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久?”

    又走了约莫一个时辰,看着身旁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场景,古辰也是有些忍不住问出了声。

    “快到了,就在前面。”千暮淡淡回道,

    而就在他话还没说完时,眼前的一切却是豁然开朗起来。

    古辰的目光中,原来那被树枝穹顶盖着的蜿蜒小道缓缓消失在了眼中, 而出现的,却是一片绵延苍翠的诡异山林。

    目光所及处,仅仅能见到最外面的一层苍树还保持着翠绿的色彩,而越往里看,那里却早已是漆黑一片,就似一个张开的漆黑大口一般,似是要将胆敢踏进里面的人全部吞噬殆尽般。

    呼!

    凄厉的冷风自那黑暗深处呼啸着冲了出来,带起一片凄厉厉的呜咽声,冰冷的风刃刮在脸上,脸颊上竟是有着一种火辣辣的疼痛感。

    “就是这里吗?”古辰定眼看着这片似乎充满着预知危险的山林,也不转头,就那么突兀的开口,道。

    “不错,这里就是地苍学院真正的后山,而这里也只能算是禁区的外围,真正的地方,要从那里进去。”千暮道,不过在他说话之时,嗓音却是没来由的一阵颤抖,那双眸子中偶尔闪过的一丝恐惧,任谁都能看出他此时的心境。

    顺着千暮手指的地方,古辰定眼望去,这才见到在那树根参天大树的中间,竟然隐约有着一些人走过的痕迹。

    只见在那片大树的中间,地上却是突兀的没有一根草出现,而其他地方即便是少,但怎么也有个十几颗野草分布在那里。而这个地方,显然是曾经有人走过,这才硬生生踩了一条路出来。

    “从那里进去,继续往里大约半分钟,就是禁地了。”

    千暮缓缓收回那根指向小道的手指,在重新收回之时,古辰甚至见到那指尖竟是有着些许颤抖。

    “看来小时候的遭遇,确实令千暮兄弟难以释怀啊!”心中轻叹,古辰笑着拍了拍千暮的肩膀:“要不你就不去了吧,我一个人进去就行了……师兄,你帮忙看着点千暮啊。”

    最后,他还不忘给胖风提个醒。

    “喔,知道了!”

    胖风下意识的回答了古辰一声,而此刻的他,显然也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撼的有些呆滞,那双小眼睛中,竟是充斥一种深深的向往。

    一种甚是强烈的呼唤感出现在胖风的心头,他没来由的朝前缓缓走了两步后,才定了下来。

    而这一刻,就算是身旁的古辰和千暮都是没有发现,就在胖风的身体表面,正有着一股股虚幻到了极致的奇特气力,正缓缓地呃朝着那片漆黑山林中飘荡而去。不仅如此,这股气力波动若是没有人提醒,相信即便强如阴阳傀儡师的大能,也是丝毫无法窥得其一斑。

    “不行,我要和你一起去,至少坐在禁地外面吧。”

    听得古辰如此一说,千暮顿时不干了,嘟起那张同样被黑色覆盖的小嘴,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放心呢,我没什么事。”

    说完,也不顾古辰的再度反对,他拔脚便率先走了出去。

    “呃……呵呵。”

    见得千暮这般动作,古辰也只得苦笑一声,便和胖风一道,随着千暮一起走进了山林中。

    缓行在这条完全由人踩出来的林间小道上,高耸入云的大树随处可见,丝丝冰冷的阴风自山林深处一道接一道急速划过,只剩的的那不时响起的一两声凄厉的鸟啼声,还能让人感觉到这里的点点生气。

    正如千暮所说,他们只在林间穿行了约莫五分钟后,又是一副壮丽的场景出现在古辰眼前。

    这个地方,就像是被人生生开辟出来的一般,在这个约莫数十丈大小的空地上,高低不一的竖立着五根巨大的石柱,一眼望去,古辰甚至觉得哪怕是五个人,也是无法将这石柱环抱住一般。

    石柱上,繁繁杂杂的刻画着一道道不同的玄奥符文,从地上一直延伸到石柱顶端,而隐约间,也是能够看出那每一根石柱上的符文,竟像是在不经意间就连成了一片一般,玄奥复杂,那分明便是一个奇特的符阵啊。

    看着这巧夺天工般的雕刻,古辰顿时被震撼到无以复加,目光依次扫过其余的四根石柱,竟是惊讶的发现,每一根石柱上所刻画的符阵皆不一样,而且竟然全部都在运转。

    没错,虽然那五根石柱上的所散发的气息均是异常的微弱,但古辰依旧是能从那微弱的气息中,感受到一种古老和磅礴。

    “好大的手笔啊!”古辰心中暗惊,他原本以为地苍阁已是属于整个地苍学院最为神秘的地方,而如今在见到这地方的一刻,顿时觉得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也许是完全被这景象所吸引住,古辰缓缓来到正中央的一根石柱前,细细端倪起上面还覆盖着不少尘埃的雕刻。

    “咦,这是什么?”古辰皱眉,就在他目光落在那繁奥的雕刻上时,石柱表面上一层淡淡的气流顿时引起了他的注意。

    “古辰,别碰!”

    当见得古辰正伸出手指,去触碰那石柱的一刻,千暮猛然叫出了声音,那声音中,竟也是充满了一种深深的恐惧。

    “啥?”

    古辰回头,他和千暮有着一段距离,再加上他先前的心思可是完全在这石柱上面,所以压根也没听清楚千暮到底在叫什么。

    “我叫你……”

    千暮急忙再度大吼出声,不过这第二次提醒显然为时已晚,当他的话还未完全脱口时,古辰的食指已是轻轻触碰了石柱的表面。

    嗡!嗡!

    两道震耳欲聋的玄奥之声顿时响起,包裹着整个石柱的蚕丝气流顿时紊乱起来,就在古辰还未反应之时,石柱上的每一个符文已是纷纷闪耀了起来,一道道足有拇指粗细的银丝骤然飘荡在符文之间,缓缓蠕动,竟是有着将所有符文连成一片之势。

    “该死,怎么会这样。”

    古辰暗暗咒骂,就在他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是做出了最快反应,想要将手指从石柱上抽离出来,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那蚕丝般的气流此刻已是将他的那根手指完全缠绕住了,就想一条坚硬无比的锁链一般,任由古辰如何用力,也是抽动不了分毫。

    “他娘的,老子还不信了。”

    使出了吃奶的劲,古辰都是没能将手指抽出,而这也是将他的火气勾了起来。

    只见得他大喝一身,银色的傀力猛然释放出体,只在他身体上迅速旋绕一周之后,便纷纷朝着十指涌去。

    不过,就在那傀力即将覆上食指之时,一道炸雷般的怒吼声突兀的从天而降。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擅闯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