷哼了一声:“君清羽,原本我是放你一条性命,但既然你如此不适时务,那就别怪我,下手无情!”
“狂风暴雨剑第三重,惊天一斩!”
顷刻间,暗沉的天空下,狂风越发猛烈,仿佛一股强大的力量碾过天地,而后,在众人惊愕的目光内,大漠面前的剑逐渐变大,缓缓的犹如一座山般的大小。
“君清羽,接我这一招如何?哈哈,估计我的剑砸都可以把你砸死!”
大漠仰头狂笑而起,那嚣张冷傲的笑声伴随着狂风声落入众人的耳中,这一刻,他身上浓重的杀机扩散而开,眼神死死的盯着在大剑威压下的少女。
“罗逸长老,这或许会出人命,我们要不要出手阻止?”黄袍老者眉头一皱,转头望向身旁的罗逸。
罗逸冷笑一声:“左恒长老,这事我们就不要管了,那个丫头太狂傲,有人教训她也是一件好事,而且,门派规定弟子间不能自相残杀,却没有或无法自卫杀人,那个女人先挑衅大漠,后来又向大漠下杀手,大漠也只是出于防卫,却不小心失手杀了她。”
最令罗逸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人竟然还活着!
左恒明显的愣了一下。
君清羽先挑衅?大漠出于防卫方才伤人?这分明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左恒刚才所见的是大漠挑衅了君清羽,并且屡次下了杀手,什么时候他防卫过了?然而,左恒毕竟和罗逸是一派的,既然罗逸想要维护大漠,那他也只能站在他这方……
“罗逸长老,这丫头手里的剑似乎有些不平常,”左恒眸子微微眯起,眼神落在少女手中的大剑之上,“一般的剑没有注灵,可是我却从这把剑内感受到了灵气的波动,难不成……它是神器?”
“不可能!”罗逸摇了摇头,抬眸扫向广场上那在大剑下微薄的身影,微微挑起了唇,“如果神器出现,光是那股威压就会让我们心悸,所以这并不是什么神器,若她真有神器,以这女人的狡猾,会当着我们拿出来?”
君清羽确实不会当着世人的面把神器拿出来,前提是,那个神器拥有器灵,现在她手里的还不算真正的神器,无法使用出那种威力,否则,不到万不得已,她是绝不会拿出神剑龙炎。
“砰!”
大剑伴随着大漠的笑声从空中砸了下来,顿时尘土飞扬,弥漫了众人的视线……
巴林愣住了,呆呆的望着那飞扬的尘土,眼睛猛的一红,睚眦欲裂的大喊道:“队长!”
风云小队同样傻眼了,目光中露出一丝的呆愣。
队长没有死在凤凰的火焰之下,居然被巴林给一剑砸死了?刹那间,一股悲伤的气氛流传在众人之间。
却在这时,身旁传来的炽热温度让巴林回过神来。
他转头望去,在看到花落衣身上笼罩着的那一抹红光之下愣住了,从所未有的害怕蔓延在他的心头,巴林急忙上前想要将花落衣从那道红光内拉出来。
便在他接触到红光之时,一道光芒落在他的胸膛,身体猛的摔了出去,噗嗤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
从始至终,花落衣都没有看他一眼,愤怒的眸子落下大漠的身上,浑身上下缠绕着强大的杀机。
杀了他!
她现在只有一个方法,便是杀了这个男人。
“花师妹!”巴林从地上爬了起来,惊慌的大声喊道,“花师妹,你到底怎么了?快醒醒!”
花落衣没有说话,身上的气势竟然逐渐的攀升起来……
“不好!”玉临风许是感觉到了什么,扫了眼花落衣,俊逸的面容微微一变:“这个女人有古怪!”
“是封印!”岩殇看了她一眼,冷酷的说道,“她好像曾经误服了什么,导致体内涨了不少不属于她的力量,这道封印封住了那些强大的力量,一旦她将封印解开,短时间可以获得强大的力量,但如今的肉体终究无法承受住那些力量,最终的结果便是,爆体而亡!”
这是男人第一次说出这么多的话,却把条理都讲得清清楚楚。
“花师妹!”
巴林感觉到了恐慌,狠狠的冲向了花落衣,可还没到她的面前就再次被打飞了出去,渐渐的,他的眼底露出了一丝焦急……
花落衣神色阴沉的看着大漠,眉间的火焰标志燃烧的越发妖娆,她的眼里似乎并未看到巴林,强大的煞气在周身环绕……
“岩殇,我们快阻止她,她的封印快要解开了,若是再不阻止恐怕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玉临风的脸色大变,急忙说道。
岩殇摇了摇头,冷酷的望向花落衣:“来不及了。”
现在就算他们出手,也来不及阻止花落衣,除非她自己停下来。可如今的她明显失去了理智,又怎么会停下手?
“你最强大的招数,只有这么点实力不成?”
陡然,烟尘缭乱之内,一道清冷的声音缓缓传了出来。
花落衣的身子僵住了,错愕的抬起美眸,视线透过人群落在了前方那道雪白的身影之上……
清风拂过,烟尘随风而散。
少女单膝跪在那如山高般的大剑之下,手中的龙炎剑挡在自己的头顶,一条红丝从剑身上的红龙上流传而过,仿佛为她注入了数倍的力量……
“挡……挡住了?”
望着那将大剑挡于头顶的少女,所有人都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到底要有多大的臂力才能挡下这一把剑?
“她还活着?”
花落衣怔怔的眨了下凤眸,那颗心猛的落了下来,在这一瞬间,她缠绕在周身的强大气势缓缓散了开来,或许是强烈的惊吓,让她的脚步有些踉跄。
她抬起头看向君清羽,凤眸中带着一缕的复杂之色……
“轰!”
君清羽紧紧握着剑柄,将真气快速的往剑内输送,那瞬间,剑身上的红龙发出强烈的红光,突然一声炸响,一股气劲喷薄而出,那被她拦在头顶上的大剑瞬间在这股力量下化为了无数的碎片……
“风灵剑!”
大漠完全傻在了原地,呆呆的看着那些从空中落下的碎片。
他修习的一直便是剑法,失去了风灵剑,就等同于实力下降了大半……
“灵魂攻击!”
“红莲暴风剑!”
嗡的一声,大漠的脑子产生一秒的空白,就在他恢复之时,便看到一阵火焰风暴迎面扑来,顿时错愕的睁大眼睛,还没等他做出反应,那道火焰风暴落在了他的胸膛上,将他的身体狠狠抛向了上空,再重重的落了下来。
“噗嗤!”
大漠吐出一口鲜血,俊美的容颜一片苍白,他的神色再没有最初的傲然,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呆滞……
输了?
他怎么可能会输……
人群呆了半响,而后爆发出轰然的响声,震惊的目光透过稀薄的尘土落在那衣衫褴褛的白衣少女身上,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内门弟子中的精英,竟然被她给打败了……
这种事件怎么能不让人轰动?
君清羽擦拭了下嘴角,缓缓的站起身,她的脚步踉跄了几下,在地上站稳了脚跟。
“大漠。”
微微抬眸,君清羽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轻轻的迈步走向了男人:“你想要杀我?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想要杀我的人总有不少,但是你知道吗?那些妄想要杀我的人,无一不比我死的更早!”
不管是君梦莲那些人,还是诸葛莹儿她们,但凡要杀她的,却都死了……
君清羽轻轻的扬起龙炎剑,清冷的目光内毫无波澜,便在她将要走到罗逸面前之时,一道苍老冷漠的声音凭空响起。
“得饶人处且饶人,君清羽,你还是放了他吧。”
一袭白衣突然闪过,老者落在了君清羽的面前,挡住了她前进的脚步。
“罗逸!”君清羽的心狠狠一震,清冷的目光中涌现出丝丝杀机。
却在这时,一只小手放到了她的掌心。
小凰儿扫过罗逸苍老的面容,红色的眸子里染上嗜血的光芒。
“得饶人处且饶人?”君清羽冷笑一声,“这句话,你是不是应该和大漠说?是他先想要杀我,那我自然就不会放过他!”
罗逸眸光一沉,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不知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老夫是刚刚才来到这里,只看到你下杀手!君清羽,你难道不知道我们门派的规矩便是弟子间不得自相残杀?你却屡教不改!照你这种无法无天,不喜欢谁就想要杀谁的性子,除了精英榜排名前几和那些核心弟子之外,是不是所有人都会被你杀了?我门派弟子纵多,却也不容你屠杀的如此干净!”
罗逸义正言辞,说的那是正义凛然,俨然就像是一个正义的裁决者,对君清羽这种恶魔施以审判。
“罗逸长老,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巴林脸色一变,“你问问这里的人,刚才明明是大漠想要杀害队长!”
“是吗?”罗逸冷笑一声,阴沉的眸子掠过在场的众人,说道,“他说的可对?”
纵然罗逸一大早就来到了这里,可他怎么也不会亲自说出口,毕竟身为长老,就算偏袒一个人亦不可做的太过明显。
众人面面相觑,急忙摇了摇头。
“罗逸长老,我们没有看到大漠师兄下杀手。”
“没错,大漠师兄一直都隐藏实力,处处让着她,谁知道她不但不领情,还想要杀害大漠师兄。”
笑话,罗逸那是谁?门派长老,得罪他就别在流月门继续混下去了。
罗逸阴冷的一笑:“君清羽,巴林,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巴林脸色突地一沉,紧握着的拳头颤抖了起来。
“好!很好,你们居然闭着眼睛说瞎话,希望你们不会有后悔的一天!”
说这话时,他狠狠的瞪向了那些说谎的人,目光充满了愤怒,那些人被他的眼神所及,心虚的低下了头,再也不敢看他们一眼。
“啧啧,”玉临风摇晃着折扇,微微勾起唇角,“罗逸长老还真喜欢以势压人,刚才我和岩殇都在这里,目睹了此事的全过程,不说是大漠师兄先下的杀手,就凭两人当初的约定,清羽师妹就有处决他的资格。”
罗逸脸色一变,眼底透出一丝狠厉:“玉临风,你是火云那老头门下的人,岩殇,你是五岭门下之人,整个门派谁不知我和那两个老头不合?所以你们的作证算不得数!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故意和我作对!”
玉临风微微眯起眸子,他怎么也没想到罗逸会无耻到如此程度。
“君清羽,早在之前你就已经被我给门派除名,”罗逸淡淡的扫了眼君清羽,冷笑一声,“如今你更是妄想出手杀我门派弟子,所以,从此往后,你便不再是流月门之人,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自废实力,二便是废除双臂,选择了一样完成之后就可以给我滚出流月门!”
“罗逸长老!”巴林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紧握着的大拳微微颤抖,“队长没有犯错,你凭什么把她逐出门派?”
“没有犯错?”罗逸阴冷的一笑,“她没有向门派请假,就私自出门,此犯了我们门派的条规十三条,第二,若我没有及时出现,怕是大漠已经死于她的剑下,弟子自相残杀是禁忌,此便为大错,身为门派的执事长老,我有资格将她逐出流月门!”
巴林愣了一下,他差点忘了,罗逸是流月门的执事长老,有权利处理任何一个犯了过错的弟子。
“可是,队长出门时已经向护法请了假,而且大漠根本就没有死!”
“请假?抱歉,我没有收到,”罗逸扫了眼脸色铁青的巴林,阴冷的勾起唇角,“君清羽,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是自废丹田,还是废除双臂?”
无论哪一条,从此之后,这个少女都不能再战斗……
“哈哈!”大漠吃力的从地上爬起,哈哈大笑两声,良久,他收敛笑声,冷傲的目光投向了少女,“君清羽,我早就说过,你斗不过我,对了,你刚才说什么?任何想要杀你的人都会比你死的更早?可惜有些话你说的太早了。”
小凰儿的大眼里燃烧着熊熊怒火,刚想要出手却被身后忽然传来的一道声音给打断了。
“逐出门派?不知你们要将谁逐出门派。”
男人的声音犹如雨后竹林,清新中透彻出一丝的优雅。
所有人循声望去,在看到迎面而来的男子之后,眼底涌现出毫不掩饰的惊艳,便是连一些男人都因为他的出现而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