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你居然还敢回来?”

    光头大汉一看清少年的面容,神色瞬间变得狰狞起来,手中月轮再次一闪,便打算冲过来。

    手指再次一扣,一根弩箭带起一阵刺耳的破空声,向光头大汉飞射而去,这大汉见此,嘴角带起一抹不屑之色,手中月轮一个横扫,打算直接破掉弩箭。

    “当”

    一声轻响,火光迸射,弩箭将月轮打偏,随后威势不减,继续向光头大汉飞去。

    到了此时,这大汉才反应过来,脸色一变,随后脚下一动,整个人向后倾倒,来了一个标准的铁板桥,弩箭擦过光头大汉的鼻尖,带起一串血珠没入不远处一株参天大树里面,随后穿透大树,整个消失在森林的土地里面。

    “呵呵,阁下还是不要妄动的好,我手中这柄弩箭,名叫追风,可以追风,也可以索命,若是平常时期,在阁下有所防备的情况下,这弩箭自然伤不了你,不过刚刚经历一场大战,估计你体内魂力尚且不足巅峰时期的两成左右,我用这把追风弩,可以轻易取你性命,至于其他几人,阁下看看这只剑齿虎应该便知道了。”

    林天咧嘴一笑,漏出一拍森白的牙齿,手中弩箭并未有放下的意思。

    之前遭到剑齿虎偷袭的时候,林天一记鞭腿将剑齿虎抽飞,自己则借势躲在了一旁,而这些人注意力全部放在剑齿虎上,因而压根就没有发现林天的踪影。

    在来之前,林天便是听雪姬介绍过,要想获取妖魂,必须要自己亲手猎杀的妖兽才可以,若是在妖兽将死之时被他人刺死,就算能产出妖魂,自己也没法吸收。

    因而林天在看到这几人打算猎杀这只剑齿虎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有了主意,按照林天的想法,若是他们没法击败这只剑齿虎,最多两败俱伤,届时他只需凭借手中的追风弩以及斩魂刃,应该也有足够的能力可以杀掉这只剑齿虎。

    就算杀不掉也无妨,对林天而言,并无丝毫损失,最多只是需要多花费一些时间,去寻找合适的妖兽而已。

    只是林天心中也清楚,错过了这只剑齿虎,要想寻找到合适的妖兽,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一方面,他本身能力有限,最多只能猎杀二阶初级的妖兽,甚至有可能只能猎杀到一阶高级的,这样一来,他所获得的第一个妖魂,品级就要低很多。

    让林天没有想到的是,那名被称为鬼少的青年居然有如此霸道的秘术,可以困住这只剑齿虎,等几人将这只剑齿虎击成重伤的时候,林天在忽然出手偷袭,没想到居然一次就成功了。

    一想到自己待会儿就可以融合妖魂,从而进阶,成为魔徒期的魔魂师,而且还会拥有自己的魔技,林天便是兴奋起来。

    “小子,你连续杀我三个兄弟,现在又想抢夺这只剑齿虎,难道不觉得自己太贪心了吗?”

    光头大汉脸色阴沉,沉默了片刻,才瞪着林天,一脸怨毒的开口说道。

    “贪心?呵呵,怎么会,比起你们的谋财害命,我只觉得我的行为再善良不过了,我只要这个剑齿虎的妖魂,诸位若是不介意,就退后几步,否则就不要怪我手中的弩箭不张眼睛了。”

    林天冷笑一声,对于这光头大汉的话,却是嗤之以鼻,话音落下,手中弩箭再次嗖的一声,一根箭矢飞射而出,直接穿透剑齿虎的身体,不见了踪影。

    “好,想要妖魂,你拿去便是,不过小子你记住,青山不在,绿水长流,希望你日后不要在这落日森林中让我遇到了,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大汉再次看了林天一眼,眼光不着痕迹的掠过剑齿虎身上的伤口,最后将自家老二叫回去,退后几步,同时将月轮收起,一副完全不干涉林天的样子。

    按照林天的本意,自然是想将这些人全部击杀的,只是眼下的情况,根本不允许他这般做。

    这其中的原因,除了林天有些忌惮这光头大汉和那名鬼少的实力之外,也和这妖魂有很大的关系。

    一般来说,妖兽别猎杀,从而产出妖魂之后,若是在一定时间没法吸收,妖魂就会自行消散,至于消散的时间,并没有人统计,不过按照书籍所说,产出的妖魂,最好在半个时辰以内吸收为最好,错过这个时机,妖魂的品质也会受到很大影响,这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对于光头大汉的威胁,林天也是根本不在意,这剑齿虎的妖魂他势在必得,自然不会退缩了。

    “切,等我吸收了这剑齿虎的妖魂,也有魔徒期的修为了,日后再遇到,谁让谁难看还不一定呢。”

    心中如此想着,林天也不在意,至于几人没有离开,林天也没有多想,走上前去,一边小心戒备着几名大汉,同时一只手掌按到剑齿虎的头顶,体内魂力流转开来,片刻之后,淡淡的黄色光芒聚集到一起,最后形成一团拳头大小的光团,浮现在林天的掌心之中。

    深吸一口气,林天收起追风弩,回头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光头大汉,再次阴笑一声,足下一动,身形一个纵越消失在密林深处。

    “老大,就任由这小子这般戏耍我们,夺走我们的妖魂吗?”

    等林天走之后,二当家才走到剑齿虎旁边,看着冰冷毫无气息的剑齿虎,眼中凶光闪烁。

    “不放过又能怎么样,这小子一个照面就干掉了老三老四,本身实力就不凡,我到是没有想到,对方这般小的年纪,修为却已经达到了开灵期的瓶颈,真是失策呀。”

    光头大汉同样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只是一想到方才林天骨子里面的狠辣,以及实力,心中也是泛起一丝无奈。

    他原本以为,林天必定是某个家族出来历练的少爷,别说杀人,恐怕连杀鸡都没干过,而就是这种自以为是,让他一连断送了三名自家兄弟的性命,林天的狠辣和这种杀伐果断的性格,也是让光头大汉眼底闪过一抹忌惮。

    “行了,不要再吵了,这小子就算要吸收妖魂,至少也要两天的时间,这段时间足够给二当家重新找到一只合适的妖兽了,虽然有可能得到的妖魂没有这只剑齿虎好,不过眼下也只能如此了,再说了,只要抓到那只暗魔剑齿虎,等我也进入魔徒期,要杀了这小子,不过是翻手之间的事而已。”

    见到两人争吵,那名叫鬼少的青年此时也是站起来,开口说道。

    “去抛开这只剑齿虎的头颅看看,是否有妖核。”

    光头大汉和二当家似乎很怕这名叫鬼少的年轻人一样,闻言也不再争吵,乖乖走到剑齿虎旁边,从腰间抽出一柄匕首,劈开了此兽的脑袋。

    “我靠,老大,鬼少快过来看,这次发了,哈哈。”

    一个惊喜的声音传来,光头和鬼少闻言,脸上也是闪过一抹喜色,急忙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