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宠是什么?就是脱光了陪人家上床,上下两张口,要哪张伺候就得张开等着。睍莼璩伤

    雁潮郁闷的泡在浴池里,心不在焉的搓洗身子,他知道七绝和小桥不会让他消停,他时刻准备着他们用各种变 态的方法来折磨他,可还是不太能接受这个最直接最原始的方式---侍寝。

    两个清秀的少年闪身进来,手里的描金朱漆托盘里零零碎碎的放着些奇怪的事物儿。

    雁潮也懒得问他们为何进来,在这个无间地狱,整日里似乎只见花动树摇,除了四女小桥七绝几乎没有半个人影,可是总在你不经意时就出来一些陌生的下人,真像从地底下钻出来的。

    其中一个少年躬身施礼:“柒公子,冷总管让奴才来服侍您净身。”

    雁潮看了一眼他托盘里的东西道:“下去吧,我自己来就好了。”

    那少年面露难色,跨前一步,脚尖紧紧贴在池子边:“柒公子,这个您自己弄不了,还是让奴才来伺候您吧!”说着解衣就跳进池子里。

    雁潮的眼睛睁得老大,这个无间地狱什么臭毛病,不但喜欢脱别人的衣服,还喜欢自己脱衣服。那少年皮子又薄又白,一根根肋骨清晰可见,晃着胯下小小的鸟雀儿一步步像雁潮走来。

    “你站住,有话说话,别靠我那么近。”雁潮在无为观的时候师兄弟一百多人,除了月溯那三个人他惧着,其余不管大的小的都得听他的,所以呵斥起少年倒有板有眼。

    可少年丝毫不买他的帐,欺身近前五指成箕抓向雁潮的列缺穴。雁潮大怒,他缩头藏爪愣把天上飞的大雁装成地上爬的乌龟,整日里被七绝和小桥连踢带踩,现在一个小孩儿也来欺负,真把他当成铺在门口的脚垫子,随便踩随便踏?

    这孩子功夫一点也不含糊,出手老辣,要是以前的雁潮还真不一定能制住他,可今日的雁潮已经褪去雏毛,羽翼渐丰,他反手攀上男孩的手臂,微一使力就卸了男孩的膀子。

    男孩倒是坚忍,哼也不哼,只疼的汗珠子滚滚落下。

    另外一个少年看了,飞身跃起对着雁潮扑来,手指如勾直插雁潮眼睛。

    雁潮微晒,飞起一脚就踢在男孩的腰眼上,溅起的水珠顺着小腿碎玉般飞扬。

    “滚,再不走我可不客气了。”雁潮俊脸棱角分明,黑眸锋利如刀令人胆寒。

    “公子,不是奴才难为公子,要是奴才就此出了这个门儿,冷总管说要一片片肉零割了我们,您就当可怜可怜我们,我们不想布阿魅姐姐的后尘呀!”

    冷画桥,又是他,他已经摸准了雁潮的软肋,动不动就以别人的性命要挟,虽每次的套路差不多,却也屡试不爽,雁潮让他玩儿的死死的。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奴才只是想给公子灌肠。”

    “灌肠?猪血糯米灌肠?

    “不是那种吃的灌肠,就是给您清洗后亭,好伺候王。”

    “洗那里干吗?”雁潮问的一脸天真无邪。

    “那个…….”两个少年相互对视一眼,然后红着脸道:“自是清洗干净等着王的玉杵宠幸,万一插出米田共,岂不坏了王的性质。”

    “这。”雁潮方才明白过意思来,当下脸热的能冒出烟来。男孩见雁潮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儿,忙说道:“公子,这也是为了您好,这样可以少受些罪,不那么疼的。”

    “那个--很疼吗?”

    “开始都会疼,往后也是有乐趣的。”

    “你,给王侍寝过吗?”雁潮此时方明白过味儿来,这两个清秀的孩子肯定是伺候过人的。

    “奴才哪有那福气,听说您是十六年来第一个王能看上的人。”看着两个孩子脸上的艳慕,雁潮不禁苦笑,七绝就像那把掬艳弯刀,看着美,碰着伤,一不留神就真的见了阎王。

    “你教教我怎么弄?”

    “这个?公子要自己做?”

    “嗯,你们两个转过身去,远远候着。”

    两个人见里外都是硬茬子,谁也得罪不起,当下把东西拿过来,逐样儿给雁潮看了,连说带比划的教受了一番,就差摁着那个不穿衣服的孩子亲自演练。

    雁潮拿着一个手指粗细,前端尖,二寸余长的管子只觉得头皮发麻,刚才那孩子说这是用蜂蜜熬炼后变硬而成的,雁潮接过孩子递给他的薄玉漏斗,插在蜂蜜管子上,孩子从一个小琉璃瓶子里倒出玫瑰色的药水融在清水里,然后道:“公子,您真不需要帮忙吗?”

    “不用,不用,你们走的远远的。”

    雁潮等他们走远了,方从水里出来,半仰着身子躺在池子边的毯子上,咬牙把管子的尖头插进去。

    也没有多疼,可是心理上的那种羞耻像一张巨大的厚布盖在雁潮头脸上,他憋红着脸喘着粗气一点点转进去,----雁潮在心里一遍一遍狠狠的操骂七绝和小桥,方把这难堪熬过去。

    待管子进入的差不多了,雁潮舀水到漏斗里,---让水流到肚子里。

    “啊,抄他娘亲,好难受。”水以那种方式直接灌到肠子里,有一种把肠子直接泡在水里的错觉,雁潮恍惚想起很久以前,他和云深下山的时候在饭馆里偷偷的吃了一盘溜肥肠,那猪大肠臭烘烘的肥腻鲜香,吃到嘴里着实妙不可言,云深还带着他去看人家怎么洗大肠的,在一个大盆子里白花花的卷曲的肠子中间穿上一根细高粱杆子,从一头慢慢撸过去,就把肠壁给翻过来了,然后就搁在水里使劲的冲洗上面的粪便,白腻腻的猪肉漂在水面上,怎么看怎么觉得恶心。

    作者有话说:今天这盘儿肥腻鲜香的溜肥肠儿大家恐怕吃不到了,我给屏蔽了,呜呜呜,我用---代替了一些敏感字眼,不知道能不能通过,唉!实在不行我群里再给宝贝们溜一盘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