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瘦高细长的男人温柔的抚摸着那具白骨,兴奋的神情从他脸上的每一条纹路上溢出来。他快活的扭着自己的身子,恨不能从全身上下三亿六千个毛孔里都喷出那种积累多年的阴阳怪气。
“小乖乖。”他狰狞的笑道:“小宝贝,可听话的小宝贝,来,过来。”
楚子沉僵硬着表情,脸色铁青。在看到那具白骨的刹那,他的眉心就连连抖动了几下。仿佛是强自镇定般深吸了一口气道:“难怪阁下能够控制我的举止,原来是窃取了我的尸骨,借此和我建立联系。”
抱着白骨的男人听到楚子沉的话后笑得发抖,他高兴的连连用手抚摸着这具白骨,甚至亲密的把头凑到那森然的骷髅上蹭了两下:“当然,当然。楚相你不知道,你的骨头有多完美,多好用。一想到我接下还能拥有一具一模一样的崭新尸骨……”
说到这里,男人几乎是激动的声泪俱下了:“真开心啊,这是多好的时候。”
“好了。”轮椅上的老人突然举起了一只手,沉声命令道:“尸体是你的,让他过来。”
在暴雨中积存的雨水中,那股深绿色的光芒几乎要冲破水面了。男人的脸上都开始向下滚落豆大的汗珠,和他满面的泪水与暴雨混在一起。
要不是正在施法,这男人简直高兴的可以当场跳一支探戈舞。他像蛇一样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伸出舌头来一遍一遍的舔过自己的唇角:“真厉害呀,有你的骨头要操纵你都这样难。小骨头,小宝贝,你就是这么完美。”
楚子沉漠然的从他身上撇开眼神,他眼下正一寸一寸的缓慢向两人所在之处前进。浑身上下能自由活动的地方大概只有一对眼睛。
老人看着楚子沉依然冷淡而沉静的表表情,有一瞬间突然好奇起来他在思考什么。
但无论他在想什么,目前所遇的都是一个不容他逃脱的危局。很快,这个好看的男人,这个如此让人嫉妒的,每一寸身体都洋溢着青春和生命气息的男人就会变成一个空荡荡的躯壳。
而老人从不关心死人的心里在想什么。
楚子沉步履僵硬的缓慢向着老人的方向磨蹭过来。老人眯着眼睛看着这个青年一步一步的走近自己,激动地在倾盆而下的暴雨中都能听清自己心跳的声音。
当然,在面上他依然维持着一贯的稳重:他已经等了很久了,熬死了许多许多的人,自己也熬的油尽灯枯……他不差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他很愿意等。
就在楚子沉距离两人不到十米远的时候,老者那如擂鼓般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他原本笔直的坐在轮椅上,如今却有些狐疑的向前倾了倾身体,眯起了那双眼皮松垮但其中精光闪烁的眼睛。
他的鼻尖不舒服般的皱缩了一下,似乎在这充满了水汽的天空下嗅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他的目光缓慢的在楚子沉脸上流动,寻找着那点让他觉得不对的契机。
也许是由于楚子沉的神情太镇定了,镇定的让人觉得有点不安。
老人突然毫无预兆的想起了自己少年时的往事。他那时和叔叔一起去下夹子猎兔子。被捕兽夹困住的兔子,想要咬断自己的腿正常、见到猎人的动静就装死也普通、拼命的挣扎反抗依然不让人意外,但……
但他始终没见过那种明明被夹住,却还是静静趴着,见到猎人来了也只是冷淡的抬抬头的兔子。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他的疑心,楚子沉的动作猛然一停,然后就完全在那瘦高男人控制之外的狠狠一挣!
刹那之间,雪亮而冷静的目光和苍老又精锐的眼神相对,两人都看清了彼此瞳孔缩紧的那一瞬。
原来他也是紧张的,刚刚不是兔子趴着不动,只是兔子在用另一种方式对猎人“装死”。老人的笑意深了一些,缓缓的松了松身上的肌肉,恢复了刚刚那个微靠着轮椅背的姿势。
这个小小的片段很快就被导入正轨。细长瘦高的男人加快了对骨架的控制。他看上去已经竭尽全力,额头的青筋都迸了出来,而效果却也足够喜人。
楚子沉的步子迈得更大了,几乎是刚刚的两倍。很快的,走完了这不足十米的路,浑身湿透的楚子沉就站在了两人的眼前。
老人抬手向上捋了一把自己已经吸饱了雨水的白发,他满意的看着僵直站立的楚子沉,眼神里几乎透出几分疯狂来:“快让他低下头,要他伸头过来!”
楚子沉慢慢弯下了腰。他的头顶靠近了老人的手,而与此同时,他闭上双眼,眼中闪过的一道狠厉没有被任何人看见。
“你的灵魂……”老人湿漉漉的手掌贴在了楚子沉漆黑的头发上,他兴奋的扯出了一个近乎扭曲的笑容。在漫天冰冷的雨水里,他情绪高昂的浑身都在发热,连眼球都被血丝映的通红。
多年的夙愿如今就在他的手底下,只要借着这场大雨就能实现……
他咧开嘴角,似乎是要展露出一个志得意满的笑容。被他紧贴着头皮的楚子沉已经微微抽搐起来,他的五官不自觉的游移,似乎是受到了莫大的痛苦。
老人被激励一样兴趣高涨起来:当然啦,在一场必胜的战斗里,对手没有做一点无畏的挣扎就太无趣了,像这样注定了结果的……
注定了结果的……
老人突然凄惨的嚎叫起来,整片森冷的墓地都因他的大声嘶吼而变得格外渗人。“楚子沉”眼神阴寒的抬起头来,轻而易举的推翻了面前老头的轮椅,让他整个人都跌进污水里。
细高的男人还没有从事态中反应过来,脖子上就已经沾上了一抹不同寻常的凉意。
这天的暴雨是冰冷的,因而这凉意在一开始并没有哪里特别引人注意。只是到现在,这抹凉痛得不同寻常,痛的让细高男人用一种活着时毫无可能的角度审视了自己的身体。
一刀之下,此人已身首分离。
真正的楚子沉顶着苏折的脸和苏折的身材,淡漠的借着雨水冲了冲那把刚刚将人斩首的刀。他一手捞住了那具在细条男人死后就不受控制下坠的白骨,借着天边的一点微光仔细的打量了一番。
苏折提起那老人的头发,动作粗暴的把他塞进了轮椅里。老人的双眼翻着,喉咙中吐字不清的发出咯咯声,连小指尖都在不停的抽搐颤抖,显然已经痛苦至极。
“你歇息一下吧,刚刚他毕竟是对你灵魂施术,恐怕会有些妨碍。”楚子沉道。此时,两人的骨架都发出了轻微而细碎的声音,面目也在以一种不可能的角度变化着。苏折伸出指尖,迎接了一只从楚子沉口中飞出的黑色蛊虫。
他自己的脸孔也在变化,却不再是那副倾天下动苍生的美貌模样,反而渐渐换成了一个英俊的有些邪气的面孔。
这才是他本来的长相。
两人方才竟然一直是交换了容貌,已对方的身份做事。若是那细高男子能死而复生,恐怕就能明白为何利用那具白骨控制“楚子沉”怎么就那样艰难了。
因为对方只是沾染了部分楚子沉的气息,并不是他真正要对付的那个楚子沉。
真正的楚相仿佛被他的术法定住,安静的待在车里,实则一直在无声的编织着巨大的阵法。在暗绿色的光芒和潜流下,楚子沉的鲜血淡的都不太起眼,却足够让他悄声无息的潜行到细高男人的身后,更是早在那之前修补维护了苏折被强行撕裂的灵魂。
“没关系。”苏折嘶声道。他毫不留情的劈手扇了那老人一个耳光,接着又看也不看的向他嘴里塞了一颗虫卵般的东西:“醒过来。”
楚子沉单手扶着那句骨架,另一只手向上抬了抬:“苏折,理论上说,我们要抓活的。”
“是啊,活的。”苏折放下了欲扇第二记的手掌,他眼神狰狞可怖的看着面前之人:“你是好奇自己怎么输的?我师兄用自己的性命为压,逼你亲自发了一个‘在我动手以前,不对我做出B级以上伤害’的重誓……夺取灵魂是几级的伤害?反噬的滋味好不好受?”
老者的眼神恢复了几分清明。他挣扎了两下,却舌头僵直的说不出什么话来。
“你有我师兄当时更疼吗?”苏折深深的喘了一口气,他紧紧捏着拳头:“你放心,我们需要活人,我手里有七八只续命蛊,一定毫不吝惜的都给你留下……你折磨了他九个月,我就让你活上十八个月、二十七个月……我要你每分每秒,都生活在无尽的痛苦里!”
楚子沉无声的抚了抚苏折的后背,他等苏折情绪不再那样激动后,把手中的白骨塞到了对方的怀中:“帮我处理掉。”
苏折一愣。
虽然每一根神经还在呐喊着愤怒,他还是有基本理智的——他知道手里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你的骨头,你们不都讲究全尸啊、落叶归根啊什么的……”
楚子沉斯文的笑了笑:“我们当然不兴火葬,但有时火葬的确有它的道理。我方才在那里划了一块阵法,你把尸骨放上去,它自己会烧起来的。去吧。”
支走了苏折以后,楚子沉低头扫了瘫软在轮椅上的老者一眼。他这一眼轻描淡写的好像只是随便打量一番路边的风景,打量过了就抬起头来,仔细审视了一番阴云密布的天空,忽尔一笑:“天将放晴了。”
“‘长生不老真是人类永恒不变的梦想’,”楚子沉重复了一遍刚刚老者所说过的话:“但据我所知,这恐怕只能是梦想了。”
“我昔年点八十一盏长明灯招龙之九子,挽国之气运,本身也因此而折寿,但在当时,我是用过一点方法续自己的命的。”
“你大约不能体味,那样续来的性命,会有什么样的滋味。”
似乎是忆起了早时的衷情,楚子沉的眉心微皱起来,最后也只是摇了摇头:“长生确实是个天下无匹的诱惑。即使英明神武如武君,在晚年时也不禁被他牵着鼻子走。历代帝王方士,奇人异种,追求此道者数不胜数。只是你们是不是将这两个字想的太美好了些?”“
停顿了片刻,楚子沉又补充道:你确实命格诡奇,若不是圣兽点醒,我几乎要完全忽视了你的存在。但长生一事……唉,你采天地之钟灵毓秀,夺圣兽之气息精魄,用他人的赤心异骨,最后还要我的灵魂来做辅助。就是吃东西像你这样乱配也要坏胃口,何况是追求大道呢?你如此乱来的胡吃海塞一通,最后即使能获得长生,难道就能保证活下来的那个人还是‘你’吗?”
此时厚重的乌云渐渐散去,云缝中射出千万道金光璀璨的阳光。楚子沉仰头望了望,落下了他对此人的最后一句告诫。
“若有来世,多读读书。我来这里的第二个月就读完了《格列佛游记》*……你下辈子记得看看。”
说过这话,楚子沉便转过头来,对着向他走来,表情依然余怒未消的苏折点了点头:“带他走吧,那个男人的尸体,叫人过来善后。”
苏折一言不发的推起了这位做着长生梦老人的轮椅,干脆利落的走到车子附近,然后一把把他粗暴的推搡到了后备厢里。
楚子沉:“……”
他想了想,还是装作没有看见。
返程途中的驾驶员当然还是苏折。他握着方向盘目视前方,突然冷不丁道:“我还是不敢相信一切都结束了。”
楚子沉笑了:“真正的结束往往都太短暂。”
“好吧。”苏折耸了耸肩膀:“我想,我需要花费很长时间,来适应自己的这张新脸——楚组,你手机在响。”
楚子沉撑起身体,捞过丢在后座上的手机,只看了一眼笑容就温柔而缠绵起来。
“哦——”苏折拉长了语调,然后无可奈何的翻了个白眼:“当然,您是有戒指的人。”
楚子沉坦然的扬了扬眉,决定道:“既然你都明白了,就向他公司的方向开吧。”
苏折不可思议道:“组里还要您来收尾吧……”
“我知道有哪些重要事情要我亲自收尾,回家后掐算出来好了。”楚子沉轻松道:“一边是要通宵的琐碎工作,一边是一份久别重逢的美好夜晚……如果是你,你选哪个?”
苏折深吸一口气又吐出来:“第二个,第二个好吧?真是让人受不了啊……”
楚子沉微笑着向后一倚:“毕竟美人深恩,不可轻负。”
太阳已经完全破开云层,他们面前的道路迎着万丈的光芒。
作者有话要说:  *《格列佛游记》:在格列佛游览飞岛国时,那个国家有一种“长生不老的人”,当然他们生活的不怎么美好。
————————
大结局了。
应该没有番外。
要说结文感言的话,第一句应该就是很对不起一直在追文的读者。
这文在后期真是卡的丧心病狂,我自己身体问题、生活环境问题、外界的压力问题……有一段时间我其实怀疑自己还能不能让它完结,还好最终还是做到了。
第二句的话……完结了一个长篇,我很开心。
谢谢楚子沉曾经陪伴我度过的那些时光。这是我的第一篇长篇**,很多地方把握不足,文字的表达风格也有一些问题。它很青涩,但是我确实写得很开心。希望看文的小天使能和我写文时一样快乐。
最后的话……给我的新文打个广告吧。其实新文只有一卷多就能完结了,非常肥,可杀。
谢谢大家陪我至今。我爱楚子沉,我也爱你们。
古耽修仙:此情脉脉[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