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后。睍莼璩伤

    “你今天要练习的是杀人。”小桥一身蜀锦白衣,衣襟袖口绣着千瓣翻卷的曼陀罗华说的风轻云淡。

    “杀人?为什么要杀人?”雁潮的红衣把脸都映上赤色。

    “杀人哪有为什么,想杀就杀。”

    “这算什么理由,谁的命不是命,你不是天不是神凭什么可以决定别人的生死?”

    “是强者,就可以。”

    “你不是,无间地狱只是一个江湖组织,不是真正的地狱没有资格锁魂拘命。”

    “小柒,当年的你掬艳刀下饮亡魂无数,一身红衣鲜血染就,谁人不服不怕?”

    “他是他,我是我,我根本就不是他。

    “你必须是他。你可知在这人心叵测的江湖上你不杀人,人便杀你,难道你真能引颈受戮?”

    “我不想被人杀,但我也不会无缘无故杀别人,我不会那么残忍。”

    “很好,这恐怕由不得你。”说到最后小桥拂袖而去。

    雁潮瘫坐在椅子上,鬓角额头冒出冷汗,也不知冷画桥又会使出什么伤阴鸷的损招儿,他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这个小柒到底是个什么人,为什么这么冷酷嗜杀却又偏让七绝念念不忘?

    这天午后,天空彤云密布一层层要压倒地上来,小桥看了看天色,一点也没有更改计划的意思,他这个人,一旦想要做的事情是不会迟一刻乃至一弹指间。

    “你这是带我去哪里?”雁潮只觉得天气异常憋闷,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

    “到了你就知道了。”小桥的手掐着紫晶念珠,眼睛和那珠子一样冷冷的泛着幽光。

    “公鸡屁股插羽毛,以为自己什么稀罕鸟儿。”雁潮在肚子里狠狠的把他轮暴了一番。

    当脚步踏上死水湖的方向时,雁潮的脸色开始难看,他讨厌那个地方,那里一段不堪的记忆针一样扎在心里。

    他们绕过了那个死水湖,但是到了这处绝壁悬崖,看见沙子地上一溜大木头支起的架子上绑着的十来个裸着上身的男人,雁潮就傻了。

    七绝站在高处,远远看着像一树盛放的木棉花,余韵着夏日的高 潮,落下时是一朵柔软的红云,绽放着天空的娇娆。

    小桥白衣飘飘不落风尘,单手挽着紫晶念珠,笑米米的对着雁潮:“小柒,王等着看你的艳绝两刀呢。

    “他们都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死?”

    “他们都是无间地狱的罪人,非死不可,今日只是让你行刑,还不动手?”

    “不,冷画桥,你不能草菅人命,就算他们该死,我也不会拿他们祭刀。”

    “小柒,你似乎忘性很大,我记得曾和你说过,成为王败为寇,没本事的人非但不能活,连死都自己决定不了。”

    “冷画桥,你整天手上挂着佛珠,读着经书,我看你根本就是老虎脖子上挂念珠,假慈悲,你才是最冷粗最无耻的魔鬼。”

    “世情皆苦,苦海无边,我这也是帮他们早早解脱,小柒,请你动手。”小桥的嘴角还带着笑,但雁潮觉得那笑剥落了一层层伪装,那般的恐怖狰狞。

    七绝负手站着,对他们的谈话漠不关心,苍白如玉的脸上毫无表情,一双凤目里看尽千山万水,独独看不到人世间的一丝情感。

    “好,,既然柒公子大慈大悲,不愿意拿他们喂刀,冷某怎敢勉强。这众生平等,我一窟的蛇宝宝都饿了好些时日了,来人,把一号犯人丢下蛇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