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河畔的徐凌风每过一个时辰都会往碧桐脚下洒水,几个时辰后,天色渐暗,碧桐看着自己已经湿透的鞋靴,皱起眉头:“恩公,你这是做什么,为何老是往我鞋上泼水?”

    看着湖面泛起层层波澜的徐凌风,回过头看着被自己五花大绑的碧桐,又看了看他湿透了的鞋靴:“你不是树麽,我给你浇水啊!”

    碧桐语塞:“不是,恩公,我不需要浇水的,而且,就算用,你这么浇,我早晚被你浇死了!”

    徐凌风点头:“哦~我知道了,原来你不用浇水啊!对了,你以后不要叫我恩公了!”

    碧桐磕着湿透了的鞋靴:“不叫你恩公,那我叫你什么?”

    “就叫……”

    “恩公,白虎精来了!”碧桐打断了徐凌风的话,慌张道!

    徐凌风站起来,躲在碧桐后面,碧桐看着畏缩的躲在自己身后的徐凌风,嘲讽道:“恩公,你怕什么啊?”

    “嘘,我没怕!”说着,徐凌风把碧桐身上的绳子系紧了许多。

    碧桐声音压低几分:“不是恩公,你这系的也太紧了吧!”

    这时,白虎精已经越来越近,随着妖气的逼近,周围的草木左右摇曳,地上的片片落叶也被卷起,碧桐施展法术,将徐凌风与捆绑自己的树幻化为一体。

    白虎精很快就找到了碧桐,只见一只白虎向碧桐走来,体型庞大,额头上有一记红色的妖记,脸上的疤痕格外刺眼,本来就让人心惊胆战的白虎形象,多了一道疤痕,更加狰狞!咆哮时露出尖锐而锋利的牙齿,一口下去,似乎能将人的骨头咬个粉碎!

    碧桐吓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眼看着白虎越来越近,这般凶煞的模样,不要说碧桐了,就连幻化为树形的徐凌风都颇为胆颤!

    只见散在四处的妖气突然聚集在了一起,一道白光后,画风突变!

    眼前的白虎竟然幻化成了人形,模样十分好看,一袭白衣,因为本来就是白虎精的缘故,皮肤也格外雪白,可是美中不足的是,她的脸,因为被毁了半边脸,头发遮着的伤口被风吹着若隐若现!

    眉心中间的妖记衬着白色的肌肤,好看极了!

    目睹了白虎精芳容的徐凌风,也为这一缺陷感到惋惜,轻声叹气:“可惜,多好的一美人,成了这样!”

    白虎精走过来伸出纤细的手指,轻挑碧桐的下巴,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小弟弟,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呦!”

    说着,白虎精又看向碧桐身上的捆妖索,轻佻碧桐下巴的手顺着碧桐的胸膛,一把拉上捆妖索贴在碧桐身上:“这是谁把你绑在这里的,好可怜啊,要不要我把你放开?以后跟姐姐我,一起修炼啊!”

    碧桐紧闭眸子,大声感道:“白虎姐姐,你放了我吧!我不好吃啊!”

    白虎松开手,捂着嘴笑了起来,正当碧桐疑惑,睁开了眼睛,看着白虎精。

    只见白虎精收起笑声,用手抚摸着自己较好的面孔,声音比刚刚轻柔许多,甚至带着几分撒娇的口气,嘤嘤开口道:“我美吗?”

    说着,又把遮着半边脸的头发撩起,挂在耳畔,丑陋的疤痕露出来让人觉得可怕又恶心,碧桐碧绿的眸子瞬间瞳孔放大,嘴巴微微张开,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看着白虎精,但还是结巴的说出了很违心的话:“美,美!”

    白虎精眼神凌厉,一把掐住碧桐的脖子:“你骗人!”

    “是丑,我刚刚说错了!”碧桐语气慌张,躲在碧桐身后的徐凌风很是替碧桐的智商着急,说白虎精丑,死的不是更惨!

    正如徐凌风所想的一样,白虎精妖气四溢,惊动了身旁的草木跟着晃动着,白虎精手上力度加大,捏的碧桐脖子疼痛不已,骨头咯咯作响的声音传入耳畔,让人听了触目惊心!

    就在这时,徐凌风意念化剑,从碧桐身后纵身一跃跳了出来,一剑刺中了毫无防备的白虎精,可惜刺偏了,本来早就算计好的徐凌风,想要刺的应该是白虎精的心脏,却没想到,刺到了她的臂膀!

    白虎精低头看着刺中自己的利刃,抬头仰天咆哮了一声,声音震动使整座大山颤抖着,徐凌风被白虎精吓的手都开始有些发抖!

    白虎精的目光凶狠,恨不得把徐凌风给吞了:“你敢暗算我!”

    纵使徐凌风在害怕,但还是壮着胆子喊道:“暗算你又怎样,你平日里作恶多端,不知道残害了多少无辜百姓的性命!”

    “你觉得,就凭你,能为名除害?”

    “除不除的了,你试试便知!”话音刚落,徐凌风就抽回长剑,再度刺向白虎精,白虎精双手交错,挡住了徐凌风刺来的剑,并滑行了很长一段距离,徐凌风见状,一脚踏上树干,紧逼白虎精。

    白虎精一脚踢开徐凌风刺来的剑,并震散了徐凌风意念化成的剑,徐凌风一个转身,半蹲在地上,看着自己刚刚握剑的手,即使知道白虎精功力深厚,做到这一点,很正常,可是徐凌风还是露出了惊讶的目光。

    白虎精也因为自己身前没有阻碍,站立起来,看着蹲在一旁的徐凌风露出了不懈的笑容:“既然你来送死,我就成全你!”

    说完,白虎精就挥了挥袖子,徐凌风就被白虎精发出的妖力,击飞在树干上,落在地上。

    徐凌风强撑着身子,捂着胸口,血腥的味道充满口腔,瞬间喷涌而出,染红了身下的青草,并顺着青草渗入地底!

    绑在树上的碧桐挣扎着,看着受伤的徐凌风很是担心:“恩公!”

    徐凌风抬头忍着剧痛,看着碧桐,露出了痛苦的笑容:“对不起,碧桐!因为我的年少轻狂,害了你!”

    碧桐摇着脑袋。

    说完,徐凌风就晕了过去!

    白虎精走过来一脚踩在徐凌风的背上:“还有力气说话!我现在就杀了你!”

    说完,白虎精妖力聚在掌上,高高举起,碧桐瞪着眼睛咆哮道:“不!”

    就当白虎精准备一掌打下的时候,一个男人声音回荡在山林:“白虎,这个人,你不能杀!”

    白虎精抬头看着四周:“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杀!”

    男子的声音再次响起:“主公的命令,如果你想灰飞烟灭的话,那请你自便!”

    话音刚落,一股强大的力量盖过白虎精的妖气,逼得白虎精不得不后退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