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诺白换好衣服后,来到吴柏所住的庭院。

    庭院里,下人门都在房外等候,张诺白为吴柏换好衣服,擦干净身上的血,看着躺在床上,面容泛白的吴柏。

    张诺白落下眼泪,心如刀绞,说的一句一字都是从牙缝中挤出:“娘,诺诺什么都没有了,娘常说,诺诺不听话,老是说诺诺长不大,每天都会挨罚,以前是女儿傻,总以为娘能活好久,自己晚一点长大,没有关系,看来是诺诺错了,诺诺如果早一点长大,娘也不会临死的时候都替诺诺担心!娘去了那边要好好的,不要挂念诺诺,女儿一定会听徐大哥的话,让你放心!”

    小环见小姐还不出来,有些担心了,敲了敲门:“小姐,入殓要趁早,否则不吉利,死去的人不会安宁的!”

    跪在床头的张诺白,听了小环的话,擦干眼泪,站起来,走向房门,打开门看着下人,努力憋着泪水,即使很不愿意说出那俩个字,但还是闭上眼睛,撕心裂肺喊道:“入殓!”

    下人领命后,便抬着棺材进了房间,张诺白站在门口,看着好几个人把吴柏的尸体抬起。

    张诺白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吴柏被放入棺材,她接受不了吴柏就这么死去,转身跑出了庭院,向自己庭院跑去,张诺白一路上流着眼泪,路过徐凌风庭院时,与刚出庭院的徐凌风撞了个正着。

    张诺白抬头看到徐凌风的脸,心里犹如打翻了五味瓶,所有苦楚涌上心头,再也抑制不住奔溃的情绪,一头扎进徐凌风怀里,放声大哭!

    徐凌风看着怀里哭的泣不成声的姑娘,想起了自己看着师父死在自己面前的场景,心疼此时的张诺白,伸手轻轻抚摸着张诺白的头!

    张诺白的鼻涕眼泪,通通流在徐凌风的丧衣上,嘴里不停的说着:“徐大哥,我什么都没有了,爹没了,娘也没了,我除了他们给我留下来的财富,我什么都没有了!”

    徐凌风心疼的拍着张诺白的脊背,安慰道:“诺诺,你还有徐大哥,以后徐大哥,就是你的亲哥哥!你不是一无所有,徐大哥在呢!”

    张诺白起身看着徐凌风,擦干眼泪,悲容依旧:“徐大哥,我决定了,我要跟你一起走,去找冷无情,给我娘报仇!”

    徐凌风犹豫的看着眼前这个姑娘,他很清楚,带上张诺白,无非是多了个累赘,对自己的复仇之路,并没有什么帮助,但是张诺白却又如此坚定,若是他不答应!张诺白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只好点头道:“好,我答应你,等把师姐安葬后,我们就一起去找冷无情报仇!”

    魔界,冷无情站在落渊峰上看着将要升起的太阳,微风吹来,将冷无情的一身白衣,吹的随风而舞,冷无情婀娜多姿的身段,一件白衣加身,远远看去,犹如天仙下凡!

    身穿黑袍的欧阳寂,走向冷无情,恭敬道:“主公!”

    冷无情张开殷红的小嘴,一张一合道:“你来了!我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欧阳寂起身,看着冷无情的背影,开口道:“主公,事情已经办妥了,但是,派出去的刺客被人杀了!”

    冷无情回身,太阳这时已经渐渐升起,阳光将冷无情的五官,照的格外清晰,弯弯的柳叶眉下,一双透着冰冷无情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白皙而紧致的肌肤,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通透!

    在往下看,冷无情腰间居然挂着一块格外碍眼的红色玉佩,与白衣显得格格不入,简直就是多余!

    冷无情虽然有一副倾城倾国的外貌,可是即使在炎热的夏天,她总是让人能感觉到丝丝寒意,不单单外貌,甚至是一言一行,也是如此!江湖人称,冰美人!

    冷无情面无表情,看着眼前的男人,开口道:“死了?”

    男子退后一步,抱拳道:“属下无能!派出的刺客,被那次逃走的洪门弟子杀死了!”

    冷无情有些惊讶,但是神色依旧如一:“洪门弟子?”

    “是,就是掉入洪门断崖的那个弟子!”

    “哦!是他,掉入断崖,坠入深渊海,竟然还没死!”

    男子直起腰,眼神透露出杀意:“是啊,主公,这个小子实在是厉害。当初掉下断崖,只是一个刚刚打通奇经八脉,连普通人都敌不过的毛头小子,可是几日没见,武功竟然进步的如此之快!”

    冷无情开口道:“此人,将来必定是我魔族的大敌!”

    男子眼神一转,看着美艳的冷无情:“要不要属下去除掉他,以免后患无穷!”

    冷无情抬手:“不必了?”

    男子不明白冷无情的话,疑惑道:“既然此人能威胁到我魔族,为何主公不除去此人?”

    冷无情抬眼看着男子:“此人是世间罕有的奇才,除掉了,岂不是可惜?”

    男子顿时明白冷无情的用意:“主公的意思是,如果他能为我们所用!将来对我们魔族一统天下,自然是有很大的帮助!”

    冷无情转身看着徐徐升起的太阳:“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你以后见了他,千万不能杀了他!”

    “那若是他,并不如主公所期望呢?”

    冷无情瞬间真气爆涨,眼神充满杀气:“如果他不如我期待的那样,那我就会杀了他!”

    冷无情说话的同时,暴涨的真气随着说话的语气,几乎惊动了整个山上的飞禽走兽,使生灵四处乱窜!

    而在她身后的男子,也被冷无情的力量逼得倒退几步,待冷无情真气散去后,男子才站稳脚跟!

    心有余悸的恭敬道:“那,属下先告退了!”

    冷无情抬起芊芊玉手,男子便转身离去!

    待男子离去后,冷无情拿起腰间那块显得格外碍眼的红色玉佩,伸手抚摸着玉佩上的图案,开口道:“娘,我终于为你报仇了,你在天之灵,安息吧!”

    东方太阳已经完全升起,阳光照在玉佩上,使玉佩散发着红色的光芒,冷无情佩戴的玉佩,正是万物中最有灵性的噬血玉,冷无情每杀一个人,她腰间的玉佩颜色就会变得更深一些!直至变成黑色为止!等到那时,吸收玉佩精华,便可提升功力!

    而那块玉佩原先的主人,正是冷无情的娘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