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沙!

    古风被包围了,他的周围密密麻麻,全是老鼠。那些老鼠很普通,并没有任何一种神兽血脉,只是最普通的老鼠而且。

    但古风却眉头大皱,这些老鼠并没有攻击他,只是从他脚下跑过。但老鼠数量太多,严重阻碍了他前进的步伐,而且这些老鼠很恶心,让他心生厌恶。

    噗!

    古风下意识的一脚踩死了一只老鼠,将其踩成肉酱。这让周围的老鼠受到了惊吓,四散逃开。而且古风的这个举动激怒了其他的老鼠,那些老鼠的眼睛纷纷变红,朝古风扑来,要为死去的同伴报仇。

    吱吱吱!

    老鼠的叫声成片,让人头皮发麻。

    古风眉头皱的更深了,没想到自己下意识的一个举动,竟然引起了那么大的变故。虽然这些老鼠对他没有什么威胁,但它们数量庞大,要是真拼起命来,也够他烦的。

    噗噗噗噗!

    古风心系猴子安慰,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在鼠群中横冲直撞,完全是碾压而过。

    这样的结果就是,本来平静的道路变成了尸山血海,大量被古风震死的老鼠变成了碎肉断肢,铺满了道路,血腥味扑鼻,煞气冲霄。

    鲜血飞溅,洒落到古风的身上,让他变成了一个血人,虽然那些并不是他自己的血。

    吱吱吱吱!

    那些老鼠更加疯狂了,似乎越来越多的同伴死去,让他们也失去了理智,忘记了什么是恐惧。

    他们的进攻更加疯狂,但那些都是无用功,对于眼前的这个人族来说,他们与蝼蚁无异,只是被虐杀的对象。

    古风的心情越来越烦躁,因为这些老鼠实在是太烦人了,而且那些纷飞的血肉,那些刺鼻的血腥味,让他杀心大盛。

    虽然他一路上杀了很多老鼠,但那只不过是他高速移动冲撞造成的,并非有意杀戮。要知道他现在的肉身有多强大,在地面上全速奔跑,每一步落下都会将周围的地面震的塌陷,更何况那些弱小的老鼠了,不被震成肉酱还能怎样。

    但现在他心情越来越烦躁,有时候会忍不住特意斩杀更多的老鼠,使他脚下的血路变得更加宽阔。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死去的老鼠似乎有灵,死了之后都化为了一个个怨灵,纠缠在古风的周身。

    古风被怨灵释放的怨气侵染,慢慢失去了理智,开始大肆杀戮。

    他停了下来,不再赶路,而是开始对鼠群进行无情的灭杀。

    死去的老鼠更多了,尸体堆成了山,将古风淹没。他整个身子一震,就把如山的碎尸崩开,一步一步走了出来。

    他的双眼赤红,眼神里没有任何感情,他沉浸在肆意的杀戮中,无法自拔。

    “风儿!”就在这时,一个熟悉而温暖的声音在古风的脑海里响起,唤回了他一丝清明。

    “母亲!”古风激动的叫道。这里是他的识海深处,他的元神化为一个小人,眼神迷茫,看着眼前闪过的一幕幕。一个红色的身影出现在他的前方,在呼唤着他的名字,那是他的母亲慕倾雪。

    “风儿,还记得小时候娘亲跟你说过的话吗?长大以后要做个正值的男子汉,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心存正义,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就去做,认为不对的事情就不能做,但是在做之前,一定要想清楚是对是错!”慕倾雪声音温和的说道。

    “自己认为对的就去做,不对的就不能做……”古风喃喃着,眼神有些迷茫:“到底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接着,他的记忆中出现了一幅场景,那是他小时候关于母亲的记忆。

    “娘,娘,这里有好多虫子!”小风儿不断的跺脚,将地上的蚂蚁踩死。

    “风儿,怎么了?”慕倾雪跑了过来,将小风儿抱起,溺爱的问道。

    “那里有好多虫子!”小风儿用小手指着地上的蚂蚁说道。

    “你把他们踩死了?”慕倾雪温柔的问道。

    “是的,风儿讨厌它们!”小风儿撅着嘴说道。

    “风儿,你要记住,万物皆有灵,再小的生命也是生命,我们不能肆意剥夺它们的生命。懂吗?”慕倾雪摸了摸小风儿的头,认真的跟他解释。

    “嗯,风儿懂了!”小风儿偏了偏脑袋,似懂非懂,但他还是认真的答应。

    慕倾雪微微一笑,溺爱的在小风儿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

    在古风的识海里,他的元神化为的小人,突然从迷茫中惊醒,怔了怔,眼神恢复了清明。

    在前往的梧桐林的路上,古风站在鼠群的中央,他原本变得赤红的双眼慢慢变得澄澈,恢复了清明。

    “我刚才做了什么?”古风抬起了自己的双手,放在自己的眼前。

    他看着自己被鲜血染红的双手,呼吸有点急促,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杀心那么重。

    其实他想多了,每个人都会有杀心,他的杀心也很一般,只不过他被那些怨气沾染,迷惑了心志,才会如此残暴,换了谁都一样。不过他能从杀戮中清醒过来,也算是心志坚毅。

    不过眼前的情景更让他吃惊,就在他恢复清醒之后,那密密麻麻的老鼠也都消失了,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就像做了一场梦。

    不过还未容他多想,前方便又出现了变化。

    梧桐林突然出现在他的前方,那巨大而苍劲的梧桐树,那独特的威压,让古风感到很熟悉。错不了,这就是凰帝的那片梧桐林,可是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不远处?古风心中狐疑。

    不过片刻之后,他内心的狐疑便变成了愤怒。

    因为在梧桐林的正中央,一棵最高大的梧桐树上,猴子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

    只见猴子被粗大的精金铁链绑在了那颗树上,全身血肉模糊,四肢扭曲,明显是被折断了,而且断裂的骨头还从肌肤下穿了出来,白森森,让人心神发慎。

    猴子没有了意识,气息微弱,应该是昏迷了过去,他的嘴巴还在不停的淌血,滴落下来,将巨大的树干都染红了,异常凄惨。

    “猴子!”古风大叫,他的脸庞都扭曲了,异常愤怒与悲痛。

    他朝着那颗梧桐树冲去,想要将猴子救下。但一个身影挡住了他的去路。

    凰帝缓缓飘出,停在了那颗大树前,狞笑着望着古风。

    “凰帝,是你!怎么可能,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要这样对猴子,他可是你的部下,一生都追随你!为了你,他连命都可以不要!!”古风愤怒的咆哮。

    “哈哈哈哈!追随我?可笑,对于我来说,我所有的部下不过是我的棋子,他们都是炮灰,我是他们的主人,能为了我死,是他们的荣幸!哈哈哈哈!”凰帝肆意的大笑,表情狰狞。

    “你这个败类,你欺骗了我们!你欺骗了猴子!”古风疯狂的大吼。

    他就要朝前冲去,要跟凰帝拼命。但凰帝只是轻轻瞥了他一眼,便让他全身欲裂,动弹不得。

    “好、强!”古风咬牙,内心震撼无比。他没想到凰帝强了这种地步,明明只剩一道残魂,却仅凭一道眼神便治住了他。

    “还要打吗?”凰帝悠悠说道,眼中尽是轻蔑之色。

    古风拼命挣扎,他感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危机,一股恐惧感涌上了心头。今天可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