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术的话一说完,所有参加了这场宴会的嘉宾同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他虽然听上去是一番好心,想要劝导苏语晴,但是经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想了起来,眼前这个女子,还有着罪民的身份

    罪民

    那是要被永久性驱逐人类城市,永远流放到荒野自生自灭的罪责,在城市中,在荒野中见到罪民,任何人都有权利,有义务将其当场格杀,不需要承受任何法律责任。

    眼前的苏语晴,如果不是因为有个先天密境的师傅卫茹护着她,别说她能够站在这里说话了,就连出现在星轨要塞,也会被星轨要塞在的守军当场击杀,没有任何人胆敢出言袒护……

    即便是有卫茹这位先天密境强者在,苏语晴的生存范围,也被局限于星耀城附近,星耀城的武者会给她面子,不代表其他城市的武者,知道苏语晴身后有着一个先天密境强者的后台,一旦她离开了星耀城,被其他人发现,绝对是被当场格杀的局面。

    正因如此,消除罪民的身份,对于苏语晴而言,可以说是目前最为迫切的事情。

    为了将罪民的身份消除,她不惜参加了九死一生,对领主级魔兽魔眼的斩首任务……

    从这一点中就可以反馈出很多信息了。

    为了消除罪民身份,她宁可拼死一战前去斩杀魔眼……既然死都不怕了,那在得知公孙术杀了魔眼,完成了任务后,为了抢夺这份功劳消除自己的罪民身份,做出一些铤而走险的事情,完全就属于情理之中了。

    简单的一句话,瞬间让所有参加宴会的嘉宾看向苏语晴的目光顿时变得不同起来。

    尽管也有一些嘉宾对于这件事情感到怀疑,但是,公孙术老早就说明了他的魔晶被神秘人夺走,给人一种先入为主的印象,再加上赵行和常空两位先天元老的点头,他们即便有些怀疑,在拿不出足够的证据之前,也不好说什么。

    否则的话,得罪的,可是整整四位先天元老,以及一位潜力无限的年轻俊杰。

    “公孙术,你……”

    苏语晴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什么,公孙胜已经上前一步,大声喝道:“事情已经真相大白,罪民苏语晴居然敢对同为星耀城的队员下手,害死我星耀城俊杰级人物——孔诗,简直是罪无可恕,来人,给我立即将她拿下。”

    “是”

    两位明显属于公孙胜一方的九阶武者大喝一声,立即上前一步,就要往苏语晴所在擒拿而去。

    “等一等公孙术虽然拿出了魔眼,但是……”

    “拿下若是她敢有丝毫反抗,就地格杀”

    “受伏”

    两位九阶武者怒喝一声,就要往苏语晴抓去。

    赵行看到公孙胜如此独断霸道,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公孙胜兄,这苏语晴毕竟是卫茹的弟子,而且她看上去似乎有话要说,你现在就下令将她拿下,肯定不会让她心服啊。”

    “赵行兄,你就是心地太好了。这个女子,可是一个罪民,还有那个东方,据我所知,那可是丧心病狂,因为一点小事就大闹执法局,击杀了两位执法局局长的家伙,简直是无法无天,其行为与罪民无异,作为罪民,他们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如果再让她狡辩下去,天知道她又会搅出什么风雨来,刚才我侄儿公孙术已经把话说明白了,就是这两个罪民不知暗中勾结了什么人,想要从我侄儿手中夺走原本属于他的功劳,为此不惜残忍的杀害了同为我星耀城精英的孔诗。这等罪民,如果就因为卫茹阁下的原因而不处置,何以能够让星耀城诸多子民心服口服。”

    “这……”

    这时,两位杀向苏语晴和云羲的九阶武者已经冲到了二人身前,二人毫不掩饰自身九阶武者的气势,大喝一声,分别往两大目标抓去。

    可是,就在他们即将碰触到云羲时,云羲的望羲剑却忽然动了。

    剑身一震,直接迎上往他扑过来那位九阶武者,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时,这一剑已经荡到了他的胸口之上,震荡的力量直接将他的身形一举震飞,而是丝毫不见停滞的再次杀出,直指另一位九阶武者。

    “放肆,居然敢反抗先天元老大人的命令,给我受伏”

    另一位九阶武者大喝一声,战剑瞬间出鞘,直往云羲斩杀而去。

    “碰”

    火光闪烁。

    两道剑光在虚空中碰撞,这位九阶武者的战剑直接被望羲剑的剑光斩断,飞向一旁,紧逼而至的云羲在伸手打出,裂空九击前三击的力道同时迸发,三劲叠加,将他那七十多公斤的身躯打的以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重重的砸在一面桌子上,将那一张桌子的桌角砸成木屑。

    顷刻间,两位九阶武者同时落败。

    看到这一幕,在场所有的武者、猎魔者、军官们,眼中同时露出一丝精光,那些得知云羲经历的军官、骑士,更是发出一阵阵压抑着的惊呼。

    “好强”

    “这就是东方的实力吗?刚才那两人,可是九阶武者啊传闻他以后天的实力,斩杀了就连先天密境元老也无法斩杀的领主级魔兽,看样子是真的了。”

    “两位九阶武者,居然在一个照面间就被击溃了,这等修为……第一个还可以说是因为轻敌,被他有了可趁之机,但是第二个,那可是拔出了战剑,全力以赴了,可是仍然没有撑过一个回合”

    一些人在亲眼见证了云羲的实力后,顿时有了不同的看法,目光不断的在云羲和公孙术身上来回着。

    “公孙术被称为我们星耀城年轻一辈第一高手,时刻有两位先天密境的元老教导着,可是也不敢说能够像他这样,视九阶武者于无物吧,这东方,居然如此强横”

    “正是,你注意到了没有,这个东方还有那个苏语晴,全部受了重伤,东方刚才在受伤的情况下,都能够瞬间击败两位武者九阶的高手围攻,那他在全盛时期,究竟会何其强横?直逼先天密境啊在这种实力下,为什么最终杀死领主级魔眼的会是公孙术,而不是东方呢,你们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这个,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尤其是公孙术的电子地图也被击毁了,这……这也太巧合了吧。”

    不止是这些武者、猎魔者、骑士、军官,就连赵行在察觉到云羲身上的潜力后,也是为之动容,顿时站了起来:“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公孙胜兄,我看还是等城主大人来了后再……”

    “从长计议?这东方简直是目中无人,居然敢公然挑衅我们先天元老的权威,莫非你以为,你侥幸斩杀了一头大地领主,就能够不将我们先天元老放在眼里了吗。现在,我就亲自出手来教训教训你,让你这小辈长长见识”

    公孙胜话一说完,骤然腾空而起。

    “公孙胜兄,不可冲动……”

    赵行惊呼一声,就要上前阻止,但是他还没来得及迈出身形,公孙正已经巧妙的站到他身前,将他拦了下来:“赵行兄,何必如此惊慌,让他教训教训一下这些晚辈也好,省的这些晚辈自以为有些本事和功绩了,就不将我们先天元老们放在眼里了。”

    “可是……”

    “赵行兄请放心,我想我那弟弟出手肯定会很有分寸的,并不会伤及他的性命。”

    赵行的目光在公孙正和公孙胜身上看了一眼,眉宇间明显有一丝不满,但是眼下公孙正已经拦住了他前去救援云羲的角度,除非他主动对公孙正出手,否则的话,也只能汪洋叹息了。

    公孙胜作为先天元老,虽然才先天初期,但是晋升到先天境界,也有了好几年的时间。

    作为先天元老,平日里能够让他真正动怒的事情已经很少了,但是这一刻,他却真正的震怒了。

    公孙家,在星耀城虽然不是第一的家族,但是论势力,也绝对称得上如日中天,除了城主一脉,向天清一脉等少数势力以外,能够和他们公孙家比肩的势力,屈指可数,眼下公孙术立了这样一个大功,十之**,将会在城主大人的帮助下,冲开后天与先天的屏障,一步登天,成为先天密境级别的强者,从而帮助公孙家进一步飞黄腾达。可是这个时候,居然有人出来捣乱,想要破坏他们公孙家的大兴……

    这个时候,谁对谁错已经不重要了。

    天才又如何?

    云羲是天才,公孙术不同样是天才么?还是一个拥有一个大家族支撑潜力无限的天才。

    任何敢阻挡他们公孙家复兴的人,都是敌人,是敌人,就必须铲除,哪怕是事后东窗事发,可能引起城主大人的不满,他们公孙家也在所不惜。

    在这种心态下,公孙胜这一次出手,可谓是石破天惊,在刚刚冲出去时,倒还没察觉出什么惊人的气势,可在将云羲、苏语晴二人纳入攻击范围后,一种身经百战,沐浴血火的狠厉气息,顿时自他身上全面爆发,一记蕴含先天之威的掌法,对准云羲,当头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