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的话果真引发了百姓的强烈回击,“杀了她。王爷杀了她。”

    “她若是不死,战争还要继续,王爷,为了咱们的安定生活,恳求您杀了她。”听到这话,沈倾眼角无比酸涩,她一直安守本分,曾几何时,还是这天下所有人都赞赏的对象,可只是转眼,便已经物是人非。

    君澜,我也想死的,可是我舍不得你,更加舍不得我们的孩子。

    她仰头,阳光突然变得无比刺眼,刺眼到根本就不能完全睁开眼睛,她看着众人,眼神里带着怜悯,怎么可以这么愚蠢呢,丞相的野心,又怎会是真的杀了一个沈倾就能够阻止的?

    她看见人群中的沈念,他手握着剑,像是随时就要行动一般,她看着他,几不可见的摇头,不要轻举妄动,她说,君澜一定会想办法。

    沈念抿唇,渐渐松开了握住剑的手,原来这种时候,她信的,还是君澜鲺。

    沈倾终于鼓足勇气,她朝着君澜看见,她看见他再说,“相信我。”然后她就笑了,狼狈的脸变得闪耀起来,好,君澜,我等你,带我回家。

    “丞相说的对。”君澜转移了目光,他看着丞相,面上依旧没有半点表情,“刚才本王也已经认真思考过了,用城池以及这天下的百姓换沈倾,确实不划算。”

    丞相的表情有些诡异,像是似笑非笑。

    倒是沈倾,在听到这话之后,面上的笑容渐渐变得僵硬,就连小童,清菏等人看着君澜的眼神都变换了好多次,“既然不划算,本王又怎会同意呢。”

    “皇兄。”清菏惊呼,皇兄不是一直最在乎沈倾的么,怎么此刻,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清菏。”小童虽然也看不懂君澜的本意,但是却明白他的牵挂,并伸手拉住了刚刚准备冲上去跟君澜理论的清菏、

    君澜只是侧眸扫了一眼清菏,在他的脸上依旧看不出半点的情绪。

    “哦?”丞相颇为惊讶,“那王爷的意思是?”

    “如果丞相,以及在场的所有百姓都觉得,沈倾的死可以换来天下安定的话,那她,还活着做什么呢?”奇怪的是,这话出来之后,丞相的表情终于变得僵硬,就连之前一直吵闹着要杀了沈倾的人都变得沉默。

    “没错。”君澜继续开口,并且迈开脚步朝着高高的架子上走去,“沈倾确实叫沈慕晴,她也确实是沈府后人没错,但是本王最近发现了许多关于太师府当年的事情,他们为何突然死了,为何又突然叛变,这些事情,似乎都有了很多的疑问,按理说叛变的人是最怕死的,但是没有,当年太师府的众人宁愿死也不愿意屈服,为的是什么?”

    “当年这个消息来的很急促,待本王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死了,隐约听见还没死绝的仆人说,宁死不屈这样的话。试问,宁愿死都不愿意认罪的人,是真的……”君澜并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完,因为他此刻已经走到人群中央,而他的周围,全是弓箭手。

    “当年的事情暂且不论。”君澜开口,“本王一直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相信只要时机到了,真正的坏人都会得到惩罚,而好的人,也终将会得到回报的,沈倾,本王相信,你信么?”他就这么抬头看着她,眼睛里满是柔情,周围的剑奴嚣张,似乎都跟他无关。

    沈倾突然就放下心来,她看着君澜,分不清那表情是信任还是难过。

    “我信。”只是简短的两个字,却说出泪水来。

    “但是回报之前一定会经历很多不好的东西,现在……”君澜的语气终于变得哽咽,“现在天下人都觉得这一切的事情跟你有关,甚至觉得你死了才能化解。”

    君澜看着沈倾,眼中波涛汹涌。“沈倾,你看到了么,我没有办法,我更加阻止不了、”沈倾点头,泪水居高临下,直接就这么坠落,晶莹的液体落在君澜的脸颊。两人的就这么混在一起,之后,再也分不清谁是谁的。

    “你别担心,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本王也一定会陪着你的。”

    “好。”沈倾点头,她垂头朝自己依旧平坦的小腹上看去,那句还有孩子陪着我们一起终究还来得及说。

    她看见君澜一把就扯过他身边那人的弓箭,对准沈倾就直接射了上去,“沈倾,有时候死也是一种解脱,如果大家都觉得你应该死,本王也只能顺应他们、”

    “王爷。”一时间,场面变得十分混乱,一些已经反应过来的人开始大叫,但是根本就不及君澜的速度那么快,“沈倾,我爱你,所以,哪怕是死,你也只能死在本王手中。”

    话音刚落,箭便直接没入沈倾的身体,沈倾还睁着眼睛,她看着君君澜,希望突然就变成了满满的绝望。

    “君澜,你真的够狠心,居然让你的孩子陪我一起死。”

    小腹处传来钻心的疼痛,嘴里吐出一大口血,沈倾庆幸她的身体现在被绳索捆绑,否则的话,她一定会非常狼狈的倒下。

    聪明如她,又怎会不知道君澜方才话里的那些意思呢?

    她一直都知道他会亲

    自动手,她明白他说的必须经历一些才能重见天日这样的话,她也知道他下手肯定会有分寸,她知道,君澜只是想造成杀了她的假象让丞相失去要挟好实施接下来的计划……

    可是君澜,你可否等我告诉你,应该避开我的肚子这句话呢?

    你可知道,你的这一箭,就算我不死,我也不可能会原谅你了。

    君澜眼里闪过惊涛骇浪。手中的箭就这么掉在地上,周围的嘈杂声他突然就听不见了,耳边只有沈倾的那句,你居然让我们的孩子也一起死。

    手中分明是干净的,但是他却闻到了血腥的味道,他眼睁睁的看着沈倾的希望变成了绝望,他眼睁睁看着她悲痛欲绝之后便真的垂下了头。

    他伸手,想要抓住什么,却发现根本就无能为力。

    “王爷,小心。”小童的惊呼响起的时候,君澜感觉到有人将他的身体推开,待恢复理智之后,沈念在他的身侧,身上已经插满了许多的箭,他大惊,甩开衣袖将沈念爆开。

    他看着她,她紧紧的闭着眼睛,根本就看不到他此刻的表情,他眼里满是不舍。

    主子,你看到了么,哪怕我恨极了君澜,但是我知道你一定舍不得他死,所以我才愿意救他,哪怕我知道那时候情况危急,就算是我全力以赴救了他我就逃不开……

    但是主子,没关系的。

    我死了不要紧,只要他还活着,只要你还活着就好。

    主子……

    我从小就没有了家人,我只有你们。

    我从来都不懂得什么叫爱,是你让我懂得了。

    主子,如果我死了,你千万不要觉得难过,因为遇见你,就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了。

    没有关系的主子,我心甘情愿,只是对不起,我再也看不到你的笑容了。

    看不到你幸福,看不到你活着……

    但是主子,若是你……若是你没能活下去,到了地府,可否把你的心给我,可否不要眼里心里,都只有君澜一个人了?

    “哇。”嘴里的鲜血不断的喷出,沈念眼神满是眷恋,他伸手,像是要拉沈倾,像是要看看她此刻的脸上是怎样的表情,可是他们之间的距离却变得越来越远……

    主子,主子……

    若是你此刻是清醒的,再看到这样的我的时候,你是会欣慰,会难过还是遗憾呢?

    “小童,御医。”君澜快速将沈念带出包围圈,身侧立马就出现很多的侍卫将他们包围,御医立马就上前为沈念整治,而君澜,只是吩咐全力抢救之后人就消失在原地,他心里还牵挂着架子上的沈倾,而就在这个时候,柴堆不知道被谁突然点燃。

    大火烧得十分旺盛,沈倾的脸,就这么,渐渐被大火隐藏……

    君澜的心突然开始瞅着疼,他突然就响起了十年前,她就是在那场大火中,一点点消失在他眼前的。

    沈倾,沈倾……

    他像是疯了一般,不断的将阻挡在自己面前的人推开,手起刀落,下手狠辣吓傻了许多人……

    他的目光,一直落在不远处的沈倾身上。

    她的面容掩在凌乱的长发下,根本就看不清楚,肚子上的鲜血不断流出,那只箭还时刻提醒着君澜他刚才到底有多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