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知寒现在的脑袋,一半儿是水,一半儿是面,一晃就是浆糊。

    他以一种脑中混沌,外表可爱的状态,听完了这位三夫人,也就是他以后娘亲的话,并且很快他又坐着轿子重正门回了象牙府。

    然后全府轰动,管家丫鬟们纷纷叫喊喊着小少爷回来了,整个象牙府如逢喜事一般,人头攒动,络绎不绝,脸上都洋溢着喜色,更有一圈家仆簇拥着叶知寒进了正厅。叶知寒与正厅内,各房夫人,爷爷和奶奶,七大姑八大姨,表姐表妹表哥等等人展开会面,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

    现在叶知寒正坐在三房夫人,也就是她娘亲的院落里,自己的独门独院暖屋子的床上。

    坐在床上好一阵子,叶知寒终于是喘了口气起。今日之事恍如做梦一般,不过有一点他可以确定,他现在是象牙府名正言顺的小少爷,没有任何人怀疑。

    至于原来和自己同名同姓的正派小少爷在哪里呢?

    答案就是已经死了,死的太透了,死了好几年了。

    这其中种种对不上的地方,就说来话长。

    本家当家家主是叶满天,高居天元王朝十大将军之一,手掌重兵,风光无限。但权力越大,责任越大,这话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就在三夫人,也就是叶知寒的娘亲怀有身孕的时候,叶满天受命前往南蛮州戍边,抵御突如其来的兽潮,风沙戈壁之上,兽潮无边无际,一波接着一波,好似没有穷尽。叶满天这一去就是快有十年之久,足可见这次兽潮是多么的空前。

    快十年间,人虽然无法回到玲珑州,但与象牙府时常书信来往,也就知道了三夫人的孩子降生,边关的叶满天高兴极了,这府中虽有三位夫人,孩子也多,但男童算上这个新降生的,也同共只有两个,可谓是阴盛阳衰。

    叶满天当时就书信给孩子取了叶知寒这个名字,想必也是在被边关荒凉景色渲染的吧!还说等兽潮过后,一定要回来先见到这孩子,毕竟最小的孩子总是最招人喜欢。

    可谁成想,这孩子三岁的时候,竟然早夭死了。就死在三夫人秦怜星的怀里,回天乏术。当时秦怜星悲痛欲绝,就想要告诉府上的众人,但一想,这若是传到边关,叶满天得此噩耗,难免心情沉痛,但眼下兽潮之时,一旦有了闪失,兽潮破关而入,自己不就算是千古醉人了么!

    当下只得隐瞒,就是和府上也说,送到帝王州秦家去了,秦老太爷苦苦哀求,想要养这孩子几年,享享天伦之乐,过些年就送回来,不然等孩子长大,能回秦家的时候就更少了。

    孩子都已送去,秦怜星口述的秦老太爷又那么可怜,就是本家的几位老人也只能同意,孩子都在路上了,也不能差人去劫啊!

    一瞒就瞒了快十年,这期间也算风平浪静。

    如今叶满天戍边结束,开拔回朝,秦怜星这下急了,他既想告诉实情,但又不忍心叶满天一回来就听到这个噩耗。她急中生智,这才想到了找个没人知道的小孩儿的办法。

    这也才有了这出叶知寒被带进象牙府,当孙子的事情。

    叶知寒坐在床上,一边想一边捋,怪不得我这回来没人生疑,敢情三岁除了家门,快十岁回来的。能有人知道真正的叶知寒应该长什么样,那可真是起了怪了。

    叶知寒不由的暗叹娘亲虽然事做的有点过,但是情有可原,最难莫过情爱,咱就是不为了荣华富贵,也要为了这痴情的娘亲,把这个不知道长什么样的将军哄好。

    叶知寒同时表示,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尽量不要骗人,一旦骗人,就要继续骗人,还可能不是一个人开始骗,会发展成组团开始骗。

    那就开始我的豪门小公子生涯吧!

    叶知寒心中呐喊,也决定有时间照顾照顾乞丐巷的小乞丐,毕竟咱现在怎么说也有这个实力了。俗话说得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呸!这不是啥好话。

    叶知寒现在只想嚎两嗓子,一扫心中当了三年乞丐的怨气。不过看到外屋还有侍女,也就不好意鬼叫了。这个小侍女是三夫人特意分过来的,叫寒烟,也就十岁左右的年纪,和叶知寒差不多大,但小巧可爱,梳着包包头,伺候人一点都不生疏,麻利的很。

    三夫人也是有心了。

    叶知寒看了看寒烟小侍女,招呼她进里屋,“寒烟妹妹快过来,我有事找你。”

    寒烟连忙走进来,一脸惊慌的说,“小少爷快别这么,千万别这么叫我。要是让大总管听到,那可就了不得了。”

    叶知寒心里奇怪,怎么回事,叫个名字也有讲究?还要摆个身段儿?就比如南戏里的那种亮相?“为什么啊?我叫错了?”

    寒烟垂下头,和犯了错似的连忙说道:“小少爷下回叫我寒烟就行,千万别带妹妹,让人听了会以为我有想列象牙府宗室的嫌疑,把我赶出去都是轻的。”说着说着,寒烟都眼圈都快红了。

    叶知寒明白了,这和古时候一毛一样,是有规矩的。阶级什么的大于天,叶知寒心中也不由的暗暗叹了口气,这看起来这么小的小姑娘,就出来伺候人,真是于心不忍。

    叶知寒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大家都是这种做法,他怎么可能去冲出来倡导人人平等,在看小侍女梨花带雨,连忙说道:“好吧!好吧!我在秦家散漫惯了。”

    寒烟如释重负的呼了口气,“不知刚才少爷叫我做什么?”

    叶知寒脸上忽然出现了一抹奇特的笑容,搓着手道:“听说咱们象牙府里同辈的男孩子少,只有我和二房夫人的表哥是吧?”

    “是的,正因为如此,听夫人说,老爷可喜欢小少爷了,还说回来一定要让少爷在府前迎他,好好的看看小少爷。”

    叶知寒摆了摆手,他知道寒烟会意错了他的意思,“我不是问的这个,你听错了。我的意思是,是不是表姐特别多?”

    寒烟茫然的点了点头。

    “咱们家有没有那种规矩……就是那种规矩……懂没?”叶知寒不停的挑着眉毛,挤眉弄眼,想让寒烟明白自己的意思。

    但是寒烟完全辜负了他,看了大半天,忽然说道:“小少爷,你是不是脸不舒服?”

    真是日了那啥了!

    叶知寒心中一阵哀嚎,知道这不明说寒烟是领悟不到精神要素了,“就是……表哥表姐结婚啊!就比如二房的表哥,和大太太生的表姐,他们一旦相亲相爱,然后定下终身大事。”

    叶知寒脸皮厚度还是不够大,还是需要修炼,没好意思说自己和表姐结婚,而是拿表哥举个例子。

    寒烟想了一想,“恩……倒是没有这种不让的规矩,表亲结亲这种事天元王朝倒是不少见,不过现在咱们象牙府还是没有,不过真有这种情况发生,想必府里也会同意的吧!”

    这时候,离房间不远,小院的们突然开了,嘭的一声,像是被踹开的,整个门直接摔打在壁墙上,这踹的力道委实不小。

    一个穿着鹅黄色锦袄小衫的小女孩儿,和叶知寒差不多的年纪,俏生生的站在院子当中,她脸上虽然有些红,但却显得她的小脸袋更加精巧可爱。她手里拿着两把艳红剑鞘的宝剑。

    “叶知寒,你给我出来。”

    屋里的叶知寒一愣,听出外边是一个小女孩儿的声音,急忙跑出去看,心里还纳闷,这三岁就出府的叶知寒,怎么府里还有熟人?

    叶知寒一看这女孩儿就知道是谁,是大夫人最小的女儿,叫叶玉,按岁数排的话,要叫她一声十七姐,叶知寒自己排十八。

    叶知寒连忙笑着说道:“十七姐怎么来了?我还准备休息休息,去夫人们那先拜访拜访各位姐姐和哥哥。十七姐倒是先来了,是小弟失礼了。”

    叶玉来的时候可是很不情愿,甚至想好了进门先打这个十八弟一顿,本来今天要随着师父练习新剑法,但是娘亲竟然让他师父先停一停,让自己去交十八弟,还说什么十八弟一直在秦家读书,没有学武,这要是让你父亲知道了,可就不太好。

    然后叶玉很不情愿的来了,甚至看到叶知寒出来就像打,但一看这叶知寒谦谦有礼,此时也不太好意思下手,但心里还是很不舒服,将手上的一柄剑望苏梁脚旁一扔。

    “娘亲让我教你练剑。”

    叶知寒一听顿时来了精神,有点意思,自己这算是终于开始接触这个世界的武道了。心中早已将和这个十七姐搞好关系,最好搞点事情的想法丢到九霄云外。

    武道仙道明显更诱人。

    苏梁一看叶玉这小身板,心里又范嘀咕了,“你?十七姐,你教我?”

    叶玉一听,刚缓下来的小火苗,噌就窜出来了,一脚把叶知寒旁边的小石桌踢了起来,凌空转了两圈,又重新落在一处积雪上。

    这石桌少算也有近百斤,就被这么一脚就踢飞了,还完美的落下,就像是被人搬了一个地方。这等脚力,这等控力,简直是惊为天人,叶知寒咽了咽口水,看着冷着眼睛的叶玉,竖起大拇指。

    “十七姐顶呱呱!”

    叶玉不耐烦的摆了下手,从怀里掏出一本蓝色的小册子,放在桌上,“别耽误你姐姐我的时间,你最好快点给我练会,我还要学习新剑法,你要是敢偷懒,我就揍你。”

    叶知寒完全没有理会叶玉小小的威胁,一双眼睛已经被她拿出的小册子吸引住了,这可是武学书籍啊!除了名字有点怪,这可自己从今以后,学武道,求仙道的标致啊!

    《开门剑法》。

    叶玉很不开心的嘀咕着,“明明三姨都是半仙了,她竟然不教你,让我来教你,还占用我学习新剑法的时间,真是气人。”

    叶知寒大为吃惊,“你说什么?我娘是半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