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姣坐在原地,一直等到陈绍祁回来。

    陈绍祁还想带她继续逛,但是,她却没有力气了。

    “我们回去吧。”南姣说。

    陈绍祁听出她的声音不对劲,抬手掀了她的帽子,看着她的眼睛偿。

    她的眼睛有点红。

    “怎么了?撄”

    南姣摇摇头,站起来挽住他的手。

    “我没事,只是累了。”

    “真的?”

    “真的。”

    陈绍祁知道她在撒谎,但是他没有再问,他只是伸手把她揽到了怀里。

    手里的纸袋子撞在一起,发出“吱嘎吱嘎”的响,惹人烦闷。

    “那先回家,下次再来。”

    “嗯。”

    他们一起走到了门口,外面风有点大,陈绍祁把她塞回玻璃门后面。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开车。”

    南姣点点头。

    陈绍祁拎着大包小包走进风里,快步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南姣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人又开始走神。

    等了一会儿,陈绍祁的车没上来,她先看到了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从停车场里出来。

    兰博基尼驾驶座上的女人,正是林书心。

    南姣的目光,一直牢牢地跟着那辆车,那辆车开得很慢,开到路口的时候,甚至还谨慎地按了按喇叭。

    她变了。

    曾经的林书心开车横冲直撞,完全不知道“注意安全”四个字怎么写,可现在,她行驶稳稳当当,不再马马虎虎让人担心。

    曾经的林书心爱好自由,她的理想是走遍全世界,可现在,她创立了心语娱乐,定居川城安安分分地做着女老板,不再叛逆不再远行。

    曾经的林书心是不婚族,她说过不想被家庭束缚,可现在,她收起了锋芒嫁作人妇,养儿育女,成了一个温柔的母亲。

    她为什么变了?为什么人生的轨迹与之前大相径庭?她快乐吗?

    是不是因为她?她才放弃了原本期待的生活?

    南姣不敢想象。

    林书心的兰博基尼之后,紧跟着陈绍祁的车。

    南姣看到他朝她招了招手,赶紧跑过去拉开车门上了车。车厢里开了空调,很暖和。她把自己的围巾摘下来,放在腿上,顺手看了看表。

    陈绍祁笑笑:“怎么?等急了?”

    “不是。”

    “我刚才在停车场遇到个朋友,就聊了几句。”

    南姣“嗯”了声。

    “怎么不问问我遇到了什么朋友?”

    “你的朋友我也不是全都认识。”

    “好,下次带你去全都认识一下。”陈绍祁说着,又补了一句,“我遇到了心语娱乐的林总。”

    南姣顿时安静了下来。

    陈绍祁扬手摸了一下她的后脑勺,“你是不是也遇到她了?”

    南姣点点头,眼眶又红了。

    陈绍祁的车出了商场,他在马路上靠边停下,解开了安全带,将南姣抱过来。

    南姣靠在他的怀里,终于不再隐忍,眼泪抑制不住地冒了出来。

    “我不敢认她。”南姣哽咽着,断断续续地表达自己的心情,“我怕……我怕她不会原谅我。她一定不会原谅我五年前以那样的方式离开他们……一定不会。”

    陈绍祁一下一下地拍打着南姣的背,安抚着她。

    “我和林总之前有过一段交情,如果你觉得冒然出现在她眼前不合适的话,要不要我去帮你们牵个线?”

    “不不不……”南姣拒绝,“我知道你是想帮我,但这件事情,我想自己去面对,哪怕她第一眼看到我时挥我一巴掌,我也心甘情愿地承受。”

    “好,那我不管。你也不用担心,我相信,等你的家人看到你,一定会很开心。他们不会责怪你,只会感受到失而复得的幸福。”

    ?

    南姣翻来覆去一夜没有睡好,陈绍祁也没有,不过他依然很早就起了。《听海》剧组今天有场新片发布会,他要去参加。

    陈绍祁出门的时候,南姣刚刚睡着,他昨晚向她提起过今天的工作,但那时她状态不好,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保险起见,他又给她留了字条。

    《听海》的新片发布会在川城世纪酒店举行。制片方邀请了三十多家媒体现场采访,除了导演陈绍祁之外,主演洛子光白妃儿和王佩珊等人都会出席。

    酒店方面早已经布置好了现场,现场除了红地毯之外,还准备了横幅,飘空气球,拱形门和印刷有《听海》海报的主题背景板。场面甚是宏大喜庆。

    陈绍祁提前十五分钟到场,他到的时候,洛子光的房车正好也停下,两人一起走了红地毯。

    “陈导,听宋公子说,你把南船长接到川城来了?”洛子光一边面带笑容的和媒体挥手致意,一边轻声的和陈绍祁闲聊。

    “嗯。”

    “看来是好事将近啊。”

    陈绍祁笑笑,“差不多。”

    “那恭喜恭喜了。”

    记者见两人聊得这么high,立马喊话过来,问:“陈导和阿光聊什么呢,聊得这么高兴?”

    洛子光比了个“嘘”的手势,回话道:“秘密。”

    大家都笑了,气氛很不错。

    陈绍祁和洛子光进场之后,没几分钟,白妃儿也到了。

    白妃儿今天的着装很考究,为了配合《听海》主题,她特意选了带着亮钻的紧身长裙,裙摆曳地,在媒体的闪光灯下“布灵布灵”的发亮,好像美人鱼的鱼尾。

    相较于白妃儿让人惊艳的裙装,刚刚出院不久的王佩珊选择了保守的裤装亮相,她上身搭以经典灰色格纹西装,利落之中也不失优雅。

    所有人都到场之后,发布会正式开始。

    主持人在简单地介绍了《听海》这部剧之后,精剪的五分钟预告片也正式发布。《听海》是以保护海洋为题材的环保类电影,但在这枯燥的主题背后,人物的情感纠葛也同样精彩同样引人入胜,发布会现场的反响比预期更加热烈。

    发布会后半场,是《听海》一众主创受访的环节。

    陈绍祁作为导演,自然是各家媒体争相采访的对象。大家除了关注《听海》本身的拍摄历程之外,另一个关注的点,就是王佩珊在拍摄期间被传自杀的新闻。

    尽管王佩珊刻意保持了低调,但她还是成了整场发布会万众瞩目的中心,无可避免。

    “王小姐,请问之前你被传割腕自杀的新闻是否属实?”

    “王小姐,你和陈导第二次合作是否有新的花火呢?听说你自杀是为情所困,你能给关心你的大家都解释一下原因吗?”

    “王小姐,你今天刻意选择了小西装,是为了遮挡你手上的伤痕吗?”

    “王小姐……”

    ?

    南姣失眠了整夜,到凌晨才迷迷糊糊睡着了一会儿,陈绍祁是什么时候走的她并不知道,她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

    陈绍祁给她留的字条就放在枕边,他说今天有个发布会要去参加,晚上还要聚餐,可能会晚点回来。

    南姣想起来,他昨晚已经和她说过了。

    她进了洗手间洗漱,下楼才发现,他不仅给她留了字条,连早饭都已经给她准备好了。

    这个男人,逛得了商场下得了厨房,简直是要把她宠上天。

    南姣吃了早餐之后,收拾了一下厨房,她看到冰箱空荡荡的,就出门去附近的菜场买了一些新鲜的蔬菜瓜果。菜场的位置,还是陈绍祁告诉她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回家之后,南姣开始看电视。

    她好像记得陈绍祁昨晚有提起过,今天的发布会会直播。

    南姣握着遥控板,一连换了好几个台,才找到直播的频道,她找到的时候,正是预告片发布的时候。

    预告片的剪辑师,竟然将她代替白妃儿跳海的那个镜头都剪进去了。

    南姣看到画面里自己的身影一闪而过,顿时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

    她是童星出道,拍戏对她来说,并不陌生,她从小就立志长大要当一个演员,当年,她其实离自己的梦想已经很接近了,谁能料想,这中间竟然出了这样的幺蛾子。

    命运啊,真会捉弄人。

    好在,兜兜转转一圈,她又回来了。

    南姣正出神,门口“咔嚓”一声。

    有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