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样的,我们的养女。”话音刚落,莫薰儿感觉腰间一片冰凉,是他将手放在了她的腰上。

    看着他们的表情,婳姬恢复了一脸的淡然。“嗯,我明白了。”

    “你真的要走了?!”门外的小男孩立马推门跑了进来,也不在乎什么待客礼数了。

    莫薰儿怀中的小女孩下地,想要摸清楚小男孩在哪,被脚下的东西绊倒,被他扶住。“是啊,我从很早的时候不就说过我姐姐会来接我的吗?”

    “你能别走吗?我……我……”男孩一脸的通红,又着急又担心,却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

    “嗯?为什么?我的家人来找我了,你应该高兴才对啊~”小女孩脸上洋溢的都是笑。

    三个大人在一边看着他们俩,脸上都有着微笑,不禁感叹童真真好。

    “他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大人能依靠吗?!不然你也就不会死了!我说过我会医好你的眼睛啊,你为什么就不能等我长大呢。”小男孩越说越急。

    婳姬立马上前止住他的嘴,转过头抱歉地看着莫薰儿。“抱歉,珍儿他胡言乱语,切莫当真。”

    莫薰儿摇了摇头,对于小女孩在她眼前无助的死亡,她心里的愧疚很深,被这样一个小孩子责怪也没什么关系了。

    “可是我终归都是要回到家人身边的啊。”小女孩开怀地说着,似乎要安慰这小男孩。

    “这有什么关系,你也可以把我当作家人啊,我不管怎样都会给你找到医治眼睛的草药的!既然大人们都不愿意告诉我,我可以自己去翻山越岭寻找各种草药,不管是毒药……我都可以为你去试啊。”小男孩越说越急,看样子就连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看来他和小女孩的情谊很深。

    “对不起,我走了。”小女孩凑过去,在他额头落下一个吻,似是烙在心里的一般。

    他垂头丧气了,不再看小女孩。“那……那你长大后要记得回来看我,我会一直为你寻找草药的,就算是用自己的嘴巴来试。”

    “时珍,这算约定哦。”说完之后,小女孩便转过身扑向莫薰儿的怀里。

    婳姬认真的看着圣黎,嘴角有着如月般温柔的笑。“这样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再能相见了吧。你还是跟以往一样,就这样急匆匆的来,又急匆匆的走,不给婳姬一点时间……”

    “往事就不要再提了。”圣黎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寂寞。“婳姬还是牢牢记得的,记得当初你是怎么救下婳姬……”

    可是还没等她说完,就被圣黎打断,他嘴角有着一丝微笑。“我可没有记得。”

    话音刚落,他便带着莫薰儿与女孩徒步离开,在婳姬那忧心又寂寞的眼神中越走越远,直至消失在竹林深处。

    最后的这一番话,莫薰儿听了有些难受,心里有股醋似的酸。

    听起来婳姬与圣黎似乎很早的时候就遇见,而且发生过什么令她不知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