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族的人,简直太残忍了,竟然连刚出生的孩子都不放过!”

    话音刚落,张诺白就长长的打了声哈欠,徐凌风询问:“是不是困了?”

    张诺白点头:“是啊,我困了!”

    徐凌风窃喜:“那你回房休息吧!”

    张诺白起身:“那我回房了,打扰了,凌风哥哥!”

    徐凌风看着张诺白走远后,便回到床边,掀开被子,看着整理好的物品,心想道:“要不我现在就走吧,不然那个丫头现在睡饱了,晚上睡不着那我岂不是想走也走不掉了!”

    再三思索后,徐凌风拿起包袱背上肩头,推开门后,没想到门外竟然站着俩个丫鬟,惊吓之余,徐凌风又赶快把门关上。

    丫鬟回头看着刚刚打开又紧闭的房门,百般不解,于是便伸手敲了敲房门:“徐公子,你怎么了?”

    徐凌风用慌张的语气回答道:“哦,没事没事!”

    俩位丫鬟对视一下,随后便摇了摇头!

    徐凌风进房后急得连忙跺脚,现在门口有丫鬟走不了,晚上张诺白那丫头肯定睡不着,那样就更难走了,难道真的要带着张诺白那个丫头吗?

    徐凌风走到桌子前,倒了杯茶水站在窗口边,看着窗外的风景,徐凌风房间的窗外,刚好就是后花园,景色宜人,旁边就是张诺白的窗户,徐凌风看着花园内离自己不到一百米的围墙发呆!

    一盏茶后徐凌风开始狂拍脑袋:“笨笨笨,我从窗户走不就完了麽!”

    说着,徐凌风放下茶杯,翻出窗外,一溜烟就钻进了草丛里,一路猫着身子来到围墙下面,御风而上,出了围墙。

    围墙外,徐凌风回身对着围墙鞠了一躬:“感谢师姐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凌风也不想以这种方式告别,可是我不想害了诺白,师姐,我走了!诺白,多保重!”

    说完,徐凌风便转身离去!

    离开醉泉村后,徐凌风走在山间小路上,路上开满了野花绿草,参天大树为他遮挡毒辣的阳光,路的一旁一条长长的河流,微风吹来,花香扑鼻,挑逗的山路俩旁的小草和树叶沙沙作响,河水哗哗的流淌,清脆的声音阵阵传入徐凌风的耳朵,大自然恩赐的音乐,简直美妙极了!

    头顶也会时不时飞过几只小鸟!此时的徐凌风已经走了很久了,虽然很累,但他好像并不知道疲惫,继续前进着!

    “救命啊,救命啊!”

    远处,传来呼救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个孩子,徐凌风意念化剑,想都没想,提着剑冲向传来声音的方向!

    呼救声越来越近,俩旁的草也在徐凌风的疾步下变得凌乱,终于来到声音源头,可是徐凌风却并没有看到呼救的孩童,徐凌风提着剑,现在原地大喊道:“是谁在呼救?”

    回声一遍又一遍的在山林里回荡着,徐凌风见没有人回答自己,又喊了一遍:“是谁在呼救?”

    回声再次回荡着,依旧没有人回答!

    这时,徐凌风的背后,七八根细长的树枝悄悄的不断延伸向徐凌风的脚下,徐凌风看着周围的环境,难道那个呼救的孩童,已经遇害了?

    正当徐凌风困惑之际,树枝发动攻击,缠上徐凌风的双手,双脚,还有腰间,徐凌风反应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徐凌风挣扎着,被树枝高高拉起,一旁的一棵梧桐树化作孩童的模样,兴奋的跑过来抬头看着被吊在半空中的徐凌风:“别挣扎了,你越挣扎,树枝只会缠的更紧,你就会更痛苦!”

    徐凌风看着在自己身上的孩童,咆哮道:“你放开我,真卑鄙!你要对我做什么!”

    树妖扶着下巴:“当然是吃了你了,你身上好香啊,看来你修为不错,吃了你,我的功力,就能提升了!”

    徐凌风依旧挣扎着,这时的树枝,已经把徐凌风包裹的像个粽子,树妖施法将徐凌风放下来,落地后的徐凌风,不在挣扎,看着眼前这个依旧孩童面貌的树妖,一身绿叶衣裳,头上插满树枝,红通通的脸蛋笑起来深深嵌着俩个酒窝,他的眼睛跟常人的不一样,是碧绿色的眸子,好看极了!

    树妖笑盈盈的冲着徐凌风走来,嘴角扬起露出俩颗尖尖的牙齿,看的让人发慌!

    树妖见徐凌风如此淡定的看着自己,很是不解:“你怎么不叫了?刚刚不是叫的挺大声麽!”

    徐凌风一副看透生死的样子,开口道:“无所谓了,反正,我早晚都是死,我连你一个小小树妖都敌不过,跟魔族军师冷无情抗衡,简直是痴人说梦!”

    “没想到,你这个凡人真是没有骨气,这就放弃了?”

    其实,徐凌风早就把内力全部聚集在丹田,而他现在就是在等,等力量足够强大,就可以冲开身上的树枝,收了眼前这只小妖。

    徐凌风长叹一声:“哎,是啊,我没骨气,只能等死,麻烦你一会下手快点,让我死的干脆,不过在临死之前,我想问问小妖,你是什么妖怪,让我死个明白!”

    “那好吧,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我是梧桐树妖,在这个山上,我已经生活了几百年了,七天前,我才化作人性,没想到,我的第一顿美餐,竟然是个有修为的人,看来我是赚大了!”

    徐凌风内力已经聚集的差不多,看着眼前这个洋洋得意的梧桐树妖,徐凌风话锋突转:“是吗?”

    随后将内力释放,逼开身上的梧桐树枝!

    梧桐树妖也被徐凌风突然爆发的真气伤到,倒在地上口里吐出绿色的鲜血。

    徐凌风意念化剑,提着剑步步紧逼,身受重伤的树妖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只能躺在地上看着步步紧逼的徐凌风!

    徐凌风挥起手中的长剑,刚想斩下去,结束树妖的生命,没想到树妖突然放声大哭,徐凌风看着树妖,手上的剑竟然不忍心砍下去,于是不耐烦道:“你哭什么?”

    树妖哭的更伤心了:“我才刚化作人形没几天,就要丧命于此,我好可怜!”

    徐凌风眉头紧皱:“可怜?你吃人的时候,怎么不觉得别人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