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远很强大,那股随身体散发出来的灵力波动让得星辰也是有些不舒服,面对来势汹汹的攻势,他脚掌一步侧移,移动间避开了对方的拳风,而后便是挥动手中金色龙枪向着对方当腰抽去,这一下若是抽实即使不丧命多半也会受伤。

    看着腰间闪过的金光,齐远嘴角上扬,微微一笑,只见他的手掌之上蒙上了一层水银色的光芒挡在了龙枪的前面。

    当!

    一声如金铁交击的响声。星辰双眸微不可查的一缩,齐远那泛着银光的手掌竟然挡住了自己一击。要知道自己可是有着十万斤巨力。难道对方也是修炼**的。这个想法让星辰也是有些惊疑。

    “力量不错啊。只是我这灵力与别的灵力不同,能够卸力。所以你那所谓的神力在我的面前一文不值!”

    齐远笑道,单腿飞起,若一条毒蛇抽在了星辰的腹部,将其整个人抽飞出去。他的身体也是在这个时候化作一抹残影跟了上去,在半空中飞行的星辰身体上不断的出手。

    一声声沉闷的响声听着让狮冥和剑九幽都是有些发毛。这家伙也太强了吧。

    嘭!

    地面一声大响,尘土飞扬,星辰被狠狠的砸进地面。衣衫破烂,一身的灰尘,有些狼狈。

    齐远没有再度攻击,而是转过头看向齐山,道:“看到了么?这就是那个你认为很强的家伙,在我手中也不过如此,如此不堪一击到是让我都有些生不出要出手的意愿了!”

    齐山微微动了下嘴唇,没有接过话。他知道它自己的大哥很强,但也没有这般强。望着对方那在自己瞳孔中不断被放大的身形,无形中的压力越来越重。

    “你是不是高兴的太早了。就这水平还打不倒我!”星辰晃悠悠的从土坑中站起,甩了下身上的灰尘。有些凌乱的头发在风中轻轻摇摆。他长枪指向齐远,继续道:“拿出你的真实水平吧,不然你打不倒我的。”

    齐远双目微微眯起,露出一个让人有些发寒的表情。道:“是么?我会为你打开地狱的大门的。”

    齐远身形暴起,如苍鹤一般高高跃起,双臂舞动,打出数道掌印,泛着凌厉气息的银色掌印向着星辰盖头压下。

    “给我破!”

    星辰大喝一声,手中长枪舞出数朵枪花,将那头之上的掌印尽数的绞碎,旋即也是高高跃起,在腾空的同时,胸口和背后的赤虎,天龙图案都亮了起来,爆发出黑白双色的光芒全部汇入到他的双翅之中,使得他的速度催发到了真正的极致。犹如一道金色的流星冲起,气爆声不断的响起。

    “到是有些意思!”齐远双目一凝,星辰的速度让得他也是生出了些许的虚幻感。那是一种快到极致的速度。令的他开始对于星辰生出了一丝重视。

    “破日升龙!”

    如金色流星的星辰一声大喝,金色光芒迅速的收拢,而后以身化作一头张牙舞爪的金色天龙。带着一股属于天龙的独有的气息向着齐远狠狠的轰去。

    “远古天龙么?徒有其表而已!看我破之!”齐远不屑,左手手掌托在右手臂之上,五指张开对着金色天龙冲来的方向,在他的手臂之上有着无数若丝线一般的银色灵力蠕动,而后全部的汇聚在他那张开的掌心中。

    “银色爆裂击!”

    那掌心中的银色灵力不断的压缩,最后形成一个人头大的银色光球,其内还有着“嘶嘶”如电光一般的光芒闪动。恐怖的气息弥漫开来。

    银色光球的出现也是让得齐远脸色苍白了一丝。

    “这是我自身一半灵力所化,能够死在这一招之下你也足以自傲了。”

    齐远将手掌向着胸口收回,而后猛的推出,那银色光球犹如炮弹一般弹射而出,向着星辰冲去。所过之处空间都似在扭曲。

    轰!

    一声巨响,金色天龙和银色光球剧烈的相撞,巨大的能量气浪席卷开来,如涟漪一般向着空中扩散开来,底下的众人没有身在攻击圈中也是感受到了头那可怖的威力。体内更是有些气血翻涌。

    狮冥微微咂舌,这一击太强了。自己若是身处其中即使不死也会遭受极为严重的伤势。莫名的它那巨大的身躯微微抖动。星辰是为救他们而来,如今独立面对强敌,他的心中很难受。四肢在地上不断的刨动,一只手掌搭在了他的脚上。狮冥转头,看到剑九幽向着自己摇头。

    “星辰不会这般轻易挂掉的。他有着他的骄傲。你若是现在冲上去会让他心中埋下一丝阴影的。”

    齐远缓缓的落地,向着那爆炸的中心望了一眼,旋即便是淡淡的开口道:“余下的交由你们了。记得我要拿传承!”

    齐豫大喜,他扭了下脖子,嘴角挂上了一抹森然的笑容。在他看来星辰一死,狮冥和剑九幽已经没有太大的威胁了。成为了他砧板上的肉。

    轰!

    突然天空再度爆出一声响声。

    “嗯?”

    齐远脸色变幻了一下,抬起的脚也是顿了下。一道熟悉的气息自空中散发而出。

    “怎么可能?”

    齐豫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爆炸产生的气浪慢慢的褪去,一道修长的身影缓缓的自那爆炸中走出。

    看到星辰,剑九幽和狮冥脸上也是涌上了一抹喜色,心中那块悬着的大石方始落下。星辰没有让他们失望。

    “让你失望了。不过刚才一击确实很强。只是想要我的命,只怕还是欠了些火候。”星辰落到了地面,与齐远对视在一起,两道凌厉的目光若实质一般在空中碰撞。

    齐远脸色没有先前的从容,而是多了一份阴霾。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星辰,旋即微微一笑道:“你确实让我有些刮目相看。能在我的银色爆裂击下不死的在同辈中不多。如今却是又多了一个。不过结局既然注定。如今的你只怕也是有着不轻的伤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