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订阅率不足50%的小仙女要过了72才能看到最新章节  胡一诺用左手揉了揉耳朵,这个男生也太聒噪了!冲对面的男生挥挥手,胡一诺大步走下楼梯。
“哎,我还没有说完。”颜非易刚想抬步追上去,想起在教导处等着自己的人,伸出去的手收回来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这会儿各个年级都在上课,胡一诺自由的在学校里穿梭。弄明白了报告厅、图书馆、食堂、体育馆、艺术楼、实验楼的位置。她对方向和空间位置极其敏感。只要走过一遍,就可以全部录入脑海。
高三十班的教室里,刘舒青在胡一诺交卷的一刻钟之后,也完成了语文试卷。
跟胡一诺不同,她从头至尾将试卷重新检查了一遍。虽然没有发现任何瑕疵和错误,她仍旧是等到交卷的铃声响起才放下手里的笔。她非常清楚,自己跟这个教室里的所有同学都不一样。
他们可以不在意学习成绩,甚至可以任性的顶撞老师。
她不行!
胡一诺在数学开考前一分钟才从后门走进教室。她进来的那一刻,教室里有一瞬间的安静。
“快点回到座位上,考试马上开始。端正你们的态度,把每一次考试都当成是高考。”徐老态的话意有所指。大家都悄悄的偷看新来的转学生,却在她的脸上看到了自信的微笑。
“我没有带直尺,等会儿考试的时候可以借用一下你的吗?”胡一诺并不知道今天要考试,所以文具没准备齐全。数学考试,难免要涉及画辅助线什么的。
刘舒青点点头,将课桌左侧的直尺放在她和新同桌之间。
新同桌话真少!胡一诺在试卷发下来之前,就这么趴在桌上看她。微微抿起的嘴角,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整个人从内而外透露出一股清冷的气质。这是一个浑身都是枷锁的女生,胡一诺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虽然对于第二堂考试早有预期,可是胡一诺在开考四十分钟之后就交卷的行为实在是让高三十班的同学都麻木了。
拿起小手提包,胡一诺打算去食堂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吃的。
摔坏的手机果然是不能用了,怕爸爸联系不到自己担心,胡一诺找到食堂附近的超市,借收银员姐姐的手机给爸爸打了一个电话。
胡万海一听宝贝女儿说手机坏了,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正在汇报市场进展的经理摆了摆手。然后,会议室里的精英们听到了老板前所未有的温柔的声音。
“诺诺,我中午让王叔给你送一个过去。他十二点过去,你抽时间到校门口拿就是了。以后有任何事情都可以跟爸爸打电话,爸爸随时有空。是不是受欺负了?”
市场部门经理扶额,明明老板最常说的就是:任何事情你们先拿出方案再来找我,我很忙的。
解决完手机的事情,胡一诺感激的从小手提包里拿出一块巧克力。
“姐姐,我请你吃糖。”
超市收银员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巧克力,望着胡一诺的背影笑了。她在学校做了五年的收银,第一次看到颜值与情商双高的女学生。不过,这会儿应该还没有下课吧?她怎么就从教室里跑出来了?
胡一诺的小手提包是爸爸给她定制的,里面一般会放一些糖果、零钱、纸巾、手机类的小东西。巴掌大的粉色小包,正面用钻石镶嵌了一只小猫的图案。碎钻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绕着食堂打饭的窗口走了一圈,胡一诺在自己最爱的糖醋排骨和苦瓜炒蛋面前停了下来。
“阿姨,请你给我来一份糖醋排骨,一份苦瓜炒蛋,再来一两米饭。”从小手提包里拿出饭卡,这是爸爸昨天给她的。应该是办理入学手续的时候一并给弄好的。
“好的。你们不是还在上最后一节课吗?老师会放你出来?”打饭的大妈在看到眼前乖巧的少女的时候,打菜的手不由得重了一点。几乎有正常份量两倍的食物被递到了胡一诺面前。
“阿姨,谢谢你。我们今天考试,我提前交卷所以出来了。”胡一诺笑着接过餐盘,递出饭卡。在看到里面满满当当的食物的时候傻眼了。东辰中学的食堂都是这么卖饭的?害怕学生吃不饱?
“本次消费8.5元,卡上余额9991.5元。”机械的刷卡机提示音出来,阿姨和胡一诺都愣住了。
好家伙,这孩子的家里人是不是把三年的饭费都充值了进去?阿姨还是第一次看到卡上有这么多钱的学生。
胡一诺回过神来,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这还是比较符合老胡的风格的!
吃过午饭,胡一诺一看手表,差不多王叔叔应该到校门口了。于是慢悠悠的走向校门口。路过教学楼的时候上午最后一节课的铃声才响起来。一秒钟之后,各个教室里首先窜出来的都是男生。
显然,大家都看到了楼下闲庭信步的美丽少女。身着鹅黄色雪纺衫的她就像是一朵黄色的睡莲,亭亭玉立,让人无法忽视。
校门口,王叔已经等在那里。上课期间,不是要紧的事情,学生和家长都是不允许进出校门的。不过,递个东西的空间总还是有的。
打开盒子,一个显然已经完全调试好的灰色水果X躺在盒子里。她只需要将坏掉手机里的电话卡放进新手机就可以了。
告别王叔叔,拿到新手机的胡一诺明显心情好了起来。在后花园的一个亭子里,胡一诺将自己需要用到的APP重新下载好。一看时间,考试应该结束了?她打算回教室休息一下。
此时高三年纪的教室空荡荡的,大家都被饿得不行,考试一结束就冲向食堂。
推开后门看到刘舒青,胡一诺非常意外。她怎么没有去吃饭?
视线落在刘舒青的课桌上,胡一诺找到了答案。原来刘舒青是自己带的饭菜到学校吃。
胡一诺的出现,让刘舒青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结。然后,她埋着头,继续对付眼前的食物。素炒莲白上面卧了一个煎蛋,下面是大米饭。刘舒青竖起耳朵在等待熟悉的嘲讽,谁知道直到感觉到身边的人坐下,她也没有听到只言片语。
“哇,刘舒青你妈妈的厨艺一定很好。你的饭菜闻起来很好吃呢。”胡一诺觉得自己要是不说话,教室里的氛围恐怕要结冰。当然,这不是违心的话。坐在刘舒青身边,她自然是闻得到饭菜的味道。
不锈钢的保温盒外面又一个手工缝制的罩子,所以此刻饭菜还热乎乎的。
“我自己做的。”在胡一诺以为自己收不到回应的时候,一个沙哑的女声响了起来。这还是她的新同桌跟她说的第一句话。
沙哑而低沉的女声,跟她的年龄完全不符。并不是说难听,而是特别,非常特别!
“你真棒,我都不会做饭的。”胡一诺并不是奉承。她可以做出一道非常难的数学题,但是就是做不好一顿饭,哪怕是一碗面条。就算是泡方便面,她也有本事将面条弄得半生不熟或者软成一团。
刘舒青诧异的抬头看了一眼胡一诺,她好像跟班级里的其他人很不一样。
胡一诺对上她的视线,友善的笑了笑。
空气中的氛围一下子轻松了起来。刘舒青吃饭很快,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这让胡一诺叹为观止。
“你最好还是吃慢一点,细嚼慢咽对肠胃比较好。”不知道为什么,胡一诺竟然有点心疼这个新同桌。
刘舒青准备拿饭盒去洗,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脚步明显顿了一下。然而,她什么都没有说,径直走出了教室。
一分钟之后,胡一诺知道了原因。
“你们说乡巴佬这会儿吃完饭了吗?警告了她好多次让她不要在教室里吃饭,弄得一教室的青菜和油味。我闻到都想吐!”推门进来的学生扭头看向自己身后的同伴,寻找认同,却看到对方冲她挤眉弄眼。
“我说你没病吧?”邱依伸手在好友面前挥了挥。
“有人在,注意……”罗曼曼拉了一把好友的袖子,示意她看向教室后面。
邱依转过身,教室最后一排,胡一诺正玩味的看着她们。
她站起身来,气场全开走向邱依和罗曼曼。顺便上下将她们打量了一遍。眼神里的挑剔,让邱依忍不住挺了挺胸。好歹自己也是东辰的校花,不能在气势上输给这个讨厌的转学生。
“你们闻到了吗?教室里有一股狐臭味儿。好像是从门口飘进来的!”胡一诺轻蔑而又犀利的眼神,让邱依涨红了脸。
御岭湾庄园中,胡一诺挂断跟爸爸的视频电话,站在房间里的窗户面前。
一阵晚风吹过,撩起少女乌黑发亮的及腰长发。在夜色的对比下,少女浑身散发着一股柔和的光亮。娇艳的红唇没有任何人工修饰的痕迹,却比那些妆点过的红唇更加鲜艳欲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