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阿碧是作者特意安排的一个人,是天龙八部里面对慕容复的救赎,阿碧是为慕容复而生的。
如今顾盈就是阿碧。所以她几乎没什么犹豫的就对慕容复说:“阿碧,但凭公子做主。”
“我准你自己做主。”
顾盈诧异的看着慕容复,她不知道慕容复到底打的什么主意,难道真要自己说出自己中意苏彦清来?实际上顾盈对已这个中央空调似得温暖的公子哥并没有什么想法。如果有也只能是厌恶。
“你,”慕容复迟疑了一下:“你如果心悦苏家的公子,我定会按照慕容家小姐的规格嫁过来,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强迫你。”
顾盈不说话,相处了十几年的慕容复的心思好像一下子深沉了起来,她完全不明白最近的慕容复在想些什么,难道这就是剧情展开之后的必然变化?顾盈看向慕容复的眼神不自觉的带了几分疑惑。
慕容复犹豫了片刻,伸手轻轻的揉了揉顾盈的头。然后他转头看向苏家祖孙三人,苏彦清还跪在地上,低垂着头看不清神色,苏彦景站在那里看着苏彦清,看慕容复的眼神中有几分嘲弄。慕容复又一次举起了手中的酒杯:“二少爷说的没错,我师妹前几日才到洛阳,这几日又一直和我在一起,想必是三少爷记错人了。“
慕容复的谎话说的是那样的得心应手,直接向顾盈展示了另一个从未见过的慕容复。
不得不说这样的拒绝却真的很有效。
苏彦清几乎是下意识的转头看向慕容复,顾盈从他的眼里看到了震惊,那是顾盈在这人眼里看到过的最有趣的情绪。
苏彦景没有他弟弟的反应那么大,他只是笑着看向慕容复,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那天直到睡觉前顾盈还觉得自己迷迷糊糊的,脑子就像是一团浆糊,不但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甚至连自己想知道什么都想不明白。
窗户响起来的声音将顾盈吵醒的时候是半夜,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抓起了放在床的内侧的剑。眼睛虽然是闭着的。但是剩下的感官却时刻感知着四周的一切。
“你醒了就别挺尸了,快起来我跟你商量点事。”
是苏彦景的声音,顾盈迅速翻身而起,随手甩过被子去盖住了苏彦景。然后迅速的更衣完毕,弹指点燃了油灯。昨晚这些事情顾盈才有空去将苏彦景头上用来遮挡视线的被子收了起来,苏彦景从头到尾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反应。
顾盈抱着被子去铺床,顺便开口询问他的来意:“不知道苏公子来找我是有何事?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实在不方便,不如有事明天再说。”
“明天说就晚了。你见过有白天私奔的吗?”苏彦景坐在床上,没有让顾盈继续叠被子:“阿碧,咱俩私奔吧?我弟弟他就一书呆子,迂腐的很,你如果还呆在这里他一定会娶你的,但是我弟弟我清楚,这孩子不适合你。”
“我不会嫁给你弟弟,也不会....”顾盈顿了顿,实在想不出来这么难为情的话苏彦景一个古人是怎么说出口的。
“你不会想要跟着慕容复到处奔走吧?”苏彦景突然大声惊呼。
顾盈迅速捂住了他的嘴,侧耳听了听隔壁苏二小姐的生硬。这才开口说道:“我自然要跟着我家公子。”
“你就等着狡兔死,走狗烹?”
“你怎么知道????!”顾盈不是同意苏彦景的说法,而是震撼于这人是怎么发现了慕容复的野心。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嘛。”苏彦景一副无所谓的说明了自己对慕容复野心的认识,又迫切的拉住了顾盈:“慕容复不适合你,咱俩还是早早的私奔吧,反正我早就想要去闯荡江湖了,如果不是祖父不让,说不定我早已经在江湖上闯下赫赫威名了,现在咱俩双剑合璧,一定能闯下不弱于北乔峰南慕容的名声。”
顾盈皱起了眉。苏彦景这个人的表现实在是太奇怪了,顾盈不得不用恶意的眼光来揣测他这个人。
他为什么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一直缠着自己,为什么短短几天就会表现出这么熟络的样子,他又为什么知道慕容复的心思。苏家的两兄弟为什么都想要求娶自己。
“愣着干什么,快收拾行李!”苏彦景催促。
顾盈笑了笑,在凳子上坐了下来:“苏公子半夜三更的到我房中不觉得不妥吗?公子是要置阿碧的清白于何地呢?”
苏彦景震惊的盯着她,看起来还颇有些受伤的样子。
“苏公子如果没有别的事就请离开吧,你说的事情我是不可能同意的。”顾盈的态度有些强硬。
在苏彦景犹豫的时候顾盈走过去打开了房门,寒冷的北风灌进来。她开口道:“请。”
“阿碧....”
“苏公子,请.....”
几乎是他离开的瞬间顾盈就遭受到了系统的惩罚,原主阿碧就是一只天真的不谙世事的小白兔,连略微强硬些的态度都未曾有过,顾盈只不过稍微表现出一点强硬,系统就开始加惩罚值了。算上和萧峰在一起的时候的反常举动,系统毫不客气的开启了惩罚模式。
顾盈若无其事的关上房门,转身就倚在门上滑了下去。
苏彦景当时并没有走,他想等着顾盈的房间里的灯光消失,确定人真的睡了再离开,然后他就看见顾盈倚着门滑了下去。
是在哭吗?
苏彦景站在门外看着,那天晚上洛阳有雪,雪花在他身上堆积着,越来越多。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抽泣声也没有人走动的声音,他面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最终终于走过去敲门。
“阿碧,阿碧,你还在吗?”
顾盈本来是紧紧的闭着眼的,听到这句话立刻有眼泪流了下来,她伸手抹去了眼泪,自嘲的笑了笑。然后起身开门。
“苏公子怎么还在外面?”她嘴角噙着笑,看起来温和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我....”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顾盈打断了。
“如果苏公子没有别的事情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天色不早了。”外面的雪很大,苏彦景身上的雪花已经掩盖了衣服原本的颜色。顾盈虽然有一瞬间的感动,但是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我....”
“既然没事,那苏公子就快回去吧。”顾盈说完就关上了房门。
房间的灯瞬间熄灭。
次日是晴天,地上的雪积的很厚,但是顾盈从雪地上走过的时候只留下了一段浅浅的脚印。
顾盈穿一件碧色的衣衫。笑着走到慕容复跟前,那笑容带着江南女子的温婉和少女的天真烂漫。
慕容复眼底出现了一丝笑意,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对于阿碧来说很重要,虽然阿碧从来有没有像王语嫣一样强烈的表达过自己的心意,但是他却知道阿碧对自己的心意绝对不会比王语嫣少一分半点。
雪地里缓缓走来的少女笑语嫣然,满眼都是自己,慕容复缓慢的抬起手想要像小时候一样抚摸一下她的头发,又想到自己身负复国重任,不该有太多的儿女私情,所以漫不经心的抚了抚自己左袖。开口说道:“既然出来了,那就走吧。”
“段公子呢?”顾盈单独和慕容复相处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保持自己和段誉的距离。
“他送表妹回姑苏了,说要顺路回大理。”慕容复心情很不错。
“那阿朱呢?”顾盈继续问。
“自然也是一道回去了。”慕容复笑了笑,竟然随口调笑道:“你以为我是出来办事的还是要出来游乐的?怎么可能带着丫鬟到处走呢?”
顾盈眨了眨眼,对于慕容复的风格转换没有反应过来,说不准这就是大半年没见所导致的代沟。好像代沟还挺严重的,前几天这货还爱答不理的。
“走吧,别愣着了!”慕容复说话间人已经走出去了很远,虽然每一步都走的很稳很优雅,但是却是真的眨眼间就走了出去。
“公子。等等我!”顾盈立刻去追:“公子,公子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带你闯荡江湖。”慕容复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咦?”
慕容复道:“昨夜在你房里,苏家二小子不是这么说的吗?”
顾盈惊呆了,手下意识的攥紧了。很想开口质问慕容复是不是派人监视自己,最后却化成了疑惑的笑问:“公子怎么知道的?”
“夜我同苏平谈论阵法到半夜,回房的途中恰巧听到了。”慕容复说完这句话又问顾盈:“如果我不是恰巧听到了,你怕是不会告诉我吧?!”
顾盈大脑高速运转,瞬间发现自己不论怎么回答都可能让慕容复生气,因为慕容复是出了名的脑补帝。一般只要顾盈觉得他差不多该生气了,那么下一步不管自己怎么回答他都会自动把答案脑补的面目全非。
“我不敢告诉公子,怕公子生气。”顾盈权衡了片刻还是给出了一个答案。
果然,慕容复瞥了她一眼,说道:“我有什么好生气的,难道你真的想和苏家小二私奔不成?”
根据顾盈多年的经验,这个状态的慕容复是非常好哄的,他这是少年时期就留下来的习惯,动不动就会出现一些孩子气的傲娇行为。
“我当然不可能想和他私奔,我只是怕给公子添堵。”
慕容复皱了皱眉:“这有什么可给我添堵的。”
顾盈只能在内心默默的“呵呵”几声,慕容复这货绝对又是产生了什么莫名其妙的危机感。
其实慕容复虽然在原著里是作为反派boss出现的,但是他真的没有什么坏心思,除了做事有点一根筋的执着和心高气傲之外,就是心灵比较脆弱这一点还值得人吐槽一下,强调一下,这真的不是慕容复的萌点。你如果因为一句有些歧义的话被慕容复追根问底过几次的话就会知道了,顾盈因为这个事情已经养成了不管在哪里都将公子奉为天神的好习惯。
事实证明,这个习惯真的很有用。
陪慕容复闯荡江湖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像顾盈这样的暴力女子其实更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可是跟着慕容复就意味着她一定要随时转动脑筋聪明的解决江湖纠纷,也要随时转动脑筋将正常人洗脑成姑苏慕容家的脑残粉。
可是为了就近看管boss大人,顾盈觉得还是值了。
几个月后,上元节,夜,东风夜放花千树。
“公子,尝尝这道菜。”顾盈笑着给慕容复夹菜。
顾盈是感觉慕容复难得不回家过年,她也难得不用处理慕容家那些礼物往来宴会安排的事情,感觉简直不要再轻松。
慕容复是近来感觉内力有些许进步,而且收服武林人士也大有进展,心情很不错。
两个人其乐融融的坐在一起,低头就能看见小镇上灯火通明,小日子过得简直不要再开心了。
“你们两个!就是你们两个!你们听见没有!”顾盈疑惑的将目光从楼下转了回来,看向自己的身侧,青衣小帽,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厮。
“你说的是我和我家公子吗?”顾盈柔声问道。
“好,好美....”
“......”顾盈瞬间觉得问题可能无法继续下去了,看了看慕容复的脸色,顾盈试探性的又问:“有什么事吗?”
“好温柔.....”
顾盈的嘴角默默的踌躇了一下,这算是调戏吗?不算吧?这应该只是赞美,那自己应不应该像之前对待登徒子一样上迷雾然后给他抽一顿呢?
“小二,结账。”正在顾盈纠结的时候,慕容复果断的扔下钱,下了楼。
小二颠儿颠儿的跑来拿起了桌子上的银两。
“公子,等等我!”顾盈也不在管那个发呆的人,迅速追了下去。
窗边的风一吹,某小厮迅速回归神来,迅速关上了还在往里呼呼的灌冷风的窗户,回去向自己少爷复命,嘴里还不忘记念叨着:“真是奇怪,这么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坐在窗边不会冷吗?”
“公子,公子”顾盈跟着慕容复在人群里穿梭,渐渐的就不见了慕容复的身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