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尽量.”出不出事.能活多久.真不是雪凡音能决定的.看在辰昕这么气愤的份上.她只能尽量了.

    “你师父是何人.怎么从未听你提起过.”雪凡音只听过东方辰言提过一回.东方辰昕真未说起过.

    “雪凡音你真的是病傻了.我师父可是医术第一的怪医.我是他的关门弟子.或许也是唯一的弟子.”说起这事.东方辰昕就得瑟.师父可不是什么人都收的.一定因为他天资聪颖.又有诚心.勤奋好学才收的他.

    “这几日城中可有出什么事.”明朗还未回來.辰繁辰昕正好在此.城中的事自然瞒不过他们.东方辰言便先问了起來.

    “杜怀两日前在宋家受了伤.说是有刺客进了宋府.大抵是黑夜中认错了人.刺伤了杜怀.幸好杜怀身手快.宋府的人赶來也及时.那刺客才未得手.不过宋梦词倒是吓得不轻.听说这几日还疑神疑鬼的.还差点住进了你的言王府.”东方辰繁将这几日发生的事娓娓道來.

    “她可有來住过.”东方辰言好不容易收起來的寒气.又释放了.他真的不喜欢随便什么人进出他的言王府.尤其是女子.

    “你的脾性宋梦琴是知晓的.任凭宋梦词软磨硬泡好话说尽.宋梦琴也沒有答应.倒是她自己到杜府住了一日.陪着那宋梦词.”

    “她还真了解你.”雪凡音似笑非笑.淡淡说着.

    “难不成我府上也有你的眼线.”东方辰言心想:四皇弟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明知道雪凡音在.说话还如此沒有分寸.这要是辰昕说的他也就忍了.可四皇弟绝对是故意的.也该让他注意着些.

    “你的人告诉我的.”三皇兄这是打击报复.“凡音.多吃点.”不理三皇兄.哄着雪凡音最好了.

    “你也多吃点.这么久沒见你.你都瘦了.”说着夹起鸡腿就往东方辰繁的碗里放.事实是.雪凡音不喜欢鸡腿.她就爱啃骨头.不过鸡腿肉多.补.给辰繁正合适.

    “你也是.看这张脸.走一圈回來.肉都沒了.”说的同时还不忘用手捏了捏雪凡音那张小脸.这几日.雪凡音被那马车折腾的.不敢进食.那张脸确实小了点.

    “雪凡音.”看着雪凡音那么积极给东方辰繁夹菜.东方辰言就不舒服了.那是他的福利.怎么就让辰繁霸占了.而看到雪凡音笑嘻嘻地任由东方辰繁捏着她的脸时.东方辰言爆发了.这女人怎么就不知道男女之别.当着他的面不能收敛些吗.

    “呵呵.辰言你也吃.”好像真的有点过了.再看辰繁一脸奸计得逞的样.雪凡音知道自己就是钻进了东方辰繁这只狐狸的圈子里.

    东方辰言真的就顾着吃.不再说一句话.辰昕说近朱者赤.他是近墨者黑.自己以前吃饭不会这般多话.都被雪凡音带坏了.

    雪凡音几人见此也不闹腾了.都乖乖吃自己的饭.这顿吃了半天的饭.终于在东方辰言的带领下结束了.

    东方辰繁与东方辰昕來此也不光光只为了看雪凡音.自然还有事与东方辰言相谈.用完膳.他们三人便去了东方辰言的书房;而雪凡音这几日舟车劳顿的.也累了.沐浴之后.便躺在床上见周公了.

    “怎么回事.”东方辰言看着暗卫放在他书桌上的密信.直问对面的两人.他走之前让萧尽寒挑的人.在他耽搁了这么久回來后还未挑全.这办事效率与以往相比相差甚大.

    “三皇兄.你别生气.萧尽寒回尽意庄处理家事.四皇兄已经让仇夜天接手了.”辰昕知道今天四皇兄把三皇兄得罪了.可不能再因为这事让四皇兄被怪罪.赶紧替东方辰繁说起了好话.

    “尽寒的事还未处理好.”东方辰言皱了皱眉.上次萧尽寒去柳城找他时.他便知道了.只是沒想到.到现在他还沒处理好.而且还因这些耽搁了他交给的事.这是之前从未发生过了.

    “他本想先将人挑好了.再回尽意庄处理.谁知几个长老竟闹了起來.尽寒才不得已将你交待的事暂搁.先回了尽意庄.”这些事东方辰繁听了仇夜天的话后才知的.

    “过几日我亲自去趟尽意庄.”萧尽寒的事东方辰言答应不插手.可现在他忍不了了.这尽意庄是个麻烦.一日不解决尽寒就不能安心.而对于那些人.萧尽寒太仁慈了.这恶人就由他做了.

    “月龄來信想与你合作.你不在我便替你答应了.那回信也该收到了.”东方辰言从袖中掏出月龄寄來的信.递与东方辰言.

    “那人我查了.是二皇兄.他与月清亮的门客走得甚近.两人似有什么交易.只是二皇兄很小心..每次相见都是密谈.多的我也查不到.”东方辰言一边看着月龄寄來的密信.一边听着东方辰繁的讲解.

    “你可以收手了.别让他发觉了.打草惊蛇.月清亮在月城还沒闹出什么动静.不论他们谈了什么.还未能如此快实施.我会让人接手此事.尽快查清.”对于东方辰繁的处理方法.东方辰言沒说拒绝.便是同意了.

    “三皇兄.你是同意与月龄合作了.那是月龄啊.她对你的感情你不会不清楚.”东方辰昕不明白.为什么三皇兄明知对方是月龄.还会同意四皇兄的做法.难道是他高估了雪凡音在他心中的位置.

    “辰昕.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对月龄沒感情.”其实.东方辰言也不想与月龄有过多接触.可如果不与他们合作.又如何知道二皇兄究竟想做什么.又如何做好准备呢.再者.他若不答应.他们与太子合作.于自己更不利.机不可失.东方辰言不愿冒这个风险.

    “我不管了.你们自己向凡音好好交待吧.”这两人都是打定了主意.他也管不了.

    “你师父來做什么.你可知道.”怪医不简单.他不会像辰昕那样傻傻地认为.怪医收他为徒.只是因为欣赏他.怪医定然还有其他考量.自从上次怪医离开皇城.已经销声匿迹好几年了.这次回來不会只为了辰昕而已.

    “來看我呗.别的我就不知了.”东方辰昕也知他师父不会沒事出山到皇城单纯为了看他.不过他师父向來神神秘秘的.他哪猜得到师父还为何事來.

    “四皇弟.你回去可有什么发现.”东方辰言知东方辰繁此次回他师傅那儿.主要是去看看他老人家.可也是记着云轻之事.加之仇夜天固执地要随他一同去.东方辰言总觉得这当中有些什么.或许游人与仇夜天之间早已相识.

    东方辰繁摇摇头.“师傅什么都沒说.但他与夜天之间好似有某种联系.具体的我也说不上.”东方辰繁敢确信的是.师傅与仇夜天之间一定谈了许多.且不想让他知道.但是东方辰繁明白.师傅是不会害他的.既然他不想让自己知道.便糊涂着吧.

    “你们这次究竟遇到了何事.竟然耽搁了这么些时日.你若再不回來.父皇又严打你的人.我也不知要如何应对.”说起这些东方辰繁就头大.趁三皇兄不在这些日子.父皇已经将好几个三皇兄的人剔除了.他也不知要如何再将人安排进去.

    “这次要多谢父皇.否则只怕还要些时日.”东方辰言知父皇的人一路看着他.在云县他做的这些事也逃不过父皇的眼线.能如此顺利.他让第一剑问过梁捕头.才知识见到一皇城來人时.赵权的态度才有了大的转变.想來定是父皇吩咐了什么.

    东方辰言将事情的來龙去脉与两人说了个大概.又问了些他不在时皇城发生的事情.包括太子与灵王的动静.以及他安排在朝中那些人的去向.

    “三皇兄.你的家书挺管用的.宋扬可是出了不少力.连我都盯上了.”辰昕一定要告诉三皇兄他那惨痛的经历.如果三皇兄能让宋扬别再让人跟着他就更好了.现在他总感觉身后有一双眼睛一路追随着他.

    “宋扬又如何了.”东方辰言不明白.宋扬早知辰昕与他是一道的.盯着他做什么.难不成另有打算.

    东方辰繁看着辰昕摇了摇头.本來柳燕尔的是想替辰昕瞒着.沒想到他倒自己抖了出來.如此便与东方辰言老实交代了.“柳燕尔來皇城.住在太子府.辰昕日日往那边跑.宋扬以为辰昕与太子之间有什么.便命人看着他.还将此事禀报了父皇.如今父皇也知道那柳燕尔了.”

    “父皇还警告我.不许与她有往來.”辰昕有些丧气.柳燕尔他喜欢了那么多年.父皇以一句“她不是好人家的女子.且与你三皇兄又有瓜葛.日后断了这念想.不要再与她不清不楚了”将他们划清了界限.当然这些.辰昕并沒有对东方辰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