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那慢慢消失的背影,殷玄原本还带着笑意的眼眸顿时冷了下来。

    这个结界是用他心血所化,所以才能瞒过那修为颇高的城主,结界里的任何一个异动,他都了如指掌,所以自然是知道那小猫儿带人回来了。

    只是那兽人的魂力跟常人不同,带着一股幻兽的野性,刚好跟这个结界产生了冲突,使得他的发作时间瞬间提前了,而结界也因为没有了他的保护,似乎也消弱了很多。

    现在只希望他们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被人发现才好。

    卫玥因为不知名的害羞,整个人快速的朝着外边跑去,也奇怪的,明明心情这般复杂,可是一路上倒是畅通无阻,没有磕着碰着。

    等到她回到自己的屋中,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怎么了?”看着她那通红的脸蛋,北堂春疑惑的上前。

    卫玥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轻轻的喘着气,摸索着到一边坐下,好平复自己那跌宕起伏的心情。

    她刚才,是摸了那大人物了吗?那紧实的胸膛,实在是让人想入非非啊,虽然看不见,但是就是因为这样,才让她有无尽的遐想了。

    “玥儿。”看着她那红扑扑的小脸蛋,北堂春一度以为她是发烧了。

    “我真的没事,先进去了。”卫玥知道此时自己看起来一定很古怪,所以打算先到里边缓缓。

    看着她那匆忙的小步伐,惹得北堂春更加的疑惑了,难道这小丫头刚才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诶!我说,我刚才说的你到底怎么想?”看着前边的情况,站在一边的萧虎适时的叫了出来。

    他们之前一直在说这个结界异样的事情,怎么那个卫玥一跑进来,他就直接不管不顾了?那个人,真的那么重要?

    “你说的,我会去调查清楚的。”北堂春的目光一直盯着刚才人儿消失的方向,含糊着回答。

    看着他那心不在焉的模样,萧虎只得无奈的耸耸肩,顾自的走到一边休息,估计他此时说什么对方也是听不进去的,那还不如不说呢。

    等到屋中慢慢的安静下来,北堂春这才慢慢的收回自己的目光,抬头看了看外边那慢慢消弱的结界,那个圣皇,难道是出了什么问题了?

    那小丫头看不见,自然是不懂其中的原因,刚才着急着跑去估计也是没有结果的,如果事情再这样继续发展下去,他们自然是会被人发现。

    如果真的是这样,得趁他们发现之前赶紧撤离才是,继续呆在这里,只会给人机会来个瓮中抓鳖。

    而卫玥,此时趴在自己的床上,整个人都埋进了被子里,好似刚才的一切是不断的在脑中遐想,让她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她一定是生病了吧。

    “主人。”就在这时,一直在幻兽空间养伤的碧眼狐狸适时的叫了一声。

    听到脑中突然响起的声音,卫玥先是一愣,而后很快的反应过来,它们不是在养伤吗?怎么突然醒了?

    “主人,叱牙老大醒了。”看着身边那个望着天发呆的凛然身影,碧眼狐狸忍不住咽咽口水,语气中无形当中带着一丝敬意。

    “叱牙?”听到这个名字,卫玥整个人顿时跟打了鸡血一样,马上兴奋了起来。

    他养伤了那么久,现在终于好点了吗?

    “对啊,叱牙老大说,让主人放心,他一定会保护好主人的。”碧眼狐狸努力的做着传声筒,目光时不时的瞥了眼远处那个身影。

    明明都一起在空间里,有什么话,他干嘛不直接跟主人说?

    “嗯,他醒了就好。”听到这暖心的话,卫玥感觉整个心间被填得满满的,在这个节骨眼上他醒来,确实会对自己有帮助的。

    “叱牙老大还说……”碧眼狐狸说到这里,忍不住停顿了下,有些犹豫的看了眼远处的身影,“老大说让你离圣皇远点。”

    “为何?”听到这样的话,卫玥表示有些疑惑。

    “这个老大没说。”碧眼狐狸如实相告。

    “好吧,我知道了。”虽然不懂其中缘由,但是卫玥本来也没有打算跟大人物走的太近,所以自然是觉得没所谓了。

    “主人,我们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随时可以战斗。”碧眼狐狸摩拳擦掌,努力的想展示。

    “知道了知道了,有危险我会叫你们出来的。”卫玥笑笑,突然觉得有个共同战斗的伙伴还是个不错的感觉。

    等到她跟这些幻兽们寒暄完,时间已经到了正午。

    不知是哪里的原因,外边响起了一阵骚动。

    “卫玥,快出来。”此时萧虎早已经感觉到了一丝危险,慌忙朝着里边跑去。

    卫玥一怔,慌忙起身,“怎么了?”

    这才过了一个早上,难道还出了什么大事不成?

    “外边冲进来一群人,看样子,似乎是冲着我们的。”萧虎一五一十的说着情况,眉头皱得紧紧的。

    总觉得现在太危险了。

    “他们能够看到结界?”听到有人进来,卫玥有些吃惊,心中闪过很多想法。

    难道真的是大人物受了伤影响到了结界吗?可是明明大清早过去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他哪里不舒服啊!

    “虽然他们的表情还不能确定,但是显然的,这个可能性很大。”想到之前看到的场面,萧虎有些犹豫。

    那些人虽然不是明摆着来对付他们,但是直接冲进了别院,那眼神,就好像能够看到他们一样。

    “去看看。”卫玥打算亲自过去感受下。

    “嗯,我带你去。”听到她这么说,萧虎准备伸出手带着她,可是看到手上的幻器时,慌忙往回缩。

    他可不能害了她。

    “我自己就好。”卫玥自然是看不到此时对方脸上那微变的神色,借着敏锐的感官,缓缓朝着门外走去。

    等到两人出门,北堂春他们已经站在院子前边候着了。

    “是城主。”看到她出来,北堂春慌忙上前解释。

    虽然他也不懂这城主为何会突然出现在别院,还带着那么大的阵仗,即使他们在结界里,也感觉到了那股逼人的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