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的时间,忘尘的气息越来越弱,忘尘身上的波动越来越紊乱,小兽也是惊怒连连,因为小兽感觉到一股不予伦比的怪异波动围住了忘尘,小兽第一反应就是想办法阻隔那层怪异的波动,小爪子连连挥动,一道道璀璨的华光将忘尘包裹起来,虽然阻止了灵力的外泄,但是却毫无效果。? ?

    却说忘尘自己一人沉浸在凄迷的幻境之中,本来以忘尘的实力应该不会收到环境的影响,但是忘尘刚刚掌握了**之力,还十分的不纯熟,是情绪最容易波动的时刻,而暮鼓的出现使其思路紊乱,让凄迷幻境趁机而入,而卢米和货莱德并没有那些惨痛的经历,险之又险的避过了幻境的影响。

    而忘尘此刻无天决的运行也出现了问题,哀伤的情绪占了主导,长时间没有依达以及其他人的小时,使忘尘承受了十分大的压力,在这一切全面爆。

    就在忘尘心痛至极,失去希望的那一刻,封神刀和忘尘体内的彻地碧宫蚕再次从沉睡中醒了过来,“真是麻烦!”彻地碧宫蚕嘟囔了一声,“真是失算,还不如和九天青玉苓换一下,连休息一下都不让人安生啊!”

    “破刀就看你了,我还要睡觉!”彻地碧宫蚕嘟囔着一道青光注入封神刀体内。

    “真是累啊,这么弱的家伙!你们干脆直接提升他的功力多好!这么累人!“封神刀不满的嘟囔。

    “哼,你懂什么,只知道打打杀杀!快去,否则我让你再次沉睡!哼!”彻地碧宫蚕威胁封神刀。

    封神刀无奈,毕竟现在他还要靠九天青玉苓和彻地碧宫蚕来恢复自己的实力,赶紧吸收了彻地碧宫蚕输过来的灵力,顿时精神抖擞。

    好似撒气一般,“嗡——”的一声,“呔,还不醒来更待何时!”一声轻吓,宛若九天仙神怒喝,犹若仙音入体,忘尘顿时清醒过来,虽然没有彻底消除幻境,但是已经吃过一次亏得忘尘,已经小心了许多,知道眼前的一切就是迷惑自己的心境,赶紧快运转无天决,平复了体内的动荡。

    虽然现在忘尘十分疲惫,但是经历此次劫难忘尘的心境更上一层楼,对于**之力又有了心得体会,真是大难不死比有后福,忘尘感激的看了一眼刚自己的守护的货莱德和卢米,小兽也是激动的扑到忘尘的怀抱里呀呀直叫。

    忘尘心中情绪跌宕起伏,更加坚定了自己前进的步伐,这一激动之下,**之力的种子竟然开始缓慢的旋转,一点点吸收外界的**之力,虽然微不可见,但是这却让忘尘欣喜莫名,毕竟这可是一大突破。

    忘尘这一坐就是几个时辰,可是让货莱德和卢米受了不少罪,虽然轮换维持结界,但是轮换的间隔越来越短,期间卢米还被外界的灵力震伤,最后无奈之下使用了守护结界,两人像一堵墙一样,将忘尘护在身后,但是一直坚持到忘尘醒来,是两人受到了不轻的震荡,各自嘴角流着鲜红的血液,因为现在这一刻对于忘尘来说至关重要。

    忘尘感激的看着两人,二话不说将两人换下,让两人休息,忘尘再次施展神龙守护,将众人护在身后。

    这一次忘尘更加小心,将神龙守护运用到极致,确定毫无遗漏之后,将灵识渗透出去。

    此时火龙大战乌甲战士,火系荒兽和雷系荒兽打得难解难分,但是对于死去的荒兽的内丹,对方却毫不拼抢,只是吞噬己方死去的荒兽的内丹,且对于正在吞噬内丹的荒兽双方都可以避免攻击对方,忘尘疑惑不解,难道这就是荒兽的尊严,对于偷袭者的不懈?若是这样比人岂止高尚了一个境界。

    真是如此吗!忘尘扪心自问,暂时也只能这么去解释了。

    一夜的时间,不知道死去了多少只荒兽,但是却没有留下任何足迹,只有残破的地面证实着战斗的惨烈,不时坠落的尸体,证明这不是切磋,而是实实在在的厮杀。

    “当——当——当当——当当——”一阵悠远的钟声响起,好似来自远古,透露着无尽沧桑古老的气息,将人从梦境中叫醒,轻身活肺,一道青色的波纹划过,好似世间的一切都充满了活力。

    “当——当——当当——当当——”一轮朝阳划破厚重的乌云升上高空,红月和红星在这一刻悄然归隐在天空深处,惨白的天空开始翻出一点点蓝色。

    晨钟也出现了,果然不出所料,难道掌控晨钟的远古大神也陨落了吗,定然如此,远古传说,暮鼓化却生机,让黑夜降临大地,晨钟点燃热血,让逝去的重生,让光明重返大地。

    “当——当——当当——当当——”钟声越来越激荡,好似要燃尽武者的热血,洒遍沸腾的大地,钟声悄然归因,但是沸腾的热血越来越激荡,短暂的沉默之后,大战却更加惨烈,虎啸猿啼,雀鸣鹰啸,龙吼人叫。

    不斩来敌誓不返,是火龙的真实写照。

    不成霸业永不回,是乌甲战士愤怒的战角。

    双方已经杀红了双眼,在这一刻所有的招式都失去了应有的作用,只有最简单最直接的招式,奋力杀敌,只为结果,莫问过程,华丽已经成为对于武者的羞辱,只有战血才可以让武者沸腾。

    “杀!”“杀!”“杀——”

    忘尘在这一刻也是热血沸腾,恨不得霸道而起,成就一番霸业,忘尘修炼霸威刀决,和乌甲战士的战角莫名结合,“啊——”忘尘愤怒的咆哮,等忘尘咆哮过后,突然汗如雨下,幻境——忘尘赶紧平复心境。

    待忘尘回头一望,现货莱德和卢米,呼吸沉重,肌肉有一点点颤抖,小兽反而毫无反映,自己呆在角落修炼,粉红色的华光将小兽包裹在其中,真是变态,忘尘心叹,这么暴乱的灵气,小兽竟然毫不在乎。

    忘尘本想让货莱德和卢米自己突破环境,但是此刻两人嘴角已经流出了鲜血。

    想起当时自己的状况,忘尘在维护结界的同时,气沉丹田,“啊——”一身清啸激荡在山洞之中,宛若佛陀清唱,源远流长,转而不熄,忘尘这一说声叫声,宛若一盆冷水浇在两人的心田。

    “啊——”“啊——”

    货莱德和卢米一声大啸,木然惊醒,“妈的,好险,忘尘你有救了我一次,妈的,这名还不起了!”货莱德哈哈大笑,能够突破幻境还是让货莱德十分开心的。

    “还不起,就像我一样,叫忘尘老大!呵呵,那样就不用还了!”卢米简单平息了一下才开口说话,由此可见两人功力的高低。

    “呵呵,好了,我们还没有脱险呢!你们要是恢复好了,就替我一下,妈的累死了!”忘尘见两兄弟没有事,说话也轻松了起来。

    “好的,我先来吧,昨天卢米受伤比较重!赶紧恢复伤势,免得一会翘了!”货莱德哈哈咧咧的站了起来。

    “去你娘的!你翘了,我也不会翘!”卢米大骂一声,但是从双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关怀之情,这就是男人之间的情谊,就像男人搞不懂女人一样,这一点也是让女人难以理解的地方。

    忘尘三人躲在巨石当中,虽然相较于其他小队而言,忘尘三人深入八荒绝地最多,然而还是比较安全的。

    当忘尘再次醒来时,外面的却依然激烈异常,忘尘不经意间将自己的目光,望向遥远的天空,久而久之,忘尘现那不仅仅是火与电的碰撞,龙的每一次攻击都暗含天理,乌甲战士的每一次攻击都蕴含着某种规律。两者因为厮杀已经是伤痕累累。

    忘尘先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火龙的身上,渐渐地忘尘现,火龙每一次甩尾都带动一条幻影,并非简单的度,若非如此,乌甲战士的攻击定然不会落空,但是乌甲战士的攻击却在此时攻击有些盲目。

    而当乌甲战士抖动长剑,拼力直刺时,却讯若奔雷,带动轰隆的雷响,一层层剑幕向火龙的巨尾斩下。

    火龙,双翅一展,好似迈动着一种玄妙的步伐,将必杀一击躲过去,奋力一纵,在跃起的同时,右爪化作漫天的爪影扣向乌甲战士的头颅。

    乌甲战士,身形向下一沉的同时,右脚猛力一踏,手中长剑化作漫天剑影,续而合而为一,化作永恒的一剑,挑向火龙的右爪,如若挑实,忘尘毫不怀疑,这只火龙的右爪会被斩断。

    但是这看似十拿九稳的一击,却被火龙躲过去,拼着自己的尾巴被重创,火龙左脚依然坚决向前踏出一步,一股磅礴的波动伴势而生,紧接着,右脚再次踏出,却并非踏向乌甲战士,但是气势却凌厉了一份,显然火龙在蓄势,转眼间在乌甲战士反应过来之时,火龙王第三步已经踏出,此刻火龙继续的能量已经增加了一倍。

    (七夕一直以来在我的家乡总会下雨,只是不知道今年怎么样!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