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订阅率不足50%的小仙女要过了72才能看到最新章节
胡一诺从看台上下来的时候路过自动售卖机,她拿出手机扫码,弄了十多瓶水出来。
“刚刚的篮球赛太精彩了!我请你们喝水。”胡一诺笑着走过来。空气中原本弥漫的汗臭味,在这一刻,多了一点沁人心脾的凉爽和花香。阳光下,少女的皮肤白得透亮,好似一掐就能出水。
今天的最后一节课因为陈老态的拖堂,等高三十班终于宣布下课的时候,周围班级的同学几乎都走完了,就剩下他们一个班的学生。要知道,今天可是周五,大家都归心似箭。
东辰中学校门口,一群身着技校校服的男生或口中叼着香烟,或撸起袖子露出手臂上的纹身。七八个人歪歪斜斜的站着,仿佛在等人。
走出校门的同学刻意避开这群一看就不是善茬的技校学生,走过了还不忘回头看两眼。他们绝壁不是来东辰观光的,难道有一场群架蓄势待发?
高三十班的教室里,在十分钟内走得只剩下五个人。
“数哥,你今天可真是慢吞吞的,蜗牛吗?”左睿说完,还有意看了一眼教室最后一排的胡一诺。
“我还有事,你先走,别等我。”陈数仿佛没有看到好友脸上的捉弄,掏出手机回复了一条消息。再次抬起头的时候,松开了紧皱的眉头。冷峻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好好好,重色轻友的家伙。”左睿小声的嘀咕道。
教室最后一排,胡一诺依依不舍的牵着刘舒青的手走出教室。
“青青,两天都看不到你,我会想你的。”虽然有夸张的成分在里面,胡一诺这句话说得也算是真心。爸爸忙生意,在家的时候有限,她一个人总觉得家里太空旷。
刘舒青身上,有自己需要的安定和温暖。虽然,她时常面冷话少,可是胡一诺能够感受到她的内心的炙热。而自己最需要的就是这份真挚的热度。
“诺诺,你好歹顾及一下我的感受。”颜非易已经开始吃醋了。
“切,小屁孩!来来来,我们说点男人之间的话题。”从前门出去的左睿一把勾住颜非易的脖子,将他拉了过去。
校门口,胡一诺告别刘舒青,自然看到了校门口的小混混。就在她想不明白这群人为什么守着几乎都走完人的校门口的时候,她看到这群人领头的那个人跟身边的人说了句什么。然后,他们朝着学校的后门走去。
辉腾开出不过一千米,胡一诺猛的一下抬起头。她紧张的看向驾驶席位,“王叔,调头去学校的后门,要快!”
如果她没有记错,自己和刘舒青离开教室的时候还有一个人没走。
陈数以往都是和左睿同进同出,刚才明显左睿拉着颜非易一起离开的学校。
希望是自己猜错了,不然他一个人怎么面对那些技校的混混?今天才看了一场精彩的篮球比赛,脑海里左突右攻的少年仿佛是篮球场上的王者,那样耀眼。
王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听到小老板着急的声音,他立刻调转车头,朝着东辰的后门开过去。
东辰中学的正门装修得非常大气,对面的马路宽阔、商铺林立。但是后门正好对着一片低矮的老城区,后门与老城区之间,隔了一条约莫三米宽的俯城河。
胡一诺摇下车窗,四下搜寻着陈数的人影。即便是白跑一趟,也好过他孤军奋战。
辉腾在开到一个小巷口的时候,里面传来了一阵肉体搏击的声音。
“王叔,停!就是这里。”车刚停稳,胡一诺便开门跳了下去。
“小诺,等等我!”王叔还来不及给车熄火,紧跟着跑了过去。坏学生打架,小老板凑什么热闹!希望事态是能够控制的,不然老板一定会发飙的。
进入巷口转个弯,入目的是一条死胡同。对面的围墙至少有三米高。
而此时,那些守在校门口的小混混,姿势极其不雅的倒在地上。陈数和最后一个男生正在对峙,被突然出现的胡一诺吓了一跳。
“这妞儿是你的女朋友?看起来挺担心你的嘛?长得可真对哥哥我的胃口。”显然到这个时候他还没有被打趴下,武力值肯定比地上的小混混强一些。
他的话音刚落,追上来的王叔气愤的扬起右腿将少年踹了出去。这话在他听起来,就像是在侮辱自己的女儿,没有那个男人能够忍受。更别提曾经是兵王的王叔。
“年轻人,我警告你。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知道吗?”王叔大步走上去,蹲下身来,拍了拍少年的脸。
他这一脚,看似凶狠,其实用的力道非常巧。少年只会感受到无比的疼痛,身体却并没有实质上的伤害。说白了,这种来自身体的剧烈疼痛,会让他感到非常惊恐。
“还有你们,别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以后别让我在东辰再看到你们,不然……”王叔徒手将小半块火砖捏得粉碎。
拍拍手站起来,王叔笑着看向小老板。“小诺,我们现在可以回家了吧?还有这位同学,一起走吧。”
如此慈祥的模样跟刚才的凶狠判若两人,却让身后的小混混们吓得浑身直发抖。这个人,太恐怖了!
王叔的视线落在陈数的身上,少年的战斗力不错啊?地上打趴了七个人,还有能力跟最后一个一较高下。根据他的估计,就算是自己和小老板不过来,少年也有能力站着走出这里。
尽管胡一诺早知道王叔是退伍军人出身,还是被他的武力值给惊艳到了。
没错,胡一诺双眼放光的看着王叔。他是不是练过气功?
辉腾上的冷气并不是很低,陈数自从进入车里就一直保持沉默。他没有解释自己跟那群人的矛盾,整个人倒像是没人管的大孩子。身上流露出一股孤独的气质。
胡一诺从路边药店买来了碘酒和棉签。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这位篮球场上飞扬的少年。乌黑深邃的眼眸,仿佛望不到尽头。冷峻的面庞带着一丝尴尬,高挺的鼻梁下面,薄唇轻启。
“谢谢你,我就在这里下车。”说完,少年逃也似的拿着药店的袋子走开。
目送着陈数招了一辆出租车离开,胡一诺再次坐上辉腾后座。
“小诺,他是你的同班同学?”王叔试探的问道。
“嗯,不太熟。”胡一诺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少年身上的孤寂和离开时候的仓惶。他在害怕得到帮助和温暖吗?真是一个别扭的少年!
送小老板回家之后,王叔犹豫了一下,没有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老板。如果小老板愿意,她会亲自告诉老板的。
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最需要的是私人空间。
市委家属大院,陈数从出租车上下来,正好碰到放下书包,出来帮妈妈买酱油的左睿。
“我艹,数哥,谁打你?我去弄死他!是不是张鹏鹏?妈蛋,这家伙越来越过分了!”左睿一眼就看到了陈数嘴角的伤痕。难怪今天数哥让他先走,原来那群技校的小子等的是数哥。
陈数一把拉住左睿,“我没事,你别担心。”
“一定是张鹏鹏找的人,TM的就不是个男人,只会对你下黑手。是不是要看着你被赶出校门他才心甘?艹,我不服。”左睿心疼的看着好友。数哥原来不是这样的,数哥可是他心中的神。
“狗咬你,你还咬回去不成?你放心,我心里有谱。”陈数三言两语稳住了好友。
打开家门,客厅里的声音让他手上的动作一顿。十秒钟后,他如同往常一般换好拖鞋,背着书包走向自己的房间。至始至终,他没有将施舍对方一个眼神。
期间,一只白色的加菲猫主动跳进他的怀里。黏人的用脸贴着他的手臂蹭了蹭:小主人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
“阿数!”身着香奈儿套装的女人声音带着颤抖。
陈数脚步丝毫没有停留,径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砰地一声被反手关过来的房间门,表明了他的态度。
客厅里,陈数的爷爷陈家学摘下老花镜,将手中的书本合上。
他的对面,自己曾经的儿媳,陈数的亲生母亲一脸的哀伤。她保养得很好,一点都不像是四十多岁的女人,甚至从她的脸上可以看到少女一般的纯真与善良。
她是一朵适合养在温室里的花朵,他们家的确不适合她。
当初儿子陈政想要娶她的时候,自己是不同意的。可是,年轻人在爱情面前总是看不清自己,更看不清未来。两个大人倒好,说分开就分开了。从来没有想过,陈数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
“哎!”陈家学长叹一口气。
徐瑞雪想要进房间看看儿子,却在前公公脸上看到了不赞同。
“你的关心,未免来得有点太迟了。你和阿政都是自私的人,离婚的时候有顾及过我们一老一少的感受吗?我不是指责你,我也没有权利这么做。孩子大了,他曾经那么渴望的关爱,现在却成了一把尖刀,一刀刀的割着他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