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凡回到后山,距离小茅屋起码还有五十米便闻到了一股香味,不由得眯起了眼睛,深深一吸。

    陆清雅做好的饭菜,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香味,让萧凡食指大动,快步走进屋子。

    “回来了,饭菜刚做好。来,坐下来,姐姐给你盛饭。”

    陆清雅温柔体贴得像个小妻子,萧凡心中倍感温暖。

    晚饭过后,外面刮起了风,呼呼声响,天地也变得黑暗起来,原本高挂的月亮被乌云所遮掩,所有的光芒都被挡在云层之后。

    萧凡站在窗边,陆清雅则静静贴在萧凡的背后,伸手从背后搂着萧凡的腰。

    山风呼呼而响,穿过窗户吹到萧凡的身上,让他那一头黑发根根飞扬。

    “今晚的天气怎么这么奇怪。现在不过春季,怎么会这么大的风,刚才还晴空无云,现在却是乌云压顶。”

    萧凡皱了皱眉头,轻声说道,像是在自语。

    “天心难测,这有什么好奇的。”

    陆清雅轻轻地说道。

    “轰隆隆!”

    “啪嚓!”

    雷鸣惊天,电闪如龙,这一闪之间将天地四极都照得雪亮一片。

    “哗啦啦!”

    紧接着,倾盆大雨落下,豆大的雨滴垂打在树叶上,啪啪声响。茅屋外风声大作,雨声哗哗声响,一棵棵大树在风雨中摇动。

    “今晚这天气是有些奇怪,竟然下起这么大的雨。”

    陆清雅吃惊地看着窗外,尚在春季,这样的暴雨非常少见。

    看着窗外的倾盆大雨与在风雨中摇动的树木,萧凡微微有些出神。在他的眉心中央,那混沌色的印记此时却是闪了闪。紧接着,萧凡就感觉到异常,混沌印记中似乎有一缕缕怪异的力量流向双眼。

    渐渐的,萧凡惊奇地发现自己竟然能望穿雨幕,看到许远的地方。此时的目力所能及的距离,就如同平时天气好的时候所能看到距离一般,这让萧凡相当吃惊。

    萧凡惊疑不定,缓缓闭上了眼睛,仔细感受着双眼的奇异感觉,总觉得自己的眼睛与平时有了很大的不同。当即,萧凡便收敛心神,内视自身的情况。

    内视之下,萧凡发现自己的眼底深处竟然多了些古怪的符文,那些符文交织成一个个细密的字篆烙印在眼底深处,这个发现让那个他惊讶不已。

    刚才只是就这么看着窗外而已,什么都没想,混沌印记中溢出怪异的力量,然后双眼就变得不同了。萧凡百思不解,不知道为何会这样。

    萧凡试着去沟通那些字篆,心念一动之下,字篆光芒一闪。同时,萧凡睁开眼来,眸子中闪过一抹混沌光,刹那间眼中的天地变得不一样了,清晰了数倍不止。

    窗外,依旧是大雨倾盆,雨幕遮掩了视线。若是寻常修者,目力怕是难及三米之外。然而萧凡眼中的世界却不一样,尽管大雨倾盆,可是他的目光却能透过这一切,看出上百里那么远,这让他无比震惊。

    双眼传来胀痛感,大脑也有些刺痛。沟通眼底深处的字篆消耗的精神力太大了。萧凡正要让双眼恢复正常状态,然而却看到一抹漆黑的身影划破夜空,自宗门内的一座小山峰上一闪即逝,飞向宗门之外。

    “难道是苍井!”

    这一发现让萧凡心中一跳。

    “苍井怎么会如此快的速度,而且他从宗门外围的山峰离开是要去哪里?”

    萧凡惊疑不定,将目力提聚到极限,然而那道身影已经进入了森林中,再也看不见了。

    萧凡让双眼恢复正常,揉了揉太阳穴,转身离开窗户边。

    “清雅姐,你在这里等我回来,我出去一趟。”

    萧凡说道,快速走出小茅屋。

    “小凡,这么大的雨你要去哪里?”

    陆清雅跟着走到了门口,看着已经身在雨幕中的萧凡大声问道。

    “清雅姐,你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

    萧凡的身影几闪之间就不见了,声音从雨幕中传来。

    陆清雅静静地看着屋外,过了好半晌方才关上房门,重新走到窗边,就这么默默地看着窗外,等待萧凡归来。

    萧凡从后山离开,一路飞奔向宗门外围的地域。六大主峰只有紫霞峰居中,其余五脉山峰居外,形成一个圆将主峰围绕。

    萧凡从后山离开,距离宗门外围的山脉并不是太远,也就一两百里的距离。他在暴雨中疾奔,如猎豹一般。倾盆的大雨落下,却挡不住他的视线。

    萧凡并未开启目力,自从先前双目有了变化之后,他的眼睛就不一样了。即便是不开启那种神奇的状态,在这样的大雨中也可以看到百米之外的一切。

    “那人若真是苍井的话,这雨夜离宗的目的是什么?”

    萧凡一边疾奔一边想道。突然间想起了那个方向有着什么,心中一惊。

    “距离宗门外两百的地方好像有几个村庄,正好在那个方向。难道上次苍井在宗门内吸食弟子的鲜血与精气被发现后不敢在有所行动,现在选择了宗门外村庄的村民?”

    想到这个可能,萧凡加快了速度。从小在山野村庄长大的他,对山野村庄有种莫名的感情。今夜竟然被他发现了,那么就绝不会袖手旁观,不管是不是苍井,都要跟上去看个究竟。

    半个时辰后,萧凡避开了宗门巡守弟子,来到了宗门外的地界。在进入一片茂密的树林后,萧凡的心中突然升起危险感,顿时停止了脚步。

    “啊!!”

    前方突然传来一道尖锐而充满愤怒的声音。

    “你是谁,出来!从我身体里出来!”

    “哈哈哈,出来?既然被我附体,这一生你注定要永远被我奴役,我要借你的身躯统治这片大陆,再回去报当年之仇!”

    先后传来两个声音,第一个声音很尖锐,萧凡无法分辨这声音是不是在那里听过,第二个声音完全是陌生的。

    萧凡警惕,收敛自身的气息,让心境保持空明,自身与大自然合一,在这样的雨夜中彻底融入了自然,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潜行。

    “你可知道我是谁?你以为你能得逞吗?一旦有至强者发现我的情况,届时必定将你拘出,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先前那声音再次传来。

    萧凡看到了那人,那是一个黑衣人,浑身上下,就连脸上都带着黑色的面巾,看不清楚面容。不过萧凡却感觉此人的气息极度强大,非常恐怖。在这大雨倾盆的雨夜,黑夜人浑身上下竟然没有被雨水打湿半点。在他的体表有一层真气在流动,将落下的大雨拒挡在外。

    如此深厚的真气,让萧凡非常吃惊。从其体表流动的真气来推断,此人的真气修为比田不为还要强上很多。

    “此人绝非苍井,若不是苍井那又会是谁?”

    萧凡心中惊疑不定。在后山的时候,看到一道黑影从宗门而出,萧凡可以肯定,此人就是那道黑影。

    “不是苍井,但却是宗门的人,而且内家真气修为远胜师父,此人会是谁?”

    萧凡飞快寻思着,宗门哪个宗师境界的高手会被阴魂附体?

    “哈哈哈,就因为我知道你是谁,所以才选择你的身体。这样对于我来说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目的。现在我需要血液,需要精气,还得借用你的身体!”

    黑衣人的体内传出声音,那声音很浑厚,然而却让萧凡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像是有森冷的阴风钻入了骨子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嗖!”

    黑夜人一闪而逝,速度快得惊人。

    萧凡一愣神的时间,黑夜人就不见了,连气息都几乎消失。

    “此人是谁,一定要跟上去看看,有这样一个被阴魂附体的宗师境界的人物蛰伏在宗门,若不弄清楚,日后怕是寝食难安。”

    萧凡心中想道,当下展开虎行豹跃身法,飞快追了下去。

    循着黑夜人的留下的气息,萧凡一路直追,最后追到了一个村庄内。

    这个村庄不小,看起房屋建筑,约有五六十户人家。

    萧凡还未进入村庄便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来到村口时,一股股血色的雨水从村庄流了出来,触目心惊。

    村庄内一片惨象,房屋破碎,屋里屋外都躺着死去的村民,许多尸体的头颅都被拧了下来。那些血液正是从头颅中流出来的,而他们的身体则变成了干尸,被吸干了血液与精气。

    萧凡站在大雨中,雨水冲刷在头顶,一股股往下流。他就这么站着,看着村庄中的地狱场景,半天都没有动一下。

    在萧凡的脚下倒着一具女子的尸体,身体部位干瘪得不成样子,双手死死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孩的身子。那个小孩的身体也是干瘪的,没有血液与精气。在一旁滚落着一个小孩的头颅,圆瞪着眼睛,双目中是无尽的惊恐。

    看着这一幕人间地狱般的惨景,萧凡仰天长啸,心中有股戾气直冲头顶。曾经他也生活在这样的村庄,倘若自己生活的村子也遭到这样的惨祸,那将是怎样的场景?

    “轰!!”

    雷鸣惊天,雪亮的闪电划破黑夜。这一闪之间萧凡看到远方的空中有一道符篆在闪烁,璀璨的光凝聚成一个大大的“封”字,随即一道黑影冲天而起,寒光乍现,剑气贯穿长空,一剑就将那个符篆所化的“封”字给劈成了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