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德诺拱手低眉,诚惶诚恐地不自觉抽吸鼻子的力度加重了些,“承蒙夏目团长厚爱,我必当竭力效命夏目团长,忠守圣殿骑士团!”

    修斯兰德欣慰之下微微颤微着嘴角,似是要笑,又笑不出来。他最终只是报以鼓舞地拍了拍曼德诺左肩,水润下冰冷的铠甲厚重闷响,“你有如此觉悟是夏目之幸,是圣殿骑士团,是起司国之幸啊!”修斯兰德抬头听着前方警示擂鼓声,半晌沉默后沉重诉道:“今晚,由你代替你们的团长督战前线,只可胜,不可败!”

    “谨奉大祭师之命!”曼德拉走出铺房,失去黑帆布的庇护,寒冷的雨水又一次打在了他厚重的铠甲上。他冷不丁一个寒颤,连他自己都感到一丝困惑,身体素质优秀的他不应如此扛不住暴风大雨才是。

    仍旧背手伫立在高墙,修斯兰德眼眶红润目送着曼德诺,下城墙、上战马、奔行王都外围城墙。他满脸的惆怅尽书写着一种愧疚的情感,那种久违的自责似是痛彻心扉,但若是被拔了胡须的猫不能再丈量距离,置身涯缘前方就是深渊,不敢多行半步。“这毫不犹豫的劲头,确有夏目的几分风范啊。”他目光尤怜地称赞。

    ……

    本该高挂皎洁明月的柔情之夜暴雨倾覆得如若山河破碎的末日,执迷于寻找眼眸如星辰般那女孩的贵族们在警示擂钟的翁鸣声中错愕地回到了自己的府邸,平民们听着街道上杂沓的马蹄声、脚步声都怀着惴惴不安的心难以入眠。

    雷鸣电闪交加,作为王都第一道防线的护国骑士团——圣光骑士团布控在王都外围城墙严阵以待,骑士的铠甲碎击着雨滴的交响乐章,剑刃光影伴随游光电影闪耀夺目,哪怕没有铺房的遮雨避风,依旧极力眦目翘首,暴雨雾霭之中人影、马蹄声将近了。

    “守御姿态!”瞭望台斥候骑兵回报完毕,将台上骑士长挥剑施令。

    三百名弓箭手手执劲弓匿身于城墙垛口射击孔眼,远程威慑来犯者。外侧城台五百名骑士手持枪戟弓身以备,随时从侧翼居高临下地斩杀登城者。其余作为预备,保障后续补给与替场。

    会用魔法的骑士甚是稀少,第一道防线圣光骑士团中仅有两人,分别是两名骑士长。

    不过这不足为虑,即使是四大帝国,其下属骑士团当中能够配备的魔法骑士最多不过两至三人,这也正印证了魔法能者的稀缺性。

    土被水浸湿,马蹄人行惊不起漫天尘埃,但飞溅的泥泞不留余地的征兆着骑士团,兵临城下了。

    编制相同,城下千米之远是一千名骑兵组成的骑士团。因为会使用加持魔法的骑士长最高能承受的极限都是一千人,所以按照四大帝国惯例,一个骑士团最多只安排一千名骑兵。

    “筑盾墙!”

    “哈,哈!”

    战线迅速收拢,三百名骑士高举三十厘米厚的钢盾抵御在了大部队前方,停止行军后压抵于地面,足足砸凹了地面一个多脚印的深度。

    盾墙庇护构造完毕,这支骑士团停止了行军,距离城墙的位置精准地的控制在了八百米开外,随后众军高举的魔力晶灯点亮了大地。他们还并未打算强攻,考虑到会使用远程魔法的祭师极限攻击范围不过七百多米左右,选择这样的位置显然是合宜的。

    “已经确定对方旗帜,是圣山骑士团!”瞭望台斥候再报。

    曼德诺成功以代理团长身份接管了作为第一道防线的圣光骑士团,他点点头,转而登上了将台,暴雨倾斜冲击在坚毅果敢的脸上瞬间变得脆弱了,软塌塌的柔情似春沐倏然化作白气散逸。

    两名会魔法的骑士长之一动用了他的『虚炎』,蒸发尽了曼德诺头上倾下的雨珠,第一场战役的指挥者需要清晰的视线来观察敌情。

    “二王子呢。”曼德诺问。

    “派出的骑士队清查了王都,没有发现二王子,据封城前消息,二王子已经带着手下的人离开了。”

    “意味着二王子目前已经站在我们的对立面了啊。”曼德诺如释重负,摊摊手打开了圣喻,“王都封城之际,来临之敌不问出身,不问强弱,汝等当以手中的剑斩下僭越者的头颅!”

    “吾等遵命!”两名骑士长应声。

    城下盾墙阵列让出了一道口子,精纹甲胄的骑士驭马而出,不紧不慢,但很快也进入了远程魔法的攻击范围,八百米、六百米、四百米。他停下了,仰高高傲的下巴,声如洪钟宽厚深邃。

    “二王子奉国王之命回王都签订同四大帝国和睦相处之协议,还不速速打开王都正门,夹道相迎!”他是圣山骑士团副团长,魔法大能者。

    “嗖!”

    箭头撕碎雨幕,高速划过只能在夜雨间留下一条水弧,没人能看清那是什么。

    不偏不倚,箭头避让开了覆满了近半张脸的钢盔,像扑杀狡兔的猎鹰稳准狠抓住了一击必杀的机会,刺入了他的嘴巴,后劲加持下贯穿喉咙。

    一声不吭,圣山骑士团副团长,坠马。

    “督战指挥者为谁!”盾墙阵列大后方,马车之内的艾科目睹了一切,龇牙咧嘴愤恨不已的捶了一拳马车车帘木窗。战斗还未正式开始,对方在没有回应之前就射出暗箭折损己方一员大将,属实奇耻大辱。

    “光线视野太暗,无法确认将台指挥者!”斥候骑兵速报。

    艾科在内心深处无比自然的将督战者认定为了夏目,他相信修斯兰德这位老师会任用还未恢复权利的弟子来对付自己,“先锋骑士队,冲锋!”艾科低声发令,冷冷地挥手。

    若不是城内动手不便,他此刻已经开始懊悔没能在城里动手解决掉夏目了。在艾科目前看来,夏目多少记忆出现了错乱疏漏,不然以其骑士风度毅然决然不会放暗箭才对。

    擂鼓击响,马鸣撕厉,亢奋的情绪徐然沸腾,盾墙再开,两百名骑士疾驰而出,如一柄锋利的匕首短小精悍,在群体魔法加持作用下倍速掠进。

    王都,战鼓亦起,严阵以待的紧张氛围下曼德诺蹙眉不安,不只是因二王子发动了进攻,而是刚刚,刚刚那一箭!

    他没有下令弓箭手放箭,这不合情理。

    除非有人在激化这场对决,而且,迫不及待。

    战场情势瞬息万变,时不可待,曼德诺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他吩咐完身边的斥候去往修斯兰德处汇报这一异常情况后就全身心投入了指挥当中。

    “进入远程攻击范围,射!”

    垛口银光齐烁,三百发强劲的箭离弦冲出,挣破暴雨的束缚残暴地飞掠而向城下已经冲至六百米开外的先锋骑士队伍。

    六百米,根本不是弓箭所能射出的攻击范围,即使是最优秀的射手精准射击范围顶多在一百五十米左右。战场上,规模性覆盖式箭雨最多也只有三百米。然而,圣光骑士团的弓箭手可以利用强弓射出六百多米,这不仅是骑士个人能力的突出,最重要的原因是魔法。

    圣光骑士团之所以能够作为第一道防御线,正是得益于两名魔法骑士长的能力,其中之一魔法名约『岚之祝福』。被其魔法加持的弓箭手,所射出的利箭获得倍速提升,连普通的甲胄都能够被击破。如此魔法,用于城防,远程打击能力不亚于一记祭师释放的远程魔法。

    圣山骑士团两百名先锋骑士队没有减速,骑士亦没有举起兵器悬置身前作为抵御,他们只是一昧的加速,再加速。

    眼见箭雨群袭,魔法晶灯辉映下银光锃亮的箭头杀气逼人。

    曼德诺双手抵在墙边,聚精会神死死盯着那支冲杀过来的骑士队,作为久经沙场的指挥者,他不明白二王子的用意,不凭借盾墙逼近再利用攻城器械强攻而单靠速度至上的轻骑兵冲至城下,不就等于是在让他们送死?

    这是一场互相知根知底的博弈,同为起司国权位者,曼德诺和二王子都清楚地知道彼此骑士团中能者的魔法,所以曼德诺肯定,对方虽有群体性加持性防御魔法,可惜在战马疾驰状态下根本无法套用的。所以,逼近的骑士队无异于等着被射成筛子!

    结果,令曼德诺失望了。

    只见箭雨临至先锋骑士队上方的一刻,一道宽阔的黑色漩涡凝开,像一扇异度空间的大门被打开,利箭纷纷进入了这扇门消失了。

    准确来说不是消失,箭雨只是折跃了一段空间,当它们穿门而过时再度出现的位置已然是先锋骑士队的身后。

    三百发利箭全空了,哗啦啦贯入泥泞地面,激起层层泥土雨泽。

    先锋骑士队的战马仍旧奔驰,睥睨一切地往前。

    “这是何意?”曼德诺怒意使然,作为起司国皇族的二王子竟然选择了借助其他帝国的骑士来窝里斗!但他更感疑虑的是对方空间魔法转移攻击后,城下的先锋骑士队能做些什么。

    骑士长按照进攻程序开始指挥下一波射击,两名骑士长也是不解对方用意,面色凝重地摇头,“空间魔法的释放者应该是出云帝国的骑士,我们曾在边境战斗中遇见过,有帝国插手,要不要……”

    曼德诺右手猛然一挥,打住了骑士长接下的话,然后目不转睛地望向城下。

    盾墙阵列大后方。

    “怎么样,殿下?对我们出云帝国带来礼物可否满意?”马车内与艾科旁坐的是米尔豪斯,他透过车帘讥笑着望向城前。

    艾科同是屑笑着点头,“满意,满意。”

    “『空间异动』大约还可以使用五次,足够殿下英勇的骑士们递送『垒骨』了吧?”米尔豪斯放下车帘,端着身子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