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勒,你记得要抽右手边的签。”
6天游依靠着智能,可以清晰的感知那静静躺在抽签桶里。哪根是为牤牛的八号,哪根是钟文的五号!泰坦勒渴望要与钟文决战的心他已知晓,因而在此时此刻,他也不会阻扰。
最大的敌人牤牛留给自己,他也不在乎!
魄将巅峰,于6天游而言。此为一大挑战!可他不怕!毕竟敌人多强都好,若心不怯则行!
“天哥!钟文的签是不是右手边的那支!”
虽然古勒副院长已经用眼神在催他快点抽签,泰坦勒还是回头望着6天游,想要得到答案!6天游倒也没有隐瞒,直接说出答案。确实,左手边的是最有望成为精英比赛第一人的牤牛!
“好!我知道了!”
泰坦勒望了6天游一眼,随而定定地看着那站在边上一脸微笑的钟文。心里有了决断,决然向抽签桶走去!
“哈!这小子不会不相信我吧?”
6天游在心里苦笑道,不过这个念头很快给其打消。不为什么,他们是兄弟,这类想法要不得!如果互相猜测怀疑,那就不是兄弟了。
众人都是摒住呼吸,望着场上最为高大的身影!他们想要看看,京华魄修学院最大的黑马是否能够幸运的在第一场遇见最强的牤牛!这一决定不在他们手上,而是那身材比之在场最高的还高半个头的泰坦勒!
他若抽中了牤牛,那么6天游则是可以避开牤牛,很有把握进入前八!毕竟钟文的实力为魄将四级,蓝衣小子6天游的实力有人猜测过,不弱于钟文!
猜测毕竟是猜测,一切还得看实力。没到最后,谁也说不清楚结果!
呼哧!
要说谁的压力最大,无疑是最后第二个抽签的泰坦勒!古勒副院长与众多长老的目光,场下千百人的焦点都在他的身上!他深深地呼吸一下,没有立刻抽出那签,而是对着小脸鼓鼓的妮莎,笑了笑。随而,一张大手伸出,在途中停留半刻才是抓住属于自己的签!
6天游一直盯着泰坦勒,他也害怕这小子会癫,抽了左边的签。那可不是什么幸运签,而是死亡签!可当他看到泰坦勒满是汗的大手抓住那左边的签,顿时怔住。
“小勒!右边!你拿右边的签才对!”
6天游有些尖锐激动的声音响起,引得众人一阵无语。别人抽签,你有什么权力去指挥!若非看到京华三大家族隐约有支持6天游的意思,恐怕早有人出声恶寒他了。
即便如此,一个个白眼也是如数落在6天游身上!对于他这种临阵乱言的行为,譬为不齿!
6天游岂会在乎别人的眼神,他只想要自己的兄弟如愿以偿!以泰坦勒的实力,对上那钟文,绝对是最大的赢家。但若他抽的是左手边的签,那可不好!
这是一枚随时会被淘汰的签,而非好签!
就算是6天游本身,对上那可以进入内院,却要参与精英学员考验比赛的牤牛,尚且没有把握战胜!泰坦勒之前如此想要跟钟文对战,他怎么会不让其如愿以偿呢!可是当6天游透过体内闪耀五光的智能,窥得那号码为十号的签牌,他的心真的怔住了。
不能,泰坦勒绝对不可选择这一支签!他可能会对敌人下杀手,但绝不希望自己的兄弟陷入困境!丝毫不在乎别人鄙视的眼神,6天游大步踏出,想要走到泰坦勒身边!
“6天游!你莫要乱来,否则我对你不客气!取消比赛资格!”
古勒副院长鉴于三大家族支持他的压力,才没对6天游动手。可如今此子若敢乱来,其必将之摈弃在比赛之外,撤销资格!话语一出,古勒副院长身上更是暴涨着无比凛冽的气势锁定6天游。
纵使6天游是为魄将四级,想要走动都难!
嗡!!
6天游此刻岂能示弱,他不能看着兄弟往鬼门关上贴,嗡的一声,光环起,一股前所未有的的气势从其身而!纵使实力最强的老长老窥得,都不由张开微眯的眼睛。
哼!
见得6天游对自己不理不睬,固执地要靠近泰坦勒。古勒副院长冷哼一声,整个人身上爆出更加凌厉的气势,笼罩在6天游身上。顿时,6天游动弹不定!
“我曰你nnd!”
6天游脸有难色,横瞪着古勒副院长,一脸的不服气!他只是一个小小的魄将,对方却是未知实力的强者!对比之下,他是吃亏了很多!就算如此,6天游也不愿意止步于此!
一步一步的迈开,其更是望着泰坦勒,忧心如焚的望着泰坦勒道:
“小勒!那是对上牤牛的签,你不要选!”
“啊!他知道?”
“不可能!每一支签都是经过魄力掩盖的,即便是魄宗强者也难以从中现什么。”
古勒副院长对于6天游的话,虽心生怀疑,却不在意。众人却猜测连连,他们现在都在怀疑这6天游到底是什么实力。如何猜测出那支签是与牤牛对战的十号呢!
不过这一想法很快被他们抛弃,他们都不相信6天游能够知道此等高级秘密!要知道,就算是古勒副院长也无法知晓哪支是几号!想法一被抛弃,众人对向6天游的眼神更加鄙夷!
若说场上有几个人支持6天游的,也只是妮莎和那满脸纯洁的怪少女烈艳!妮莎一会望着泰坦勒,一会望着6天游,心里想法众多,却不说话。不管他们当中谁在精英学员比赛中对上号称第一强者的牤牛,都是她不想的!
只是人生哪有什么你不想,就不用去面对的呢!
反观那烈艳,她一直没有说话,一脸笑意的望着6天游,心有所想。这事也由不得她去改变,她没权利也没心思去改变。
事实摆在眼前,6天游、泰坦勒。其中一个人必须对上号称最强的牤牛!众人也是在期待着,到底是谁会在第一回合就输掉了的。
黑马6天游,还是势力强大的泰坦勒!不管是谁,在第一场比赛中,注定要失去资格的。原因无他,这牤牛太强了!魄将巅峰的学员在外院不是没有,却也很少!
6天游俩人也是幸运,第一场就遇见了这么一个强人!其和泰坦勒都为魄将四级,若遇见魄将五级的还可以战斗少会,可惜其遇见的是牤牛!一个快要步入魄宗横列的级学员强者!
魄将与魄宗,虽是一字之差,实力却差之千里!前者稍微魄力运转的度就像一条小溪流淌,后者却是一条宽广的河流。相比之下,由此可知。
况且魄将四级与魄将五级的差别也很远,不是靠天赋就可以轻易越级战胜的。
“天哥!这是我的选择,也是最好的选择!”
泰坦勒醇厚的脸上挂着一丝决意,他相信天哥,相信6天游!正是因为这份相信才使得他绝对去抽这左手边的签。他也想对上那钟文,好好的将对方蹂虐一顿。
进入精英学员考验比赛前八,谁都想。但在这种情况下,他宁愿让出资格给自己的兄弟6天游!对方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时刻都在为自己着想。如今,也该是他为对方着想一下的时候了。
“你选好了没?”
古勒副院长在此情况下,脸色甚是低沉。他望着泰坦勒,督促道。
“已选好,请查收。”
泰坦勒恭敬的将那支被魄力覆盖的伸向古勒副院长,决定已下,他不后悔!6天游在边上看着,脸色却痛苦万分。这样的结果是他最不想看到的,诶!古勒副院长接过泰坦勒的签,没有急着去撤销,而是看着他,担忧道:
“有些人的话该信,有些人的话不该信。你应该明白这人说的话不该信,坚持自己的原则才是最真。”
台下观众听得出古勒副院长对于6天游也不是很待见,他们纷纷盯着那支签,都想要知道答案,是否如这蓝衣小子说的,这为一枚十号签!
“我知道,但对于我的兄弟,我一直很相信。”
泰坦勒没有明言反驳,却说出自己心底最真挚的想法。
“我和他,我们是兄弟!”
众人听得,不光是长老们还是台下众人,都用鄙夷的眼光看着6天游。这签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他们都觉得,不管怎么说,这蓝衣小子都不算好人!
“你的号码为、、、、、、十号!对手是八号选手牤牛!”
古勒副院长拿着手里的签一连看了好几眼,才是悄然读出。声音一出,场下喧哗顿止!没人相信这是真的!
嘭!
6天游趴坐在地,脸上没有喜悦,也没有难过。但望向泰坦勒的时候,有的只是担忧。不用说,对上牤牛的是小勒,而不是他。结果更是在此之前出来了,泰坦勒被淘汰的几率为百分百!
在其低头哀叹时,却有一只大手拍拍他的肩膀,而后伸到其跟前:
“天哥!明天我们一起战斗!”
6天游抬头望着泰坦勒真挚的脸,吐了口气,坚定道:
“钟文此人,我会帮你教训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