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直直走向龙少,眼神冰冷,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道俊逸的笑容,略带戏虐,却是嫉仇。龙少欠上官吹雪两兄妹的债,今日千秋就让龙少血偿。

    千秋一步步缓缓径直的走向龙少,千秋不仅想杀龙少,还要将他口中所谓的高贵身份也碾压。在旁静观其变的武者竟然一个都没有想出手的意思。

    龙少完全没有意料到自己竟会被一个自己视为垃圾的五阶武者击退,前些天刚在夜罗刹等人面前受尽凌辱,现在再次被一个五阶武者叫板,而且自己的实力还被其打压,这无疑是对他的武道信念赵成致命的打击,。此时龙少胸口起伏,连呼吸都开始混乱,他第一次对自己的武道信念产生了怀疑……

    难道我堂堂龙少自幼习道十多载,加之家族倾力培养,可谓是资丰物厚,如今我的武道竟然会不及一个五阶的草根武者?“开什么玩笑”龙少双拳紧握,“咯咯”作响,锋利的龙爪入肉三分,掌心都渗出殷红的血液。浑身都充斥着一股狂暴的力量,势对着千秋一拳怒喝杀出,长发凛乱,面目狰狞,招式大开大合,状若疯狂。

    狂霸的力量冲着千秋席卷而去,飞沙走石,兽走禽飞,威势骇人,龙少现在一心只想着快点将千秋杀死,来挽回自己的颜面,殊不知,越是大开大合的招式,越是破绽百出……

    “行云流水……”千秋运起身形功法,体内暗涌的黑色神秘力量摄入血脉,顿时感觉身轻如燕,就连周围的一切事物都仿佛被放慢了下来,龙少的弱点暴露无遗……

    “闲庭信步,走……”还没等龙少的攻击杀到,千秋身形已经来到了龙少的身后,嘴角微微上扬戏虐道:“你在打哪里?难不成你连一个五阶武者的走位都扑捉不到?”

    龙少大吃一惊,浑身冒出一身冷汗,怎么可能,我乃身怀龙脉之人,竟然无法看透适才千秋的移动,绝对不是这样的,一定是我太紧张,注意力分散了。

    “杀,杀,杀杀杀……”龙少身形一转,冷不防得冲着身后的千秋数拳打出,这一转身的距离如此之近,这样突如其来的杀招,根本避无可避,千秋你只有死……

    殊不知,此时的龙少在千秋眼里所有的动作都被无限放慢,千秋微微侧身,龙少的拳风在耳边呼啸,吹得千秋脸颊生疼,龙少的力量果然不容置疑,只可惜千秋将龙少的攻击都一一避开,身如幻影,动作利落,一气呵成。

    “龙啸九天……”龙少怒喝一声,整个身子直扑向千秋,仿佛化身为一条金色巨龙,龙吟阵阵,酗气冲天。两只锋利的龙爪朝着千秋包夹杀去,让千秋无所遁形。

    “气浪八重天——力破苍穹……”千秋眼中闪过一道寒芒,此时的龙少胸口大开,这可是致命的破绽,千秋不退反进,体内神秘的力量汇聚掌心,双拳一握,手臂之上弥漫着数道黑色气流,极为诡异。

    “杀……”千秋身形一动,只见一道黑色虚影一闪而至,直接来到龙少跟前,速度疾如闪电,势如奔雷。千秋对着龙少一拳轰出,龙少完全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嘭……”这一拳直接落在龙少胸前,迸发出一声巨响,一股黑色的气流直接从龙少身体中穿射而出,却见龙少胸前的龙麟寸寸碎落,留下一个狰狞的血口,直接洞穿龙少的龙躯。

    龙少眼睛瞪大如斗灯,难以置信,这一次龙少依旧没能看清,没看清千秋的移动轨迹,也一没看清千秋的实力。

    龙少的身子直直向后倒去,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出奇的安静,龙少口中鲜血狂吐不止。

    只、只、只需要一拳就将九阶的龙少击倒,这、这、这家伙太逆天了……

    “呼……”在旁观战的二十多位武者都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寒毛直竖,他们的震惊不亚于发现新大陆一般,就连上官听雪都张目结舌,完全不敢相信,这短短的几天,千秋的实力竟然能有如此大的进步,太妖孽了。

    龙少的实力已经十分了的,只是千秋的实力几乎是逆天而行,加上之前得到的魔道传承的神秘力量,强大而莫测,所以才显得龙少那么的不堪一击。

    千秋冷冷的走向倒在血泊中的龙少,怒目而视,眉宇之间闪过一道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我,我错了,不要杀我,放我一条生路,无论你们想要什么,我都偿还给你给你……”龙少惶恐道,这次他能清楚的感受到来自心底对死亡的恐惧。

    “那就拿你的命来偿还吧!!”千秋衣襟鼓动,浑身透着一股锋利的剑意,虚空一握,一把半透明的黑色利剑握于手中,锋利的剑意瞬间倾袭而出,霸绝凌霄,寒意彻骨,剑气呼啸,吹得四周武者脸颊猎猎生疼。

    “杀……”千秋反手一剑杀出,一道漆黑的剑芒在龙少身上一闪而逝,快到极致。下一刻,只见龙少惊愕的表情瞬间凝固,这是龙少留给世间最后的表情,肆虐的剑气将龙少的龙躯直接破成两半,死得不能再死,四颗生命珠汇入千秋体内。

    “还有谁想要我头上的生命珠,尽管来拿……”千秋冷冷的扫过在场的二十多位武者,语气平静,如同一尊刹神。

    “兄台实力超群,我自愧不如,鄙人也是受夜罗刹驱使,与兄台并无血海深仇,就此别过,还望兄台见谅……”一位九阶武者对千秋拱手道歉告别,语气诚然。

    其他武者纷纷效仿,二十多位高阶武者竟然向一位低阶武的五阶武者道歉,这还真是一桩奇闻。以千秋的天赋,假使时日千秋成长起来,绝对会是他们的噩梦,没有人会愿意跟越级战斗的妖孽人物结怨,所以道歉此举倒也是个明智的决定。

    很快,高崖半腰上就只剩下千秋和上官兄妹三人,上官听雪扑倒哥哥跟前,眼泪哗哗而落,低声而泣。千秋赶来将上官吹雪搀扶起来,查看了一下吹雪的伤势。“呼……”千秋不由松了一口气,吹雪伤势虽然很重,但是避开了致命的部位,并不会致死。

    “傻丫头,你哥他死不了,你可别把他哭死了……”千秋看到听雪哭的跟大花猫似的,不由调侃道。

    “真的?那我不哭了,不哭了……”听雪竟像个小孩子似的听话,擦掉脸上的泪花,破涕为笑。纤纤玉手慌乱的理了理耳际发梢,打理一下妆容,好像怕千秋笑话一般谨慎,脸畔扑红,娇滴滴的样子,像刚浇过雨的樱桃,香气沁人,让人忍不住想亲上一口的冲动。微微湿润的脸庞,如若梨花带雨,一抹浅笑,倾倒世间,楚楚动人,让千秋禁不住一阵失神……

    “千秋兄,想不到短短几天时间,你的实力竟然得到如此惊人的提升,真是吓了我一大跳……”上官吹雪微微苦笑道,千秋的实力,身为高阶武者的他是完全看不透。

    “一言难尽,这里不安全,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找个安全地方,为吹雪疗伤……”千秋环视了四周,这里离高崖并不远,要是被夜罗刹发现,就前功尽弃了。

    “嗯!”听雪此时的心情一下子好转起来,冲着千秋颦颦一笑,内心涌起一股暖意,这些天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两兄妹远离家族踏上修炼之路,风餐露宿,饱经风雨,偿尽武道险恶,人心叵测,两兄妹只得彼此相依为命,在艰难险阻中禹步潜行。现如今,能遇上千秋这样值得信赖的朋友,这让听雪打心底感到温暖……

    三人就这样有说有笑的从高崖上离去……然而……

    “杀……”一道漆黑的光束从丛林中怒射而出,直接从上官吹雪的心脏处穿过,速度极快,千秋三人竟完全没能反应过来,一切来得太突然了……

    听雪惶恐的回头张望,只见三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站在不远处,长袍上赫然写着一个大大的“夜”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