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兄月溯在石榴树下找到他,看他那个样子立马恨铁不成钢的喝道:“潮儿,师父找你呢,不是说要传你清心诀吗?怎么还不快去,这越大了倒越发的没有规矩了,瞧你身上脏的。睍莼璩伤”

    雁潮站起来垂首侍立,手指在衣服上蹭着泥土,大师兄的威严从来没有人敢挑战,顽皮如雁潮,也只能规规矩矩的聆听教诲。

    “换件衣服去吧。”大师兄见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以为他又满心思的憋着玩的点子,连连摇头。

    雁潮刚想从窗子跳进屋里,猛的又被大师兄叫住:“潮儿,等等。”

    雁潮也不做声等着他训呢,谁知大师兄从怀里掏出一把寸把长的波斯小弯刀递给雁潮:“不是早就喜欢这小玩意儿了吗?送给你吧。”

    雁潮看着小刀上烁烁闪闪的蓝宝石,连连摆手:“我不要,这是大师兄您的贴身之物,小时候不懂事儿瞎闹着玩,再说这么小我要了也就修个指甲,没用的。”

    “人都不在了,还留着这劳什子干什么?给你就拿着,越大越侨情,从小就讨厌你。”月溯把小刀儿扔到雁潮怀里转身就走。

    “大师兄……。”雁潮拿着刀,不知说什么好。这刀从上山见到大师兄那天起就看他带在身边,小雁潮不懂事儿,总觉得这刀有魔法,要不大师兄的眼珠子里怎么也会有蓝色的宝石呢?死活要了好几回,挨了好几回打,大师兄打人从不放水,藤条一下下抽在白嫩嫩的屁股上,二师兄总是一边给他上药一边嘶嘶的替他疼,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大师兄是卷毛狮子头。

    长大后雁潮才知道大师兄有夷人血统,天生的白肤蓝眼鬈发,那把小弯刀好像是他一个很重要的人送给他的,雁潮就算再不懂事也不敢要了,可没想到事隔多年大师兄会送给自己。

    雁潮换了身衣服先去了大师兄的房间,敲了半天门也没有人应。雁潮自己推门进去。

    大师兄的房间很大很敞亮,近床处用一溜山海月夜的水墨画屏风隔断,隔着屏风上的白绢,雁潮隐隐看大师兄在床上打坐,也不敢打扰,把小弯刀放在屏风边的显眼处就退了出来,一路奔向师父的卧房。

    师父澜清正在屋里看经书,发未束观,只绾成髻插了荆木簪子,露出饱满的额头。雁潮的心又狠狠的疼了一下,那簪子是自己做到第八十一回上才做成的,簪首雕刻的莲花是他一连逃了五日的早课,照着碧潭里莲花初开的样子,为了那五日早课,大师兄罚雁潮打扫了一个月的茅厕。

    二师兄不放心他,去看了他几次后跟大师兄说:“雁潮这孩子让你给打傻了,现在刷个恭桶脸上都能笑出朵莲花儿,估计还是带香味的。”

    能让喜欢的人笑,雁潮受再多的苦也心甘如怡。

    “师父。”雁潮低低的叫了一声,心里却扭巴着可劲儿的疼。

    “潮儿,你来了。”澜清偏着脸对雁潮很温柔的笑,雁潮觉得他的笑就像涂了蜂蜜的小勾子,而自己就是最爱这个味道的傻 逼黑熊,眼珠子被钩着扯长了还来回拧几个圈打上个死结儿。

    澜清站起来,宽大的青布道袍裹在颀长秀雅的身体上,步履逶迤之间如洛神凌波水面,蝴蝶穿行花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