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感谢唯吾独爱兄弟,或者姐妹?希望各位读书的朋友多多支持,各位的肯定是我最大的喜悦和动力。

    --------------------------------------------------------------------------------------------------------------------------------

    那黑袍人透过面具赞赏地看着赫连辛。

    “嗯,你能有如此想法甚好。此次‘许负传承’之事,主上很关注,曾交代,尽全力夺得‘许负传承’,或者掌控获得传承之人。

    若事不可为,底线就是绝不能让一崖二谷三宗四派十大世家的人得到传承。你的职责就是守好水道,并全力挑起各大宗派世家之间的厮杀。”

    “是,属下绝不辜负主上期望。主上是要决定对那些势力动手了吗?”

    赫连辛的脸上满是激动,为了等待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十五年了!

    黑袍人的回答没让他失望。

    “是的,主上的宏图大业要开始了。好好准备吧,你也清闲不了多久了。”

    说完,黑袍人就如一股清风般消失了。

    赫连辛静立半晌,仍忍不住内心的激动,一声长啸,引得四面守卫纷纷而来。

    这之后,这原本就不平静地古巴江上将变得风起云涌。

    连续几天时间里,古巴江中发生了数百场血腥战斗,数千人命陨古巴江,牵扯进来了大大小小近百个势力,那二十大巨头也已有八家被牵扯了进来。

    自扬州《长生诀》风波后,这一次,“许负传承”引动了整个天下,它所带来的诱惑远非《长生诀》可比。

    为了这“许负传承”,原本彼此联盟的一些势力,也直接进入了刀剑相向的境地。

    江湖武林,草莽豪杰,都如飞蛾扑火般纷纷投入这以生死为代价的争夺中。

    而这,还仅仅是众多势力还处于探听虚实的阶段。

    同时,在一些幕后之手的推波助澜之下,这场传承之争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看着江面漂浮的两具尸首,花雨眼中闪过伤感之色,虽然早已感受过这世界的残酷,但每当再次经历时,仍是难掩心里的那份压抑和兔死狐悲的伤感。

    在这样一个命贱如蚁,无有律法可以制衡的世界里,花雨也不知道自己将会在什么时候,或许也就成为了那漂浮于江中之人中的一员。

    这个世界有着远超上一世世界的个人进化之路,肉体凡胎皆可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只是,一饮一啄,莫由天定,想要获得那超凡脱俗的力量,必然要经历远非普通人可以想象的磨难。

    或许,这便是天地之中冥冥存在的自然平衡之道吧。

    花雨的一番感悟带动了心境的提升,一瞬间,思维似乎更加空灵敏锐,体内的内息也产生了莫名的变化。

    最明显的感觉就是内息的运行更加快速流畅,掌握起来也更加得心应手。

    惊喜总在不经意间来临,花雨心中宁静致远,细细品味着那种从来没有过的感受。

    这个世界虽然残酷,但却也给了人们更多地掌握自己命运的机会,既然逃避不了,那就,争吧!!!

    背着刀站在扶栏边的寇仲似乎感觉到了花雨发生了变化,偏过头疑惑地看着花雨。

    而后花云,李寻渔,素婉,秋玲也是眼神奇怪地看着花雨。

    感受到视线的压力,花雨从品味中清醒过来。

    “我脸上长花了?”

    花雨皱眉,故作不悦地说道。

    还是李寻渔离得近,境界最高,感觉也最明显,于是开口问道:

    “小雨,你是不是又有什么突破了?”

    花雨点点头,道:

    “嗯,小有所得!”

    “唉,人比人气死人啊,庄主你这也太。。。。。。”

    寇仲一脸郁闷地说道,有这样彪悍的庄主,寇仲觉得自己完全缺少存在感。

    倒是不怎么说话的花云眼里闪过一丝喜色,花雨的实力提升是他最希望看到的,这代表着守护村子和报仇雪恨的力量更加强大了。

    但同时也有着羡慕,他虽然也是天才般的少年,更是实力非凡,但跟花雨相比,还是差了许多,羡慕也在情理之中。

    “你们也要努力修炼了,不然,说不定哪一天我一人就可以单挑你们所有人了!”

    花雨意有所指地说道。

    话刚说完,就连李寻渔也忍不住给了他脑袋一巴掌,可怜的是他还没法还手,其他几人也目有忿忿之色。

    花雨不会去鼓励他们,那样效果不大。

    但他很清楚,他们都是绝对骄傲的人,这样的人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有着绝对的自尊心。

    而他的话正好刺激着他们的那颗骄傲的心,这是光明正大的阳谋,他们是绝不想真的出现花雨所说的那种情形的。

    以花雨这种变态的修炼方法,后天都能对战先天九品的实力,他们若不再想方设法进步的话,说不定他们连花雨的背影都望不到了。

    “我现在的实力更多的是建立在一些不同于常人的际遇和选择上,若无意外,后期的修炼速度必然会慢下来。

    但有着这前期的基础,修炼速度虽然会慢,实力的提升应该慢不到哪儿去。

    而你们不同,你们天生就有着远超常人的修炼天赋,也有着很好的修炼功法以及修炼资源,唯一欠缺的只是师长的指导。

    这方面我无法给你们更多的帮助,只能靠你们自己。不过,我一直相信,只有根据自己的情况所创造的功法才是最适合自己的,就如子陵的生死轮一样。

    人法师,师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天地万物,众生百态都是道的具体体现,以之为师,走出属于自己的路,你们才能成为真正的强者!不要浪费了你们的天赋!”

    趁着机会,花雨重重地敲了敲他们。

    如今已是大业十四年了,当下的大隋朝依然是国泰民安,这跟花雨上一世记忆里的历史走势出现了偏差,也让原本就一直有着莫名压迫感的花雨更加不安。

    这样的情绪对于花雨来说是极罕见的,但脑海中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在提醒着他越来越近的危险。

    在这个神秘的世界,花雨选择相信自己的感觉。

    所以,他需要身边的人要快速强大起来,不至于在危险来临时任人宰割。

    花雨罕有如此郑重而啰嗦地带有批评意味地给他们讲这些,这里面甚至还包括了花雨从未说过重话的三婶李寻渔。

    虽说,几人都已进入先天层次,已经算是一方高手了。

    但是在真正了解江湖这个圈子以后,花雨才明白,当年单美仙所说的明处的先天高手不多的意思。

    因为,绝大多数的先天高手都是隐性的,他们不为所有人知,但却是江湖中最多的。

    而那些广为人知的先天高手,多数不过是各个势力摆在明面上的代言人罢了。

    所以,这个世界的水,很深。

    常年累月跟在花雨身边的李寻渔似乎感受到了花雨的那份紧迫和担忧,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到最后却是什么也没说。

    花云,寇仲,素婉,秋玲四人静静思索着花雨所说的话,似懂非懂。

    他们本都是天赋超人的天才,花雨的话给了他们原本模糊的路一点光亮,他们只要突破这光亮,就能进入一个更加广阔的世界。

    模模糊糊中,四人似有所得,告退后静静地体味着心中那喷勃欲出的感觉。

    “小雨,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三婶,这天下大乱将至,我们都无法置身事外,必须尽快提升实力自保,而且,我总感觉到冥冥之中有一种强烈的威胁正在快速成长并逼近。”

    李寻渔锁眉思考着,旋即目漏凶光。

    “难道是那群凶手?”

    “我也无法确定,也有可能是其他方面的威胁,但是,无论是哪方面,我们都必须提升自己的实力!”

    有了这样的考虑,李寻渔的心里也有了一种压迫感。

    “那要不要按照小仲的建议掌控太湖帮,太湖帮掌控古巴江水域,易守难攻,非常适合势力的培养。”

    花雨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

    “太湖帮所占据的太湖群岛虽然易守难攻,但同时也限制了它的向外扩张,格局太小,顶多能作为一个据点。

    而且,想掌控太湖帮是不可能的。太湖帮屹立数十年,劫掠商旅,帮中也无真正能镇压一方的绝顶高手存在。

    但为什么这么多年来还能长存不衰,且不断发展?这背后必然有着那些超级势力的或明或暗的支持。

    再者,那太湖帮主能在这么多势力之间左右逢源,屹立不倒,也肯定是能力非凡之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轻易被掌控。

    寇仲的建议执行起来困难重重,且对于目前的山外山庄来说,弊大于利,还是算了。”

    听花雨这么说,李寻渔明白,这意见只能搁浅了。

    “唉,可惜了。”

    “哈哈,不可惜,山外山庄发展到现在,自身都还没消化完,再盲目扩张只会是拖累,而且,这一次伊道引起的风波又是一个极大的机遇。

    若是把握得好,比拿下太湖帮要有用的多。”

    李寻渔疑惑地看着花雨,不过花雨似乎没有解释的打算。

    “三婶,你耐心等着看一场好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