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艘战舰消失在宇宙中,安远号上沉默了许久,猛然间,爆发出一阵欢呼,不管什么岗位的,全部抱在一起,又哭又笑。

    “成功了……”屠鸿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是啊,没想到,我们还真的撑住了。”赵闽也干脆坐下来,跟他背靠背,一脸的不可思议,“我们真的逼退了雷奥林斯。”

    “呵呵……”屠鸿只是笑,但自己都不知道在笑什么。

    从安远号开始,整个联邦舰队都陷入到一片欢乐的海洋中。

    “不过,那一边的战争,才开始啊。”赵闽低声道。

    屠鸿扫视了一圈,也不想破坏那些完全不知情的士兵现在的心情,同样压低了声音道:“希望元帅大人那边也一切顺利才好。”

    “我们在这里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祝愿。”赵闽叹了口气,随即又苦笑起来,“帝**是退了,但我们的任务也不轻。”

    “也是。”屠鸿也道。

    要知道他们一路边打边退,将战火烧进了联邦境内,如今帝国是回兵了,可是留下的一个巨大的烂摊子,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收拾的。

    不过,幸亏唐睿手上有战时绝对指挥权,否则,就按他们这种故意保存实力,引敌入国门的行为,就能在之前的溃败上再罪上加罪了。

    好一会儿,屠鸿才踉踉跄跄地爬起来,张口想喊,喊了几下都没发出声音,这才发现在战斗中太过专注,实在已经透支了太多的精力,现在不但整个人都快站不稳了,连嗓子都彻底哑了。

    “真是,老了,不中用了啊。”赵闽也爬起来,两人相顾无言。

    就在这时,大屏幕上切进来十几个小画面,正是其他几艘指挥舰上发来的。

    庆祝的声音终于慢慢安静下来。

    “报告情况。”赵闽干咳了两声,代替屠鸿道。

    解下来,各个舰队报上来的伤亡情况,让最后的欢呼声彻底消失了。

    说实话,这真的不能算是一场胜仗。

    哪怕之后唐睿能成功挑起帝国内战,并且让战斗延续数年,但联邦这次也是元气大伤,最少十年之内,只能修生养息,在帝国的压迫下残存了。

    庞大的舰队几乎全被打残,新兵想要补充上来,并形成稳定的战斗力,是个漫长的过程,而消弭于战火中的星际战舰、各种军事物资,按照联邦的财政状况,没个十年也恢复不到战前的规模。

    “那小子要是早点儿出来就好了。”赵闽忍不住咕哝了一句。

    屠鸿没说话,只是抬起一根手指,指了指上面。

    “哎……”赵闽一声长叹。

    也不是不知道,当初大军出发的时候,谁能想到会突然溃败?在那之前,就算唐睿想做些什么,上面那些人也不会当一回事的。更何况,唐睿的性子,也不是那种会迎难之上不屈不挠为国尽忠鞠躬尽瘁的人,而联邦……也没资格这样要求他。

    在大军溃败,国家覆亡之际,唐睿还敢站出来收拾残局,其实已经很不错了。毕竟,那样的局势,根本就不是个人的力量能力挽狂澜的。可是,唐睿来了,以叶凌的身份。

    哪怕他赌的只是万分之一的一丁点儿希望。

    不管为了什么,总之,是唐睿制造出了如今这个对于联邦来说,还算可以接受的局面。

    小子,要成功,要平安回来啊。

    “雷奥林斯回兵了。”帝都大酒店里,唐睿也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

    “皇女殿下送来的?”周羽泽站在他的椅子后面,微微弯下腰,趴在他肩膀上。

    “殿下着急了。”唐睿笑笑。

    “算算时间,蓝曜他们已经已经快到艾维亚星球外围的流星带了。”周羽泽道。

    “怎么说,那也是我从整个联邦的军队中挑出来的最精锐的特战小队,相信他们有能力处理好任何意外事件。”唐睿说着,拍了拍他环在自己胸前的手。

    “嗯。”周羽泽点点头,干脆抓起他的一只手把玩着。

    唐睿一扯,将他拉过来,直接坐在自己腿上。

    在各种潜移默化之下,没有外人的时候,周羽泽容易害羞的个性已经改了不少,只是微微一僵,也就任由他抱着了。

    “屠帅已经完成了他们能做的,虽然不完美,但已经到了极致,就算是我在,也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了。”唐睿沉声道,“所以,现在轮到我们这边了,绝对不能让老人家白辛苦一场啊。”

    “雷奥林斯全军返回帝都,最多再有五天,就能兵临帝都,帝国境内虽然有驻兵,但局势未明,除了伊莉丝的心腹,谁也不会傻得拦截帝国名正言顺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手握重兵的雷奥皇子。所以,他这一路会畅通无阻。”周羽泽道。

    “确实,伊莉丝若是想在名分上占据大义,只有一个办法。”唐睿道。

    “在雷奥回来之前,率先登基。”周羽泽沉声道。

    “如果你是雷奥,会怎么做?”唐睿问道。

    “趁着伊莉丝根基不稳,一鼓作气攻下帝都。”周羽泽想了想,思路清晰地道,“雷奥本来就是帝国第一顺位继承人,只要能杀死伊莉丝,再引导舆论,花上一些时间,也能消除影响。”

    “雷奥也是跟你一样想的。”唐睿点点头,却是不置可否。

    “前辈又会怎么做?”周羽泽却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不赞同的味道。

    “我?”唐睿一声哂笑,“如果是我,根本就不会回兵,而是直接打到首都星,将银河联邦先打下来!”

    “可是打下整个联邦,会拖住他的时间,那样一来,伊莉丝就获得了喘息的机会,等到雷奥回兵的时候会发现很难打下帝都了。”周羽泽反驳道。

    “先回来收拾伊莉丝和帝都的内乱就不拖时间?回头再打喘息过后的联邦就容易了?”唐睿反问道。

    “这……”周羽泽无言。

    “道理虽然是一样的,但是又一点不同,伊莉丝或许可以稳住帝都,但是她想要在整个帝国彻底消除雷奥的影响,却需要十年甚至数十年。”唐睿淡淡地道,“同样是获得了喘息的机会,可你说,是打帝国容易,还是打联邦容易?”

    周羽泽张了张口,停顿了一会儿,才继续道,“那帝国的舆论?”

    “舆论算什么东西?”唐睿不屑地撇了撇嘴,嗤笑道,“联邦都不在了,宇宙就只剩下雷奥和伊莉丝,只要雷奥灭掉伊莉丝登上皇位,舆论这种东西,完全可以慢慢清扫。再说,就算所有人都说他的皇位来路不正又如何?能让他少块肉吗?成王败寇而已。”

    “可是雷奥不敢走这条路。”周羽泽道,“他回来了。”

    “所以说……”唐睿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怀念,有事一声轻笑,“雷奥很有天分,他当得起帝**神的称号,只是,他终究是少了几分兵走险招的魄力,也或许,这就是出身皇族的局限性。”

    “前辈是最强的。”周羽泽道。

    “是是是。”唐睿笑笑,轻佻地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起来,出门了。”

    “去哪儿?”周羽泽直接跳了起来。

    “老是等着皇女殿下来请也有点儿不好意思,去买点儿上门礼,我们上门拜访一下。”唐睿说着,起身披上了外衣。

    “嗯。”周羽泽了然地一挑眉。

    拜访是假,点火才是真吧。毕竟,如果伊莉丝输得太快,他们的计划就没有意义了,利用帝国的内战,至少也要拖得雷奥五年之内无法出兵联邦。

    五年的缓冲,虽然也不太够,但起码也有招架之功了。

    唐睿是人不是神,不可能一翻手翻天覆地。

    若是联邦真的注定要灭,他也没有殉国的打算。

    尽力而为,无愧于心。

    出了门,唐睿再一次敲响了隔壁的房门。

    开门的司机君一脸的郁闷,但也无可奈何,反正他的身份早就暴露了,皇女也吩咐过不能怠慢了两位贵客。

    这一次,唐睿买的“上门礼”是一个……大西瓜。

    在司机满脸的抽搐中,唐睿一手提着西瓜,一手拉着周羽泽,走进了大门。

    “两位,恭喜。”伊莉丝的目光在瞟过那个西瓜后,直接无视,最后落在他们交握的双手上,成对的戒指上,嫣然一笑。

    “谢谢。”唐睿点头,随手将西瓜交给侍女。

    伊莉丝的笑容僵硬了一下,挥手示意所有人都下去。

    “殿下,给不给红包啊?”唐睿拉着周羽泽的手扬了扬,故意显示两人无名指上的戒指。

    “等这批货运到,我多给一成算是红包如何?”伊莉丝道。

    “好啊。”唐睿一耸肩。

    真可惜,红包飞走了啊……

    “两位来得正是时候,原本,我也是想请两位吃个饭的。”伊莉丝微笑道。

    “殿下请客,我们自然是赏脸的。”唐睿笑眯眯地道。

    “其实,是想邀请两位参加我的登基典礼。”伊莉丝放下精致的茶杯,轻飘飘地吐出一句话。

    “登基典礼?”唐睿也不禁一愣,眼中划过一丝货真价实的讶然。

    虽然他知道伊莉丝一定会这么做,但这个女子的行动力和决断力还是让他感到了震惊,而伊莉丝的这种素质,在很大程度上,正是雷奥所欠缺的。如果……这两人合二为一,联邦就真的危险了。

    这场内战的火,必须烧得越大越好。

    一瞬间,唐睿心里有了决定。

    “另外,还有一件事,想请凌先生帮个忙。”伊莉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