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寒暖没有重生6

    不管是哪一国的夜店都弥漫着金钱和酒的气息,寒暖并不是没到过夜店,她只是无法将自己融入这样喧嚣嘈杂的环境。虽然如此,寒暖已经安静地靠在沙发上,看着面前high到不行的五人组合,不是bigbang又是谁?

    她似乎已经能麻木地接受现在发生的一切再次之前她以为不可能的事情。原本只能遥远的望着舞台上熠熤闪耀的五个人,此时正毫无拘束地唱着各种vip们想象不到的歌,跳着舞台前的bigbang都不可能会跳的舞。为什么没有一点惊讶感呢?

    “圣贤欧巴不要吃那么多烧烤啦,明天会爆痘痘的。”寒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到崔圣贤一刻不停的吃然后下意识就说出口了。刚说完便觉得尴尬,这平语说的好像有些冒失,“那个,对不起。我是说晚上多吃这类食物对身体不好。”

    “不,你说的没错,我就再多吃一口。”崔圣贤无辜地讲。

    作为沙发上仅坐的两个人,气氛难免有些尴尬。好在,唱完一首的权至龙很快就回来了,拿起高脚杯畅快地将一杯红酒一饮而尽。“暖暖,我唱的好不好。”

    “好听。”寒暖中肯的给出建议。

    诶,这熟悉的旋律……寒暖尚未反应过来,胜腻就大吼地对权至龙抱怨:“哥,怎么又是你点的歌!”

    “那是。”权至龙抢过麦深情的唱起来……《小苹果》。咬字腔正字圆,真是是非常标准的中文演唱。

    原来龙哥还是筷子兄弟的饭么?寒暖不明所以的想着。抬起头,看到演唱当事人深情地对她,一字一句明明是那么欢快的旋律却硬生生有了一直重拾旧爱的错觉,而这个分明就是唱给她的。寒暖脑洞打开,莫非自己真的曾经和龙哥有一段深刻的恋情,然后自己失忆忘的一干二净?可是她大半辈子,总共就来韩国两次,总共去看过bigbang演唱三次,没可能发生那种小说般的剧情啊。

    莫非,是那个梦?

    想不通,干脆不想了。寒暖摇摇头,心想:反正权至龙答应结束后给出解释,现在想那么多也是多此一举。想来,也差不多该结束了吧,毕竟这一个个脸上都带着醉酒的红晕,而时辰也确实不早了。

    只是,他们该怎么回去呢?找代驾,别玩了这又不是普通人,能随随便便找个人来么?

    然后,差不多时间,bigbang各自的经纪人都大半夜的过来领人。一个个脸色不安好,只是更多的是无奈。经纪人这个职业就是保姆加保姆加保姆,咳。然而,权至龙的经纪人咋没来啊!

    “寒暖xi,至龙就麻烦你了。他很久没这么开心了,谢谢你。”东勇裴将权至龙的车钥匙交到寒暖手里,显然作为现场唯一一个没有沾酒的人,送人的任务很自然的落在她头上。

    “哦。”反正冷冷家和权至龙的家是一个小区,寒暖只是催眠自己,顺路啊顺路而已。只是,她还能期望喝的烂醉的人给出合理的解释么?

    勉强地将人抬入副驾驶,说实话她还是头一次开名车,真的有种怕开着开着蹭花什么的,赔不起呀~聚精会神地开着车,寒暖对首尔交通不熟只能像新手一样慢速度的跟着导航走,原本一个小时不到就能抵达的车程整整开了一个半小时,好在总算是安全顺利的抵达权至龙别墅大门口了。

    “那个,权至龙欧巴到你家了。你大门钥匙放哪里了?”寒暖推推一边睡得烂醉的人,怎么就这么放心睡死过去呢?推了几下,人未醒,寒暖解开安全带侧身靠近,更加用力的试图拍醒他。“权至龙欧……巴……你醒了么?门钥匙呢?”

    权至龙感觉脑袋有些昏沉,听到暖暖的叫唤他才缓缓睁开了眼睛,寒暖近在咫尺的脸映入瞳孔。他最喜欢暖暖素颜的样子,圆圆的肉肉的吻上去可舒服了。而他也确实凭着所想而做,半眯着眼睛在寒暖的侧脸上落下一个吻。

    “啊。”寒暖压着喉咙一觉,迅速身体后退拉开与权至龙的距离。她被吻了?!唇印在脸上的那一瞬间的感觉依然清晰,寒暖只觉得自己已经无法控制剧烈挑动的心脏,一种马上会窒息死去单位感觉。这种感觉好陌生,可是并不讨厌,相反让她无比地感到甜美。“那个……你……你……我……”

    “我?”权至龙伸出一只手,抚摸在他吻过的部为一点一点移动,指腹轻轻摩擦着柔软的唇,好想品尝。怎么想着便这么做了,权至龙顺从自己的*终于吻上那个做梦都想吻的唇。太美妙了,这种感觉他从未体会过。没有更加深入,只是浅浅的品尝着,用舌尖勾勒着寒暖精美的唇形,他好像中毒了迷恋地欲罢不能。

    伸出手环上她的腰,然后一用力寒暖整个人便紧贴上他的身体。轻轻的撞击引得权至龙轻声哼吟一声,好像把怀中的人整个揉入身体里去,全部的占为己有。舌头灵活的撬开紧闭的唇牙试图勾.引那丁香小舌与他一起共舞。她不闪躲却不不懂得如何回应,这个吻显得有些生涩,而且是他单方面的,但是权至龙觉得这便是他拥有过的最棒的一次接吻。再次之前,没有哪个女人的吻能让他从身心上具一感觉到无比的满足却又觉得自己的*被无线放大,犹如饕餮贪心地希望继续在继续。

    “恩啊。”寒暖难以相信那样羞涩地声音居然是她发出来的,可是她真的被权至龙的吻吻到忘记所以。明明她该拒绝的,可是……不管如何,她想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吻,而这是这个吻让寒暖心底里害怕,因为她发现自己对眼前这个依旧忘我吻她的男人并不是粉丝对偶像的崇拜,而是作为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迷恋。

    不可以。寒暖,你清醒过来,虽然这两天确实发生了一些离奇地事情,但是你和权至龙是两个世界的人。十二点的钟声一响,哪怕是灰姑娘也不得不被打回原型,你和他最终会回到原来的轨道,两条平行的用不相交的平行线。

    “暖暖,我爱你。”权至龙带着情.欲地说道,这是注定要成为他妻子的女人,虽然老天爷让她出现的完了,可是她还是来到自己身边了。“我爱你,我爱你……”

    权至龙一遍又一遍说着“我爱你”,他的手灵活的触碰到寒暖身体的某些部位,使得她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奇怪,身体内部好像变成了一个黑洞,她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渴求着什么,这一刻寒暖只想被他吻着,仿佛只有绵长的吻才能填满她身体的那个黑洞。不,还是不够,她究竟怎么了!

    寒暖不知道她是何时离开车子的,也不知道她是何时被带到权至龙的卧室的。她只记得自己放弃了理智,任凭身体主动地承接着权至龙全部亲密的行为。然后,等她慢慢回过神时,她已经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而身上的人依旧温柔地吻过她的手指、手臂、锁骨以及胸前的……

    寒暖如何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如果明天就会梦醒,可那个人是权至龙的话,今夜便做上一场梦又如何呢?

    寒暖一度以为自己是个保守的人,也一度以为她的第一次应该是在新婚之夜交给她丈夫的,但对象是权至龙的话,将自己给他却似乎并不是那么难的事情。一辈子,只做这一次梦,就一次。

    当二人彻底结he的那一刻,对寒暖来说除了疼还是疼,但对权至龙来说却是完美到了极致。他不在意女朋友是否是第一次,可当他感觉到那层代表纯洁的阻碍,他真的觉得自己幸福的想要流泪。

    暖暖是他的,他一个人的,自始自终。

    没有什么比得知自己是心爱的人第一个亦是唯一一个男人要来的兴奋,权至龙是喝了酒但他不至于醉到什么都不记得。事实上,在车上时他就清醒的差不多了,但是后来他又醉了,醉倒在暖暖的吻中,醉倒在她的温暖中。

    任凭本能,他和她做着世间最亲密的事情,一起攀登极致的快感。

    “说爱我。”

    寒暖克制着尖叫,急促地喘息着艰难地回应:“我……爱……爱你。”

    夜还未过去,一切都还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