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到洪玄七,徐凌风眼里就透露出了杀气,拽紧套头:“我要杀了冷无情,为我师父报仇!”

    徐凌风话音刚落,琉容儿就一掌打向徐凌风胸口。

    徐凌风瞬间觉得一股血腥之气,从喉咙涌出,鲜血喷在地上,徐凌风捂着胸口支起身体:“姑娘!你这是做什么?”

    琉容儿蔑笑:“我只是想试试你的武功,没想到你半点功法都没有,还敢大言不惭的说要找冷无情报仇!”

    徐凌风咆哮道:“那我岂不是要眼睁睁的看着师父师兄们枉死吗?”

    “冷无情,这个天下恨她想杀她的人多了去了,就连人族帝王广岳都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曾经一度派杀手前去,都没将冷无情除掉,最后帝王亲自出手,都没能伤及冷无情一根毫毛,你说你杀冷无情,难道不是笑话吗?”

    “不是笑话!人定胜天!更何况她冷无情是人,不是天!”

    听到徐凌风这么说,琉容儿开始有些佩服眼前这个傻小子:“你知道你面对的仇人是谁吗?”

    “冷无情,魔族军师,比我师父还要强大的高手!”

    “那你觉得你现在如何杀得了她?”

    “我杀不了她,但是,现在不能,不代表以后不能!”

    琉容儿转身道:“你下山吧!下山去醉泉村去找一个叫吴柏的人!”

    “他是谁?”

    “洪玄七的大弟子!”

    琉容儿出了房门,背上竹娄便上山采药去了。

    徐凌风收拾好东西,出了门,看着满园桃花盛开,微风吹来,卷着桃花风中凌舞!

    片片桃花铺满在庭院的碎石路上!徐凌风大步走上碎石路,步风卷起片片花瓣,甚是好看。

    出了门,徐凌风便转身看着茅草屋,鞠躬道谢:“容儿姑娘,我走了,谢谢你的救命之恩,等我报了仇,必定回来报答你!”

    “报答我?以身相许吗?”琉容儿从山上采药回来!

    徐凌风被突然回来的琉容儿吓了一跳,回身道:“你不是去采药了嘛?”

    琉容儿抬起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是啊,我这都采药回来了!你为什么还没走?”

    徐凌风向琉容儿鞠躬道:“我这就走,谢谢姑娘的救命之恩,等凌风复了仇,就回来报答你!”

    琉容儿上前看着弯腰道谢的徐凌风:“怎么报答我?以身相许吗?”

    徐凌风看着琉容儿的碎花鞋,小巧可爱,抬头道:“姑娘要我以身相许?”

    琉容儿点头:“嗯,我一个人在这深山中待着挺无聊的,所以,我想有个人陪我,等你有命回来,就以身相许报答我,如何?”

    徐凌风脱口而出:“好!”

    琉容儿对徐凌风的果断有些诧异:“你为何答应的这么爽快?”

    “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

    徐凌风停顿,琉容儿追问:“更何况什么?”

    “更何况,姑娘你不丑,能跟姑娘相依相老在这山中,凌风觉得是我三生修来的福份!”

    琉容儿开心的笑道:“好,只要你有命回来,就来山里找我,我等你!”

    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块玉佩,塞给徐凌风:“这是我的玉佩,你戴在身上,百毒不侵!”

    徐凌风接过玉佩:“姑娘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

    琉容儿抬手,打断徐凌风的话:“我知道,徐凌风!”

    说完,琉容儿便转身进了庭院,将门关上,徐凌风看着琉容儿进了房内,才转身离开!

    下山的路不易,徐凌风整整走了俩天俩夜,饿了就摘果子吃,晚上就睡草地上,下山后,徐凌风走在荒径小路上,终于看到了路边刻有醉泉村的石碑!

    徐凌风喜出望外:“醉泉村,我来了!”

    村子里,熙熙攘攘的集市甚是热闹,长这么大第一次下山的徐凌风,便被眼前稀奇古怪的东西吸引!

    徐凌风走到一个卖糖人的摊子前停下脚步,看着糖人思绪又飞回了五年前。

    那年,关晏第一次跟陌尚下山去买物资,关晏下山后为徐凌风带回来一个糖人,因为动用了师父给的钱还挨了板子!

    那是徐凌风第一次吃除了山上以外的东西,关晏那晚疼的睡不着觉,徐凌风躺在他旁边痛哭着:“对不起,都是因为凌风才害师兄挨板子的!”

    关晏为徐凌风擦干泪水:“没关系,师兄不疼!”

    ……

    小贩看着发呆的徐凌风:“客官!”

    “客官?”

    小贩的呼唤将徐凌风拉回现实:“啊?”

    小贩笑咪咪的问徐凌风:“请问你要不要糖人?”

    徐凌风开口道:“我想要,可是我没钱!”

    小贩见徐凌风没钱,一改脸上的亲切,怒吼道:“没钱就让开,挡着我做生意!”

    徐凌风连连道歉:“对不起!摊主,我想向你打听个人!你知道。”

    还没等徐凌风把话说完,小贩就连连摆手道:“不知道不知道,你去问别人!”

    徐凌风皱了皱眉头:“可我还没说那个人是谁呢!”

    小贩不耐烦了:“你这人是存心来找茬的是吧?”

    “不是,我就是想跟你打听。”

    “我都说了我不知道,麻烦你让开,别挡着我做生意!”

    徐凌风见小贩态度如此坚定,看来是没有想告诉自己的意思,鞠躬道:“打扰了!”

    徐凌风离开小摊,上前询问来往的路人:“这位姑娘,请问你知不知道一位叫吴柏的人?”

    “不知道!”

    “这位大伯,请问你认不认识一位叫吴柏的人?”

    “不认识!”

    “这位姑娘,请问你认识叫吴柏的人吗?”

    “没听说过!”

    ……

    徐凌风问了好多人都不认识他口中所说的人,失落至极,坐在路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一个姑娘走过来看着坐在地上的徐凌风:“你找吴柏?”

    徐凌风抬头:“嗯!”

    眼前这位姑娘穿着华丽,看起来知书达理,对徐凌风说:“公子,你随我来!”

    徐凌风喜出望外,跟着姑娘前去。

    姑娘带着徐凌风绕了一个弯又绕了一个弯,徐凌风走的实在是有些累了,停下来坐在地上看着哪位姑娘:“快到了吗?我这都陪你走了这么远了!”

    姑娘回头,指着一处大户人家说:“公子,就在哪里了!”

    徐凌风顺着姑娘指的地方看去:没想到吴柏师兄住这么好的地方,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这么气派的房子!

    收起思绪,徐凌风起身跟着姑娘走向那栋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