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能量波动吸引了冀一秋的目光,冀一秋收回思绪,便是直接冲了过去。

    近前一看,原来是庄丰仁和许文义在追杀朱元,但冀一秋却看出庄丰仁二人并没有下杀手。不由得,心中奇怪之下也是飞了过去。

    “嘭”

    冀一秋大手探出,体内狂暴的紫色魂力直接弥漫而去,将朱元束缚,而后抓着他与庄丰仁会和。

    “秋少,你来的真是时候,这家伙真让我为难。”庄丰仁有些喘气,说话时拍拍许文义,示意许文义接着说。

    许文义道:“秋少,这朱元有些问题……”

    冀一秋蹙眉,朱元有问题?这许文义说话还是这般笼统,不由得他看向朱元。在以前,冀一秋并没有太过注意朱元。而此刻看去,这朱元一脸憨厚之色,眉宇间竟然充斥着一抹正义。

    “山河门还有如此弟子?”冀一秋有些好奇,心中重新定义,难道朱元像当初的杨凌一般?

    “秋少,这家伙根本无心与我交手,总是跑啊跑,无论我怎么骂他他都好像没听见似的!”庄丰仁十分无语。这一点,冀一秋也猜到了,刚才出手擒朱元之时,朱元便是没有反抗。

    “朱元,我且问你,你为何不出手?”冀一秋解开朱元的束缚,问道。

    朱元看了看冀一秋,而后又看了看庄丰仁,旋即挠头道:“那个……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打我啊!”

    “啊?”庄丰仁一听,差点两眼一翻晕过去,只能无语的把手搭在许文义肩膀上,露出一副无可奈何之状。

    冀一秋也好笑的看着朱元,难道这家伙脑子有问题不成?不过虽然这么想,冀一秋还是盯着朱元道:“朱元,那你可知禹狄是怎么死的?”

    “我大师兄是被谭文彬杀死的。”这一点,朱元倒是肯定道。但一旁的庄丰仁却是两眼一瞪,暗骂傻子。这世间还有如此单纯的男人?整个世界都知道禹狄是被冀一秋阴死的,那谭文彬只不过是被嫁祸。可这朱元竟然如此斩钉截铁的说禹狄是被谭文彬杀死。

    冀一秋没有说话,而是死死的盯着朱元,他同样不信世间有如此单纯的人。可是他运转双重瞳,也没有发现朱元的情绪有什么异常的波动。为此,冀一秋嘴角上扬,冷冷道:“你错了,禹狄是被我杀死的。”

    “我才不信,我觉得秋少你很不错啊,从来不欺负别人的。”朱元诧异道,旋即挠挠头,露出思索之状,而后摇摇头,脸上闪过一抹天真。

    看着朱元这股傻劲,冀一秋最终也是无奈一笑,他对朱元道:“禹狄确实是被我杀死的,今日我放过你,来日你若想报仇,尽管来找我。”

    “庄兄,我们走。”冀一秋拍了拍朱元的肩膀,而后与庄丰仁离去。不过走至一般,冀一秋又回头道:“朱元,你最好能保持本心,我也希望山河门的弟子不会全都像禹狄那样,否则,青年大赛结束,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啊?什么意思啊……”朱元根本听不懂,自言自语,而后看着离去的冀一秋,挥手道:“再见……”

    “噗”

    庄丰仁听到这一声再见,差点气的一口血喷出来,他无语道:“秋少,这朱元真傻假傻?”

    “管他呢,但是山河门若是找我们的麻烦,我不介意铲平他们。”冀一秋冷笑一声。庄丰仁一听,思索后也是微微点头。

    冀一秋的仇恨他们都知道一些,一旦冀一秋前往三十八城,那么以冀一秋的性格,是决不允许六十四镇有能危险他家人的存在。比如奔雷堂,长虹武馆,山河门。这三个势力是冀一秋的眼中钉,一旦冀一秋决定离去。冀一秋一定会搞定这三个势力。

    “秋少,你要去三十八城的话,那我们怎么办啊?”庄丰仁意识到一个问题。冀一秋哈哈一笑,道:“你们啊……就在六十四镇结婚生子吧!”

    “这个倒是不错,倒是把珺珺娶回家,我抚琴她起舞,到也是一种享受。”庄丰仁摇了摇折扇,嘿嘿笑道。

    冀一秋却是微微蹙眉,疑惑道:“珺珺是谁?”

    “尹沫珺!”

    “……”

    十八座山峰,到处都在激战,但空中的交战却相对微弱一些。除却暴金等人互相拖延对方之外,其余的青年强者倒是相对平静。当然,这是在令牌没有出现的情况下。

    不久,冀一秋三人与史毅回合,史毅成功斩杀廉一,并获得了一枚令牌。如此一来,加上冀一秋身上的两枚,总共是三枚。

    “十八枚令牌啊,还有十五枚,到底被藏在什么地方?”庄丰仁苦笑,令牌不出现,众人都不出手。这青年大赛要进行到什么时候?

    “不要急,我觉得这些令牌都在尹家的控制之下。”冀一秋分析道。

    史毅点头同意,说道:“秋少与我所想一致,这些令牌并不是被人找到的,而是自己出来的。”

    “所以我们先等等吧,不过也不能站在这里发呆,我们去关狞血算账!”冀一秋冷冷一笑,既然搞定了廉一和朱元,那么剩下的就是关狞血了!

    关狞血,变的比以前更加残暴,他没有与众人一样到处寻找令牌。而是降落在每一座山峰之上,偷偷杀人,吞噬其兵魂,用来提高自己的修为。

    如此手段,加上此地那么多人,想不被人发现那是不可能的。此刻关狞血便被一位面容清冷孤傲的青年所阻,青年一席血衣,举动间霸气测漏,与关狞血大战多时了。

    冀一秋三人来到时,见到的便是这一幕,他蹙眉盯着那血衣青年,眼中闪过一抹熟悉之色。而不知怎么回事,他却看不清血衣男子的容貌,即使运转双重瞳,也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

    不过对于冀一秋来说,这模糊的轮廓已经够了!因为此人他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

    “咻”

    冀一秋直接暴冲而下,速度奇快,强大的劲风隔着老远便震散了尘土。他不断加速,速度越来越快,激动的心情让他恨不得自己生出一对翅膀!

    “大哥,我看到你了!这一次看你往哪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