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莽眯眼盯视着雪蝉的眼睛,卫晨也顺着寒莽的视线看过去,在雪蝉的眼瞳深处,隐隐约约能看到一点暗红,处在黑瞳的最中心,不细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到。复制网址访问
“雪蝉,你别动,看着我的眼睛。”
卫晨走进一些,双手扶住雪蝉的肩膀,凑近到雪蝉脸上,鼻间挨着鼻间,果不其然,雪蝉的眼瞳,远看起来跟常人无异,但近看的话,那点米粒大小的暗红色,能够清晰的看出来。
“小子,看出来了吧?这个小姑娘,乃是洞察之瞳,能够看穿世间一切阵法,在她眼中,所有阵法都没用,我的隐身阵法,能瞒过你,却是瞒不过你的小女友。”
寒莽赞叹说道。
在极北之地的时候,他见过雪蝉,却是没有什么兴趣,真没想到,看似普普通通的一个小姑娘,却是洞察之瞳,这简直太夸张了一些。
“前辈,你说的是那点暗红色么?”
“是的,黑瞳伸出的暗红色小点,就是洞察之瞳的表现。”
寒莽点点头,卫晨也非常惊讶,雪蝉竟然还有那么牛叉的技能啊!但雪蝉自己,显然不明白,那是什么玩意儿。
“前辈,所谓的洞察之瞳,除了能够看穿阵法,还有什么好处?”卫晨问道。
老头子摇摇头,“没有其余的作用,就是看穿阵法。但仅仅是这一个技能,就无比恐怖了,等你有机会到了中域,你就会明白,洞察之瞳的厉害。中域是大陆中心,修炼极为繁盛,阵法的运用,在中域达到了极致,而凌天圣朝,对比起中域来,毕竟还算是荒凉之地罢了。”寒莽解释道。
卫晨点点头,既然没有什么其它用处,暂时也看不到什么好处,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你给我的魂玉,我会好好研究的,至于十四皇子那边,嘿嘿,仅仅是灵慧境初阶而已,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你就放心吧。”
“你跟莫大的传人对战的时候,一定要使用某种阵法,才能让人信服你是我的徒弟,其实这也是我来找你的原因。只要是阵法,无论学一门什么,到时候表演出来,让莫大看到,就行。”
“小事一桩,阵法就那么回事,我研究研究,要太精深不可能,表演一下无妨。不过,你这么看重这次比斗,又是为什么?不会是因为能够扬眉吐气那么简单吧?”卫晨目光淡淡的看着寒莽,笑着问道。
寒莽老头子一愣,旋即面露尴尬之色,道:“确实是有一些好处,如果你赢了,莫大就要离开桃花岛,我回去桃花岛,就是岛主。”
卫晨闻言,眼神变得诡异起来,道:“老头,你若是成了桃花岛的岛主,我能得到什么好处不?”
“那枚价值万亿的魂玉都给你了,你还要什么好处?”老头子不干了,对卫晨很是不满的样子。
卫晨嘿嘿笑道:“我最近的麻烦事儿比较多,如果你能带着桃花岛的人帮我,到时候凌天城大乱起来,我也能有所依仗,完成我心中所想之事。”
紧接着,卫晨把他从清雅那里得来的消息说了一遍,甚至还大胆的把要对付魂殿的事儿说了。雪蝉在边上静静的听着,从寒莽老头子那难看的脸色中,她就可以猜到很多东西。
沉吟了良久,寒莽才摇摇头苦笑道:“小子,魂殿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得罪了魂殿的人,从来都不会有好下场。魂殿的势力,远不是你们所知道的那么简单的。”
“说说看,我得罪过太多的人,但现在……我还活的好好的。”
“好吧,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魂殿,嘿嘿,我告诉你,魂殿是中域的顶级势力,凌天圣朝的魂殿,仅仅是一个很小的分部罢了。”
“真的?”
卫晨面色突然间变得很难看。他万万想不到,魂殿竟然还有后台……
这么一来,对付魂殿,真心是会很难很难。
“自然是真的,这种大事,我会莫名其妙的开玩笑么?你小子倒好,把凌天城的大势力几乎都得罪了。”寒莽很是无奈。
卫晨道:“就一句话,你帮不帮吧?”
“帮……自然是要帮的。但桃花岛已经不是过去的桃花岛,还能剩下多少战力,我并不敢保证什么。到时候,莫大离开桃花岛,我重新入主桃花岛的话,肯定会有一部分人跟随着莫大离开。甚至那部分人,还会倒戈相向,给我们迎头痛击。你做我帮你做的事儿,我不能保证,最后能不能成。”
寒莽脸色也不是很好,事关魂殿,每一步,都要走的很小心。
“到时候你看着办吧,总不能看着你唯一的传人死了?接受了你的魂玉,我就是你唯一的传人了吧?”
“那倒是。”
寒莽无奈苦笑,这真他娘的是上了贼船了。
“我走了,你好好弄吧,好久没去桃花岛了,我得去看看。”
“帮我关注一下赵玉的情况。”
“好说。”
……
寒莽走了,卫晨陷入了久久的沉思。雪蝉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既不打扰,也不离开。
好一阵子,卫晨才看向雪蝉,道:“雪蝉,你有没有看清楚,那老头子是怎么走的?”
“嗯,他的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些白色的丝线,那些丝线似乎在空中打开了一个洞,他就钻入洞中不见了。”
雪蝉把她看到的东西说给了卫晨。
卫晨深深的看了雪蝉一眼,暗暗道:“不愧是洞察之瞳,真牛叉,那老头子突然就消失了,换成一般人,根本就发现不了。有雪蝉在,倒真是能够帮上一些忙。能够看穿阵法,对破阵来说,就太简单不过了。”
将雪蝉打发走,卫晨独自一人出了小院,飞到湖心中,盘腿坐在湖面上,将寒莽给他的魂玉贴在眉心,足足四个时辰,那里面的东西才全部消化完毕。
卫晨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叹息道:“几千种阵法,每一种都是极为有用的,哪怕只是学会了一些皮毛,就受用终身了。”
“一般的阵法,需要用魂石来布置,很容易被人发现,布置起来也很麻烦,但这里面的阵法,都不用魂石,只要魂力足够,便是可以在虚空中凭空弄出阵法来,汇聚魂力,凝练到近乎实质,就能充当阵脚。”
想通了这一切,卫晨便是安心的梳理那些阵法,挑选了几门极为有用的,开始练习……
入夜,清雅带着一名中年男子到来。
“卫晨,这位是古灵院的人,你们聊吧。”
清雅深深的看了卫晨一眼,便是走到远处。
卫晨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面露疑惑之色,道:“阁下,我们不认识吧?”
那中年男子也审视着卫晨,眼中流露出几分赞赏之色,笑道:“之前的确是不认识,但现在认识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姜牙,是木轻烟的舅舅。”
卫晨一愣,“木轻烟的舅舅?那不就是我的舅舅?娘的,幸好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恭敬的态度。”
心底想着,卫晨嘴上笑道:“请问找小子什么事儿?是木轻烟有什么事儿托您转达吗?”
“是的,你看看这封信再说。”
姜牙取出了红漆信函,漆面光滑平整,木轻烟给了她娘亲姜琅瑛之后,姜琅瑛也没有偷看,直接让姜牙送来给卫晨。让长辈送信,不单单是给卫晨面子,更是为了安全。姜琅瑛深深的知道,这封信中肯定有些不能让人看到的内容,若是被人抢了传了出去,那就不好玩了。
况且,古灵院和鼎盛商行之间,矛盾很深,派个小人物来,绝对罩不住,连卫晨的面都见不到。而姜牙亲自前来,即便是清雅再怎么厌恨木家的人,都不会轻易对付姜牙。两方相争,不斩来使,其实这句话,也要看那使节,是不是具备强悍的实力和地位,是不是有分量。
无疑,姜牙就是那样一个有实力有分量的人。
清雅再不愿,都要维持表面的客气,让姜牙来见卫晨。
卫晨点点头打开信封,将信件细细的读了一遍,面色越发冷漠。
读完,他讲那封信认真的叠了起来,收进怀中。姜牙暗暗点头,暗暗道:“这小子,倒真是沉得住气,是个能做大事的人。我还以为他会愤怒的把信件撕碎了。看来,他对烟儿,是真的很在乎了。”
卫晨深呼吸几口气,慢慢的抬头,看着姜牙,淡淡说道:“姜叔叔,这封信,是木轻烟亲笔所写么?”
“如假包换。”姜牙点点头。
“情况真的如信中所说的那么严重?皇族莫名其妙提前了婚期?”卫晨语气和脸色都很平淡,但姜牙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深红色的火焰。
姜牙微微叹息一声,点点头道:“小子,这件事板上钉钉了吧?”他看向卫晨的目光,充满了审视之感。
“板上钉钉?呵呵,姜叔叔,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任何事情是板上钉钉的。就像是现在,大皇子凌傲,是太子。但也许要不了几天,就不是了呢?就像是现在,十四皇子凌聪蓄势待发,等待着上任桃花岛主的传人比斗,妄图靠着桃花岛的帮助,当上皇帝,也许过几天,他就死了呢?”
卫晨面露讥讽嘲笑之意,摇摇头道:“姜叔叔,世事难料,就像是现在你们和鼎盛商行之间还算安定,但是也许,要不了几天,鼎盛商行就会有强者出现,杀去古灵院,找你们的麻烦呢?真的,世事难料啊。”
闻言,姜牙面色一僵,眼睛眯起,轻声道:“卫晨,你说的,可是真的?”
“前面的事儿我不敢保证,但是后面的东西……嘿嘿。”卫晨微不可查的点点头,姜牙来送信,让他心绪混乱,他真心不知道,等鼎盛商行和木家大战起来,该怎么站队的问题了。在之前,他想当然的觉得,木家的人,都是站在他的对立面的,但是木轻烟的亲舅舅来送信了,并且对他的态度也还算不错,卫晨就变得难以抉择。
姜牙嘴角一弯,轻声冷笑道:“谢谢你,如果你真有本事,我很支持烟儿跟你在一起。你比那个阴阳怪气的大皇子凌傲,要好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