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已经不行了,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你们还是早做准备吧。”救护车上,急救的医生指着王强对金阳歉意地说道。

    “有没有办法暂时维持住他的生命?”金阳平静的问道。

    医生低头沉吟了,这才缓缓地摇着头说:“意义不大,充其量也不过是让他多受一两天的罪。”

    金阳点点头道:“那就尽量维持吧,最次也要让他坚持到明天早晨,费用方面你不用考虑。”

    “那好吧,不过我可不敢保证。”医生表示理解的轻轻拍了拍金阳的肩膀。

    “这个孩子你们也尽量维持,暂时不要做手术摘除的她的眼球。”金阳指了指躺在王强旁边的小女孩说道。

    医生闻言顿时把眉头皱成了一团,严肃的说道:“这个恐怕不行,这孩子要是不及时给做手术的话,轻则会双目失明,重则会丢了性命,我们医院可负不起这个责任。”

    金阳连忙解释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先别急,听我说,这孩子年龄还小,要是就这样没有了一只眼睛,那对孩子来说简直太残忍了,只要能坚持到明天早晨,我应该能保住她的眼睛。”

    医生眼睛瞪得溜圆,嘴张的可以塞进去整个馒头,就那样愣愣的瞅着金阳一句话也不说。

    摆渡<观>看<最>新<章>节

    金阳双手虚按,语气温和的说:“我知道你不相信我说的话,但是我希望你能按照我说的去做,你放心一切后果都由我来承担,不会连累到你的。”

    看着医生还是一句话都不说,金阳无奈的苦笑道:“你要是还信不过我,一会我让江市长给你们院长打电话,这样总行了吧。”

    “你认识江市长?”那医生终于开口问道。

    金阳点点头道:“让江市长说句话,应该能行吧。”

    医生沉吟说道:“要是江市长肯说话那就完全没问题了,可是我还是要劝你再好好考虑吧。”

    金阳真诚地看着他笑道:“谢谢你,你是一个有良心,有医德的医生,不过这件事真的不太好解释,总之你尽量按我说的去做就行了。”

    江雪琴没想到刚分开金阳就给自己打来电话,连忙开心地接起电话:“喂,金阳,你到家了吗。”

    “雪琴我遇到点事需要江叔叔帮忙,他还在家吗?”金阳直截了当地说道。

    江雪琴猛的惊了,急急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没事吧!我爸爸正在和爷爷说话呢,我这就把电话给他。”

    金阳在电话那头道:“这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你先把电话给你爸,我这边挺急的。”

    江立轩在电话里听金阳简单的说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后,沉吟,轻声问道:“金阳,你有把握吗?”

    “江叔叔,你放心,我有十足的把握。”金阳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江立轩闻言顿时放心来,轻声说道:“那好,是哪家医院,我这就打电话给他们院长。”

    江立轩刚放电话,江雪琴就焦急的问道:“爸,发生了什么事情,金阳没事吧。”

    “金阳和王强回去的时候遇到点事,王强和一个小女孩受了重伤,医院现有的技术治不了,金阳想自己治疗,但是最快也要到明天早上,他怕医院乱来,让我给打个招呼。”江立轩看着江老爷子低声说道。

    江老爷子捋捋胡子道:“金阳那孩子不是个会乱说话的,既然他说有把握那就一定能行,你能帮就帮帮吧。”

    “是啊,爸,金阳肯定会有办法的,你就帮帮他吧。”江雪琴也望着父亲满脸都是恳求之色。

    江立轩笑看着女儿道:“你这丫头倒是对他蛮有信心的,既然你都命令了,这个电话看样子我是非打不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