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宇最近有点不大好,理由之一就是他最大的情敌王良要从国外回来了。罗明和张远雄他们得知这个消息,已经大肆的张罗了起来,就连罗母都发话说要亲自下厨招待王良。原本齐宇在家里的地位就不怎么高,这下更是毫无存在感可言,每每求/欢,罗明不是被张远雄商量的电话打断,就是被几个诊所里的小屁孩喊走,害他近一个月来愣是没吃到一次肉。
齐总表示……王良真的是他此生最大的敌人,没有之一。偏偏他面上还要装出一副大肚的模样,罗明问他王良回来那天有没有空的时候,他让秘书一口气推了三个会议,笑如‘春风’般的说有空,他怎么放心让哥哥和王良单独相处?这种时候没空也要说有空!
结果罗明自己那天早上没时间,把接机的工作扔给了他。
“张远雄呢?”齐宇就不明白了,王良的好哥们张远雄去哪了?以他和王良的关系,接机的活怎么也落不到他身上吧?
“你不想去?”罗明挑眉。
“不,乐意至极。”齐宇立马讨好的凑到罗明跟前,争取努力刷一把自己的好男人形象,借此提升自己一家之主的地位,顺便再做些有益身心健康的运动,咳,大家都懂得。
罗明也知道最近自己有些冷落齐宇,可心理学的研讨会快召开了,他忙得分/身乏术,偏偏王良这会儿又赶巧回来,他实在是无力应付齐宇。当然,他是不会说天天看齐宇卖蠢求临/幸的样子也很有趣就是了。
齐宇为了能吃到肉,很是卖力的服侍着罗明,完全不复当年那疯狂扭曲的模样,如果说十年前,齐宇是一条来自北方的狼,那么他现在就完全被训成了哈士奇。
罗明有心想补偿齐宇,也就没拒绝,两人渐入佳境之时,电话好死不死的又响了起来。
齐宇的脸阴沉的快挤出墨汁来,他发起狠来还真有点可怕,他死死按住罗明,把头搁在罗明的颈侧,本来正在舔对方纤细的脖子,可电话一响,那尖锐的牙齿仿佛某种动物的利刃,紧贴着罗明的皮肤,一举一动间充满了威胁之意,“别管电话了。”
齐宇的声音有点沙哑,该死的性/感又撩/人,半/裸的上身更是精硕有料,这要换了个正常人,肯定立马被美/色所迷,乖乖缴/械投降,奈何……罗明他是个冷感。
“我怕是协会打来的电话,漏接就麻烦了。”罗明心知这时候停下来挺不厚的的,可也没办法。他转过头,给了齐宇一个法式/热/吻。
在一起这么多年,罗明不是没有主动献吻,可他大多都是轻轻碰一下,很少会有这么热情的时候。
齐宇有点短暂的失神,趁着他没回过神来的时候,罗明已经从他怀里挣脱,伸手拿到了桌上的手机。
上当了……齐宇从心底涌上一股挫败感,他死死盯着罗明手里的电话,眼中仿佛冒出了绿油油的光,和饿狼似的,相当可怖。
要是被他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谁……哼哼哼……妨碍他和哥哥亲/热的人都得死!
哈士奇齐宇表示……哪怕他是一只被驯服的狼(狗),他咬人的牙齿依旧锋利无比!
当天晚上,哈士奇齐宇是在客厅里睡的,那一个电话是协会里的教授打来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隔天,齐宇去机场接王良的时候,他把自己打扮的如同昂首挺胸的公孔雀,力图从长相气质能力等多方面把王良打击的体无完肤,让罗明充分体会到他的优秀和魅力,是的,这不是迁怒,绝对不是。谁知他这战斗的架势都拿出来了,却见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
王良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身边还跟着一个漂亮姑娘,长裙长发,人挺婉约,不同于现下女孩的恣意张扬,有种古典美人的内敛。
美女看向王良的目光很温柔,王良倒是没什么明确的表示,他对女人向来绅士,不过齐宇还是看出了这两人之间的不寻常。呵,妾有情就行了,哪怕郎没意,他也有的是办法,只要王良结婚了,就没办法和他争了。
齐宇快步上前,展颜笑道:“王良,好久不见了,这位是……你的女朋友吗?”
他本就长相出色,笑起来更是极具欺骗性,苏莹脸颊微红,连忙摇头,“不是的,我们只是老同学。”
齐宇看着她,笑得意味深长,“我身边很多人都和老同学结婚了。”
苏莹心里有点高兴,可一接触齐宇的眼神,她没来由的一阵背脊发凉,这人怎么有点……怪怪的?
王良不动声色的挡在了苏莹前面,“罗明还在写论文?”
“是啊,哥哥可是很忙的。”齐宇不着痕迹的挤兑王良。
几人结伴出了机场,苏莹看到外面停的迈巴赫傻眼了,她家算是中产阶级,衣食无忧,可这种豪车对她来说还是可望不可及的,她上车的时候十分小心翼翼,生怕把哪里弄脏了。
与之相比,王良就淡定很多了,他替苏莹系好安全带,才坐到了前排的位置,“方便先送苏莹回家吗?”
“我没关系的,我打车也行。”苏莹不想给人添麻烦。
齐宇怎么可能让煮熟的鸭子飞了,他脸上的笑容更温柔了,“不用客气,我们接下来有个饭局,都是以前的老同学,要不你也来吧?”
“这……苏莹有点犹豫,她确实想和王良多相处一会儿,可是王良的同学聚会,她硬/插一脚好像不太好。
苏莹偷偷瞄了一眼王良,对方白色的衬衫领口微敞,露/出了好看的锁骨,黑色的碎发下是极其温柔的眉眼,五官在阳光下似乎散发着一圈柔光,对方简直帅的就像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
苏莹的心脏漏跳一拍,可能是感受到了她的注视,王良对着他笑了笑。
我死了死了死了死了!男神的笑容为什么那么苏!苏莹捂胸口,脑内的小人疯狂刷屏。
“别犹豫了,你去的话,王良也会开心的。”齐宇轻勾起嘴角,睁眼说瞎话的感觉就是好。
王良似笑非笑的看着齐宇,齐宇也毫不示弱的回视,两人脸上的笑容明明都很灿烂,但却让苏莹莫名打了个寒颤。
“是啊。”王良把视线移向了苏莹,“如果你没事就一起去吧。”
“我没事。”苏莹不假思索,等等,她是不是显得太迫切了?这样不好,身为女人要矜持。可是男神当前,她把持不住啊!
“那真是太好了。”齐宇若有所思,居然没有反驳?王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罗母看到苏莹果然十分欢喜,自从王良的母亲过世,父亲又潜逃之后,她对王良就特别关心。罗明在诊所还没回来,她就先炒了几个小菜招待王良他们,顺便还把苏莹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问了,恩,是个好姑娘,配给王良正好。
晚上,张远雄他们终于陆陆续续的出现了,张远雄是拖家带口来的,他老婆是以前的初中同学黄雅,两人有个六岁的儿子张宝,小宝完全遗传了两人优良的基因,性格特逗,一见王良就撒手不放了。
“我从你身上闻到了似曾相识的味道。”张宝一脸的严肃。
王良,“?”
“说吧,你和我爸爸什么关系!”
王良乐了,“我和你爸是好朋友。”
“多好的朋友?”
“最好的那种。”
“原来如此。”张宝使劲想绷出个哲学的表情,但是他小孩心性,还是立马就破了功,“既然你和爸爸的关系那么好,我又是我爸的儿子,那你是不是给我带了什么礼物?”
“张宝!”张远雄有点脸红的把孩子抱了起来,“又丢你爸的脸不是?怎么见人就要礼物啊?”
“因为你都不买给我!”张宝不服。
“那是因为你的玩具都堆成山了!”张远雄总算体会到了他爸当初管他的心情。
王良有点忍俊不禁,他还挺喜欢张宝的,总觉得看着他就好像看到了大雄小时候,“你以前不是和你儿子一样?”
“喂,不带这样拆我台的。”张远雄急了,“我可要在儿子面前维持形象才行。”
黄雅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你什么时候有过形象?”
大家都哄笑作一团,这时罗明也正好回来了,齐宇作为新世纪的完美好男人,立刻屁/颠屁颠的上前为老婆服务,拿包挂衣服神马的不要太熟练。
王良有点意外,可看着两人交流的画面,他又放下了心。
罗明的视线和王良很自然的交汇,两人默契的相视一笑,明明什么都没有说,可却能感受到对方心底的想法。
“罗明,这是王良在国外的老同学苏莹。”齐宇看到两人的眼神交流就不爽,于是他十分热情的介绍起了客人。
“你好。”罗明朝苏莹笑了笑,“发夹很好看。”
“谢谢……”苏莹下意识地答完才有些发愣,这发夹是王良送他的,别人都没注意到这个发夹,只有眼前这个气质温和的男人注意到了,是巧合吗?总感觉他和王良的感觉有点像。
晚饭大家都很尽兴,众人致力于把王良灌醉,结果张远雄和方辰他们都倒了,王良还好好的。至于齐宇,他表示他才没兴趣掺和这件事。
罗明也被劝着喝了点酒,他酒量不好,喝的时候也没旁人阻止他。早上起来的时候,不仅是头痛,就连身体也好像被碾/过一样……
等等,身体?罗明拉开被子,看到身上交错的痕/迹,他就心中立刻了然,难怪他昨晚喝酒的时候,齐宇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罗明并不生气,反倒觉得有些好笑。齐宇进房的时候,本来还担心哥哥生气,看到罗明的表情后,他总算松了口气。
可能是心里愧疚,外加担心被罗明嫌弃,哈士奇齐宇再次发挥了忠犬本性,一整天把罗明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晚上,罗明做了个很神奇的梦,在大草原上,有两只狼,一只通体雪白,一只……长得有点像哈士奇?
长得像哈士奇的狼嘴里叼着酒瓶,不停的朝雪狼摇着尾巴,原本威风凛凛的长相因为委屈的表情显得有几分滑稽。
雪狼高傲的扭头,似乎对灰狼口中的酒瓶不屑一顾。灰狼各种卖萌打滚,尾巴都快甩断了,终于雪狼抵不住这股热情,半推半就的和灰狼一起喝了酒。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灰狼成功的吃到了雪狼,两只狼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才怪!
在那之后,灰狼每次想要啪/啪/啪,就必须先找酒灌醉雪狼。
灰狼:“老婆老婆,你就喝一口吧,这酒很好喝的。”
雪狼:“滚。”
于是整个晚上,罗明的眼前都是灰狼不停摇晃的尾巴,等他睁开双眼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头还有点晕。转过脸,齐宇正抱着他的腰,睡得昏天暗地。
不知道为什么,盯着那张脸,他的眼前诡异的浮现出了梦里那只囧二囧二的哈士奇狼。
罗明正在思考……从蛇精病变成哈士奇,这算是一种进化吗?算了,不管了,齐宇这样也挺可爱的。
罗明重新闭上了眼睛,把身体往齐宇的怀里又靠近了一些。
***
从前有个医生,他驯服了一只哈士奇,哦不,是治好了一个蛇精病,然后他和蛇精病过上了幸福(没/羞/没.臊)的日子。
作者有话要说:然后,这真的是最后一章了,说好的王良呢!结果变成了齐宇的忠犬生活这是什么鬼啦2333,至于王良最后会不会和苏莹怎么样,大家就自己脑补吧,叔真的再也写不出来了!
感谢各位小天使的圈养,么么哒!
月下之魇扔了一个地雷
月下之魇扔了一个地雷
小哭扔了一个地雷
小哭扔了一个地雷
欸必唉★11.12月閉關扔了一个地雷
最后,结束的感想吧,这篇文其实没打算写那么长,但是介于叔是个很罗嗦的人,叨叨絮絮的写了那么多,很感谢大家一直看到现在,老实说写文写到现在,一直在尝试写不同类型的题材,但是写到这一本,叔发现自己果然还是比较适合写搞笑幻想类的题材,下本原创可能会回归最开始的风格吧,都市的现实向真的不是叔拿手的,所以这本小说写到后期特别苦手(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所以后期可能剧情上有各种各样的BUG等等,但是没想到各位小天使还是一路坚持看到现在,真爱不解释!
因为是最后一章了,所以再放一发微博地址,欢迎大家找我来玩,希望日后还有其它的文能戳中小天使们的萌点~再次看到你们熟悉的身影~
最后的最后!是的,说好了10月中下旬发的还债之作好人卡第二部!因为叔拖神的关系,可能会延期到11月上旬?预计在6号前后开文,这次不会再跳票啦,这里放个新文地址,希望各位小天使们先收藏一发~
最后!!叔永远爱你们么么哒!让我们11月再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