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无双叫得及时,否则巴拉再轻轻一吸……器灵哪还有半分影子?!

    如果器灵有心脏,那此刻铁定吓得爆裂;如果有魂魄,那非得魂飞魄散不可。

    巴拉和无双本就心神相通,连眼神都不用就知道无双想做点有‘意思’的事!

    见器灵受制,无双且防在一边不于理会,专心的引导灵源修复受损的心脏,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略感痛楚止住。

    抽神间引了一股灵源之力将戚夜离挥到一边。

    戚夜离本就快要虚脱,大部分本源被无双吸纳一空,感觉无双再不需自己守护,忙盘膝坐下调吸炼化灵源来补充自己。

    这灵能柱的灵源实在是磅礴得可怕,经无双引导再没向周围扩散,全卷入灵能旋涡****无双和戚夜离吞噬。

    器灵在巴拉爪牙下逃脱不得,又看无双似乎要吞尽灵源,正为自己前途堪忧,却惊喜听到无双喃喃道:“我若是把灵源尽数吸收完毕,想必你的下场……”

    刚自语到这,器灵极为赞同,忙和无双神魂沟通道:“我本就是器灵,我愿奉你为主,这样就不会消散,求主人收下小的。”

    无双不动声色,却也不接话,默默的吸收着灵源暗想:果然没有猜错,这小东西与这些灵源是共存共灭的。

    器灵存在了千万年,虽然智慧不高,却也看透人性贪婪,这么说着认主也不过是见无双年幼,随便哄骗一下定个有时间限制的契约认主好想自己有时间周旋罢了。

    许久无双冷冷道:“器灵?也不过是灵源的一种,吞了也罢!”

    “不、不、不,我不是一般的灵源,吞了不过是炼化而已,我看主人修为并不高,一定、也不一定能炼化,不如我跟主人定下契约,供你差遣,修炼上也能为你解惑一二。”

    器灵挖空心思的学着人类沟通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意思,却不料话里话外全都以‘我’自称,哪里有半点卑微的样子。

    无双本就是个人精,哪会分不出好赖,只是略做思考状又继续试探。

    “契约?契约器灵?你别以为我真是一巧不通的小娃娃,契约怕是只能用在妖兽身上吧?”

    器灵又急急辩驳道:“我成为器灵前本就是地母精魄,本就可以媲美上古妖兽血脉,自是可以契约的。”

    这关于契约之事,无双自是了解一二,冷秋水给她的《百兽秘录》《御兽诀》中就说了这少这方面的事。

    “我愿认你为主,供你差遣……”

    还未说完无双却强势打断道:“差遣多久?”

    器灵一听有戏,忙道:“那看你需要差用我多少次……”

    无双缓缓又引入心尖一股灵源,突然沉寂不再说话。

    这场面突然诡异起来,就像一桌喧杂笑闹的食客突然没来由的鸦雀无声,让人莫明的心慌意乱。

    “要不、一年?”器灵试探道。

    还是没有回应。

    “三年?”

    ……

    器灵有些不确定了,它刚才分明看到和感受到这个少女窃喜的样子,而现在却是一副漠然的样子。

    沉没一会,器灵终是狠下心道:“十年、我原守护在你身边十年供你差遣,绝无二心,不能再多了!”

    这话音刚落,无双骤然睁开双眼,器灵在无双体内自然看不到她眼中闪过的寒芒。

    “巴拉,给姑奶奶把它吞了,以绝后患,免得姑奶奶以后怎么反噬而死的都不知道!若是被它逃脱,也不知会夺舍到谁头上!”

    这无疑是道死亡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