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星臂铠】,四星火系顶阶神话级武器,黑手如果不受伤的话战力应该和莫五是同一等级的,奈何现在胸口被人开了个大洞,如果不是焚星臂铠附带的些许外骨骼装置,他可能连站都站不稳了。

    “哼,看你还能逞强到什么时候。”金家大少冷冷地看着黑手在人群中挥舞着双拳,逼退着那些跃跃欲试想取下他首级的叛乱海盗的场面,地上几具碎的不成人形的焦尸就是鲁莽地想收下黑手人头的贪功海盗们的下场,毕竟金慕琼许诺了杀死黑手之人会赏个海边的大宅子和数十万的魔能点,这对半生飘摇的海盗们来说诱惑实在太大了。

    “别浪费时间了,上枪!都上枪!给我打死他!”林老头看着迟迟拿不下黑手有些焦躁,他生性谨慎,害怕拖久了节外生枝,速战速决迅速结束这场动乱才是他所追求的,从今天过后雄图海盗团将不复存在,他们将会以金盛分行的名义获得沿海的一块地,从此洗白走结束这种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活,林老头早已厌倦了这种打打杀杀的人生,加上他本身对黑手的恨意,他和金慕琼一拍即合,而且海盗们中有这种想法的人还不少,以他多年积攒下来的人脉和威望,经过将近一年的准备,他策划了这场蓄谋已久的叛变,他可不希望在这个阶段出什么意外功亏一篑。

    围攻的叛变海盗攻势一缓,黑手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喘着粗气,失血实在太多了,他的视线都开始模糊不清了,随着四周的海盗纷纷端起枪,他知道下一波的弹雨多半是躲不过去了。

    “来吧,你们这些没有卵子的王八羔子!妄老子平时把你们当兄弟!我黑手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黑手暴喝一声,震地这些海盗耳膜一麻。

    另一方面,二黑领着黄璨周紫萱向着船侧舷救生艇的方向跑去,黑手老大早就关照过他出事后要怎么做,周紫萱牵着娜塔莎一路小跑,但娜塔莎极度不配合,一直挣扎着想要往黑手所在的方向跑。

    “怎么回事!黑手的四维操纵还没解开吗?”周紫萱差点拉不住娜塔莎,她此时没有穿上防具暴雨,力气并不比年长她6岁的娜塔莎大,娜塔莎的挣扎越来越激烈,她已经很难再拉着她前进了。

    “没道理啊,就算是没解除黑手也不会让她往回跑啊,娜塔莎,看着我,回去是你自己的意志吗?”黄璨也停下脚步,一直想逃走的娜塔莎在这种最好机会下不应该是再配合不过吗?

    娜塔莎停下了躁动,翠绿的眼眸直视黄璨双眼,那其中看不到一丝迷茫,更加不是**控时的混乱无神。

    “我知道了,但你现在回去除了送死没有任何意义知道吗,黑手大哥也不会希望你回去的,我也不管你现在究竟是个什么状态,反正把你带走是我们答应黑手的。”

    “啊!”趁着黄璨想和娜塔莎讲道理的时候,娜塔莎居然一口咬在周紫萱手上,挣脱她拉着的手转身跑去。

    “大小姐,没事吧。”

    “我没事,怎么办,要追吗?”

    “这个……毕竟受人之托,我们不是还拿着黑手的一大笔钱吗……”

    “两位,算了吧,有她去吧。”二黑不知什么时候也从前方拐了回来。“其实我早就觉得,大姐大的每次逃跑只是为了引起黑手大哥注意而已,这其实就像是他们之间的一个游戏而已,和黑手大哥喜欢着娜塔莎一样,娜塔莎其实也是真心爱着黑手大哥的,只是她自己一直不愿意承认而已。”

    “啊?是……是这样吗?”

    “那我们还要追吗?”

    “这样吧,大小姐你和二黑哥先去准备救生艇吧,我悄悄回去观望下,有可能的话带走娜塔莎,实在不行我就找你们汇合。”

    “那个……我说过我叫楚……”

    “嗯……就这样吧,阿璨,记得自己的安全是最重要的,娜塔莎的事尽力就好。”

    “好,你们先走,我马上过来。”

    与失落的二黑还有周紫萱分头行动,黄璨追随着娜塔莎的脚步回到甲板的战场上。

    甲板上,黑手支起巨大的臂铠苦苦抵挡着倾泻的子弹,双手的臂铠上薄薄的光盾已经十分黯淡,龟裂也从中心向四周蔓延开来,防御本来就不是这张卡的长项,或者说绝大多数武器本来就没有防御力这个数值,这副臂铠附带有一定的防御属性本身就已经十分罕见了,如果是一张同级别的纯防具的话完全可以无视这些子弹的伤害。

    “王八蛋!”知道再这样下去的只是等死的黑手咬牙收回了右手的臂铠,拼着被子弹扫到的危险一拳打在甲板之上,霎时间船体猛烈摇晃,黑手所在的地方炸裂开来,周围持枪的海盗一个趔趄摔倒了不少,一阵浓烟中,右半边身体又中了数枪的黑手高高跃起,杀入了人群之中!

    犹如狼入羊群,被黑手近身的海盗们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但他的屠杀没有持续多久,几条犹如蛇一样的锁链不知不觉间攀悄然上了黑手的脚踝,正在大步向前迈进的黑手猝不及防下被锁链绊倒重重摔倒在地。

    【鬼纹缚灵锁】,四星罕见级道具,这是金慕琼自己可以使用的最好的卡了,如果是平时这锁链只有被黑手撕碎的份,但偷袭一个已经强弩之末的黑手还是没多大问题的。

    “你再横!再给爷横一个试试,哈哈。”一个叛变海盗眼看黑手摔倒在地后迟迟没有动静,大胆地上去一脚踢在黑手受伤的右臂上,黑手反射性地抱住右臂抽搐了下,但还是无法起身。

    “不要玩了,解决他。”就算是这种情况,黑手只要没死透,林老头就放心不下,他身边一个海盗点点头,拿出一把左轮对准了黑手已经毫无防备的脑袋,扣下了扳机。

    “砰!”

    一声枪鸣,弹仓转动,子弹毫无悬念地贯穿了

    娜塔莎的胸膛

    “怎么回事,这个婊子从哪来的!”林老头怒喝,他就怕出现这种戏码,因为如果是狗血剧情的话,接下来被失去心爱女人的怒火吞噬的黑手会毫不讲任何道理地暴种,大开杀戒。

    但现实和想象总归是两回事,伏倒在地的黑手可能早就燃尽最后一丝生命了,即便是娜塔莎扭动着身体捂着胸口爬到他跟前想摇醒他,黑手也是毫无反应,就连双手的焚天臂铠也在不知不觉间解除了,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体征。

    娜塔莎口不能言,她忍着胸口巨大的痛楚拼命摇晃着黑手的身躯,眼泪趟过嘴角混着血液低落在黑手的脸上。

    “看什么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动手杀了他们!”林老头一把夺过旁边海盗的左轮枪打算自己动手,黑手只要没有确定死透,他就安不下心。

    就在这时,船体又是一阵巨大的摇晃,林老头脚下不稳向一旁倒去

    一个遮天蔽日的恐怖狼头从两条船之间的海面突然升起,它的嘴边还挂着一些人体的碎肉块,可能是旁边商船上海盗和武装商团还有佣兵的战斗而掉入海中的死尸吸引来了这个庞然大物。

    狼头一口咬在海盗船的船体,林老头和旁边的不少海盗闪躲不及被狼头一口吞下,钢铁的船体被硬生生撕开一个口子,巨大的狼头下面居然是鱼的身体,这个怪物整体不比接近200米长度的海盗船小太多,狼头将人和钢块一同咽下,但似乎还不满足,将目光转而投向了船上剩下的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