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旭暴怒的指向了已经被少年们干掉的人族勇士,声音里分明的带着不屈的桀骜。

    “这个女人的话,你们都听到了,想必,你们也能够明白,在他们那些人族贵族的眼中,我们蛮人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形象。”

    众少年肃然的看着王旭那张和他们同样稚嫩的脸,在这一刻,他们能够在王旭的脸上清楚的看到发自内心的愤怒。

    这种愤怒,来自于蛮族的每一个人,他们身居横断山脉的深处,从来都是与世无争,只是靠着山中狩猎山中的野兽为生。

    “咱们蛮人,自古以来,都是靠着横断山里的一切为生,我们狩猎,采集,靠自己的双手过日子,哪怕是在冬日里饥肠辘辘,也是宁可把部族中的老弱赶去山中饿死,也都绝对不会去侵占人族哪怕一粒米。”

    王旭双眼血红,拳头紧握,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其中的慷慨激昂,却在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位少年。

    “但是那群人族的贵族老爷们呢,他们依旧把我们当做是洪水猛兽,每天就算是做梦,都想着要把我们蛮人从我们世世代代生活的土地上赶走,把我们的战士赶尽杀绝,然后,他们会把那些软骨头的蛮人,世世代代的当成奴隶来奴役!

    今天,他们杀光了红头部落的人,接下来,就会是与之相邻的黑牙部,然后,他们会步步的蚕食掉你们所有人的部落,直到朕的长牙部和乱石谷。

    现在,他们正在做着这样的事,那么南瞻的勇士们,朕问你们一句,你们觉得,你们应该怎么办,朕又应该怎么办!”

    王旭看着在场早已恨得牙根痒痒的众少年,用力的挥舞着手臂怒吼道。

    “杀光他们,任何敢于犯我南瞻部落者,杀!”

    众少年连带着苦,兰等一众贵族,齐刷刷的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就连最为奸猾的涛,也是不甘心的摸了摸自己的肥屁股,血红着眼睛和少年们一起狂喊了起来。

    少女看向王旭的眼神中分明的带上了一丝恐惧,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少年,居然会有着如此大的号召力,她本能的感受到,眼前的这个家伙,绝对是未来人族一个强大的劲敌。

    作为贵族中身份无比尊贵的一员,她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只是已经失去了火龙剑保护的她,却似乎什么也都做不了。

    “好,大家很有胆量,也很有气魄,那么从今天,朕便正式宣布杀人令,有任何敢于以贩奴和各种其他理由进入我南瞻部落的人族,杀无赦!”

    “杀无赦,杀无赦!”

    众少年无比兴奋的举着双拳叫喊了起来,上千年了,蛮族一直都处于被人族欺负的状态之下,能够对人族展开反击,几乎成了每个蛮人心中最为迫切的渴望。

    “好,很好,儿郎们,你们敢不敢追随在朕的身后,一起去向那群杀害了红头部的刽子手讨还血债。”

    王旭豪气的朝着人族捕奴队营地的方向挥了挥手道。

    “讨还血债,讨还血债!”

    众少年怒吼着,高高的举起了自己的双手。

    “好,那现在就跟朕一起走,兰,命令你的人,把那些人族的捕奴队驱赶到树林里,今日,朕要与这些我南瞻部未来的英雄们共同狩猎。”

    “你们这群残忍的家伙不能那么做!”

    被俘的少女歇斯底里的叫嚷了起来。

    “苏力图还在队伍里,他可是克里克勋爵的儿子,你们要是伤害了他,克里克勋爵绝对饶不了你们的。”

    “那个克里克是个什么东西?兰,你知道吗?”

    王旭挠着头问道,气的那少女白眼直翻,在她眼中几乎无敌的克里克,原来在这个少年的家伙眼里,居然就是个不值一提的东西啊。

    “启禀陛下,这个叫克里克的家伙,是坦桑公爵手下黄金狮子兵团中狂狮战团的副团长,属下和他曾经打过几仗,算是个比较棘手的家伙吧。”

    兰笑着回应道。

    “也好,这样的家伙,玩着才有意思,兰,既然他的儿子也在这里,那么,我不介意送这个叫什么克里克的家伙一份大礼。”

    王旭的嘴角挂上了一抹残忍的弧度,虽然他本身也是人类,但是,那群人族家伙之前的暴行,却已经完全的压过了他心头的红线,在他心中,一旦有人越过了那条红线,那等待他的,便只有死路一条。

    对坏人的仁慈,从来都是对好人的残忍,也只有那些从没有经历过风雨的玛丽苏女性小说作家,才会想得出那种烂俗到无法再烂俗的以德报怨的狗血情节。

    “我真的很想知道,克里克看到自己儿子脑袋的时候,会是怎样的表情,陛下,这老家伙子息特别艰难,就只有一个儿子,据说还是老来子。”

    兰那绝世英俊的面容上,不由得挂上了一抹邪恶的笑意,这个妖孽般的家伙,即便是讨论杀人放火这种事,笑的依旧如此优雅,让王旭心中不由的阵阵郁闷,看来人与人的差距,果然还都是体现在颜值上啊。

    “不,你们绝对不能杀苏力图!”

    少女张开双臂挡在了王旭和兰的面前。

    “就算是我求你们,我是坦桑勋爵的小女儿洁兰,如果你们答应我不伤害苏力图,我可以给你们任何你们想要的东西。”

    “哈哈哈哈!”

    王旭和兰一起放肆的狂笑了起来。

    “小姑娘,你知不知道,你的父亲坦桑伯爵,和我的大元帅兰到底有着怎样的仇恨,很好,若你真想去就你的那个苏什么的小情人,就用你父亲的脑袋来交换吧。”

    王旭厉声的喊了一句,转脸对身边的兰挥了挥手。

    “属下遵命!”

    兰恭敬的答应着,打了个响亮的呼哨,一头巨大的长角龙兽飞快的从远方跑了过来,恭敬的趴伏在了兰的脚下。

    长角龙兽是一种类似于蜥蜴般的地龙,虽然没有飞行能力,只能够在地上爬行,但是却能够在崎岖的山路上行走如飞,而且不管是负重能力,还是攻击和防守的能力都相当的出众,乃是南瞻部贵族中最喜欢的骑宠之一。

    虽然远比不上灵兽和妖兽那般的智慧高绝,但是长角龙兽一经认主后,便会对其主人忠诚至极,在其主人遭遇恶战的时候,更是会死死的挡在其主人的面前,不死不休。

    “好,那我们即刻出发。”

    王旭挥了挥手,一众少年簇拥着王旭,好似龙卷风一样的冲向了树林,不过眨眼之间,已然来到了那群捕奴队的宿营地。

    就在不久前,这里还刚刚发生了一场战斗,这一切,从凌乱的树木,杂乱无章的帐篷,以及满地的血迹就能够清楚的看出来。

    无数身穿人族皮甲的蛮族战士,正在打扫着战场,把一具具刚刚死去的尸体扔去树林中,那些都是人族战士的遗体,按照蛮族的规矩,他们是战败者,根本就没有下葬的资格,就算是死,血肉也只能被抛弃在树林里,用来反哺那些用血肉之躯来养育蛮人的野兽。

    “属下多谢陛下的解救啊。若不是陛下搭救,恐怕我们就要被卖去人族的城市里当做奴隶了。”

    无数年轻的蛮人结成队伍,跪倒在王旭的脚下,用感恩的目光看着王旭,更有某些人,甚至于到了泣不成声的地步,他们是被解救的长牙部的族人。

    “不必客气,你们是朕的子民,拯救你们,本就是朕的责任。”

    王旭朝着众人抬起双手,向上虚托一把,众人纷纷的起身,在远征军的带领下,蹒跚的回去了长牙部的领地。

    “陛下,那些俘虏,已经全部都带来了。”

    一名彪形大汉恭敬的对王旭抱拳道,他是兰属下的大将越。

    “总共有多少人?”王旭问道。

    “一共只剩下了六个,其中的一个是人将。”

    越恭敬的朝着王旭汇报道,伸手指了指距离王旭最近的大胡子。

    “卡其拉叔叔,你怎么也被他们捉住了。”

    被俘的女孩嘶声的叫喊了起来,虽然王旭一再的要兰派人把她送回去,但是,她却只是倔强的跟随着王旭一众人来到了这里。

    饶是现在的修为,已经快要跨过人将的边缘,但是娇生惯养的她显然走不惯山路,来到这里的时候,身子早已摇摇欲坠。

    “洁兰小姐。”

    饶是已经被俘,但是卡其拉却依旧无比桀骜的挺着胸脯。

    “你们这些蛮人,带我去见你们的头人,我是坦桑伯爵的卫队长卡其拉,让他赶紧来迎接我,要是晚了,你们小心要承担黄金狮子的怒火。”

    “黄金狮子的怒火?好,很好,你们放开他,朕今天倒想领教领教,黄金狮子的怒火到底是怎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