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2013-12-05

    “是,属下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主人放心!”阿土一听陈志点了他的名,心头一跳之下,脸色一喜,赶忙接过话头说到。

    “那天上午,我和他们几个”阿土一指周围其他几名大汉后,接着说道:“正在村口那晒太阳,突然只感觉到天空一暗,一个巨大的黑影,从我们这些人的头上一掠而过。我们这些人大吃一惊,急忙抬头望去。”

    “只见一只牛犊般大小的怪鸟,正从我们头上飞过,这只鸟似鹰非鹰,双翅一展,足足有数丈多宽,身下还伸出了一对亮晃晃的爪子,在阳光下闪着幽幽的光……”

    “大鸟?”

    陈志眼睛一眨,突然开口问到。

    “是啊,只是当时正好对着阳光,所以看的并不大清楚,对了,黑牛,你是最先发现这鸟的吧?你看清楚了吗?”阿土一听,心中一凛,急忙转头朝着一旁的一个皮肤黝黑的壮汉说到。

    “这个……我也没看清楚,但是我这人从小就就长着双大耳朵,听力特别好,我有听到了那只大鸟上有人在说话的。”那名大汉一看阿土望向自己,连忙就此说到。

    陈志微“嗯”了一下,就不再理睬阿土,转头看向另外这名大汉了。

    “你说,你听到了那怪鸟背上有修道者的对话?”陈志颇有兴趣的问道。

    “是的,小人黑牛,的确曾经听到过的!”壮汉神色恭敬的回答到。

    此人长的五大三粗的模样,看似是个粗人,实际上却是心窍玲珑,说起话来让陈志颇为满意的。

    “那,你把那天见到修道者和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完完整整的给我叙述一遍,如果有什么遗漏的话,其他的人再帮他补充吧。”陈志微微一笑,满脸和睦的说道。

    “是,当时是这样的……”黑牛稍微想了一想之后,就把那天遇到修道者和自己听到的谈话,了一遍。

    原来,那天他们也只是看到这只巨大的怪鸟,朝着山外的一个方向飞了过去,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内容的,只是黑牛所听到的内容,才是重点。

    “那只怪鸟上面,似乎坐着那两名修道者,一男一女,他们说了,要去蒙云谷那里,参加一个什么‘夺宝大会’的,还说什么即使夺宝不成,去开开眼界也不错之类的。”

    “蒙云谷?”陈志念叨了两遍,对于这附近的地形却不大熟悉,脑子里根本没有一丝印象的。不过对于黑牛说的什么夺宝,多半是此间主人制造的噱头罢了,倒不用太过在意的,不过话说回来,有机会去看看的话,倒也可以去开开眼界的。

    陈志将目光转向了阿土,此人乃是此地的地头蛇,应该知道一些的吧。

    “本地没有这样的地方的,如果有,我们在座的众人应该知道的。”阿土略一皱眉,却是连连摇头起来。

    “你确定你没有听错么?”陈志目光一转,又回到了黑牛身上,语气已经有些不善起来。

    “没有!小的只有这一项长处了,一向引以为豪的,肯定没有听错的!”黑牛一看陈志面色不善,连忙发誓到。

    “那两个人还说了什么没有?”陈志一见黑牛如此神情,不禁眉头一皱,他也看出来了,这人不像是撒谎的样子。

    “嗯,那男的好像还说了,蒙云谷内住着一个什么谷主,一般人是根本无法找到其入口的。”

    “无法找到入口?对了!这就类似自己洞府口的阵法一样,一般的人,即使走到那里,也无法发现入口所在的。而即使无意间闯进去,多半也会迷路的。”陈志目光闪动了几下,暗自思量到。

    “好吧,那你说下,他们往那个方向飞去了。”陈志这样一想之后,神色缓和了下来,向着黑牛问到。

    “往南边,那座常年都没有什么人去的双头山方向飞去的!”这个时候,阿土倒是先说话了,并且伸手一指,窗外的一座两座山头的荒山从看上去倒是显眼异常。

    “主人,这座山看似很近,其实有些诡异啊。”这个时候,有一名大汉抢着说道。

    “怎么个诡异法?”陈志一愣,转头看了他一眼。

    “这……其实吧,我也是听人说的,这座山的一个地方,平常看上去好像没什么,但是如果你一接近它方圆三十丈之内,就会发现漫山遍野突然生出一股浓浓的雾气,人一走进去,就会迷路的,而且一迷路就是三天,第三天后,才会找到出口出来,一般人都不敢去那里,而且,这雾气似乎只在人接近双头山的时候才出现,平常时候,站在远一点的话,根本看不到一点雾气的。”

    陈志一听大汉如此描述后,嘴角不禁微微一翘,对于这样的把戏,他可是在清楚不过了,很明显,那座双头山里有修道者居住了,而那神秘的雾气,和自己的洞府门口的掩饰法阵倒也有异曲同工之处,只是在范围和威力上,要大的多罢了。

    不过这样一来,倒是可以肯定,那个所谓的“蒙云谷”,多半就在那座山内了。

    陈志转念一想,听这叙述,此人倒也不是什么凶残之辈,对于误入他的潜修之所的人,并不是赶尽杀绝,只是让其吃些苦头,就放了出来,这个人能布置下如此大的一片迷踪阵法,想必修为上也会比自己要高出不少,去了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嗯!应该没关系的,此人既然邀请人参加什么‘夺宝大会’,想必到时去的人,定然不少,我只要多加小心,不去那些人少的地方,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不过话说回来,凡事都要多加小心总是没错的。”陈志心头一动后,就将事情想了一遍,暗自思量到。

    不过这样一来,去古天竺国的事情,就要先拖一拖了,只是这夺宝大会顾名思义,应该是夺取宝物的大会吧,但是只要赶的早点,应该还能和其他人交换到一些自己所需要的的宝物的。自己身上的法宝已经损失了大半,正好需要再购买一些,原先从那家店里购买的法宝,并不大够用的。

    这样一想之后,陈志就冷下脸来,将这些人训了一顿,告诉他们以后要自食其力,不可再做劫道之类伤天害理的事情云云,这些人一听陈志如此说,面面相觑了一会,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只是看到陈志目光闪动,似乎在想些什么,因此也不敢出声打扰什么,到嘴的话也都咽了回去。

    一路上,陈志一边飞行,一边把玩着手中的几块灵玉。

    当时在天工阁,他不但买下了聚宝袋,而且还用手中的钱和老板换了一些灵玉,当然,那老板肯定也是赚了不少,但是陈志却不在乎。

    在修道界,通常修道者之间的易物交换,一般只认灵玉的,你用钱财交换大家倒不一定认可,也只有在天工阁这种世俗与修道界都有生意的商家,才肯给你交换的。

    双头山位于村子的南边,此山有两座山头,故而得名。远远望去,此山上黄土遍地,似乎乃是一座荒山,但是等到陈志靠近了此山之后,就降落了下来,开始向附近的几处村子里的人打听了一下双头上的一些奇闻闲谈已经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结果还真让他听出了一些门道来。

    听村民说,在双头上的南面,有一个被当地人称为“云雾谷”的地方,那个地方只要一靠近,就会突然生出一股浓雾来,人只要一进入浓雾之中,三步之内,不见人影。

    按理说一进到山中,有山雾实在是太正常了,但是如此浓密的雾气,而且只在人靠近的时候才能发现,却实在有些不可思议的样子。

    因此一些大胆的村民,曾经冒险进入其中,有些甚至带了一些土狗进去,企图利用土狗灵敏的鼻子来找到通路,但是没过多久,都会迷失方向,不管平日里多么聪明的动物,进入这雾气里,都只有迷路的份,根本找不到其他出口的。只是过了三天之后,却还是会不知不觉的回到了出口处的。

    还有一些人突发奇想,用绳子系在身上,然后进入雾气中,但是同样无济于事,只是没过多久之后,就会回到原来出发的地方,让这些人惊奇不已。

    陈志听了这些事情后,自然在心头盘算了一番。

    如此看来,这和那名大汉那听到的差不多,此地的主人应该还是一名不错的修道者了。

    然后,陈志又接连问了几个人之后,终于有一名老者隐约的提到,“云雾谷”在他太爷爷那一辈,好像是叫做“蒙云谷”的。

    这样一来,陈志这才放下心来,根据村民们所讲述的,往村子的左面一处山坡飞去。

    如此明显的特征,自然被陈志牢记在心,所以只是飞出了大约有一炷香的功夫之后,就看到了那处迷雾翻滚的山坡。

    远远的看到此处后,陈志灵觉一扫,便一按墨玉飞舟,缓缓的降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