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

    空中一声脆响,赵云所化云螭砰然破碎,身躯遭受重击,被轰飞出去十几米远,身躯在泥地里不受控制地连续翻滚,片刻方才止住去势。

    赵云持枪站起,脸色阵红阵白,雪白的龙甲上浮现清晰的三道爪痕。

    要不是白龙甲坚韧异常,只怕这一抓就足以让他开膛破肚。

    赵云一击而退,对面的咕噜怪王同样并不好受,身躯如遭雷击,被赵云一记玄天战技【惊雷】,震得连连后退,竟是被硬生生逼入雪地之中,身躯麻痹,半晌动弹不得。

    寒气侵袭,咕噜怪王极不适应地打了个喷嚏,抖擞几下,摆脱麻痹困扰之后,便要脱离战场。

    这是唐恒等人的战车已经追击而至,远远的位置上,郭嘉操控青铜战车上的连云弩,就是一箭射来。

    叮!

    脆响声中,那弩箭越过咕噜怪王的身侧,插在了地面之上。

    那咕噜怪王嘴巴一裂,露出满口的森然锯齿,竟似嘲讽般地发出“呱”的一声,轻蔑的眼神都在嘲笑郭嘉的准头。

    可它的笑意还未收敛,咔嚓嚓声响中,以弩箭为中心,一股寒气袭来,地面倏然间结冰,并快速向外扩散。

    那咕噜怪王惊叫一声,身躯猴子般连续向后翻滚,快速避开寒气的侵袭,但与此同时,它退缩的方向也正是雪地之中,当寒气终于停止侵袭的时候,咕噜怪王已经站在了雪地的正中央,远离它的巢穴沼泽地。

    “子龙,封它退路,诸将杀敌!”

    大喝声中,唐恒的青铜战车以万钧之势,疯狂撞向咕噜怪王!

    四匹并列的风灵马,无论是前胸还是面部,全部罩上了厚重的鳞甲马铠,以它们追风逐月般的速度,配合青铜战车的冲击力,简直就是不可抵挡的坦克。

    那咕噜怪王即便有玄境的实力也不敢硬撄其锋,只是一个纵跃,高高跳起五米,落下时直扑战车上的唐恒等人。

    咕噜怪虽然实力是怪族中最弱的,但跳跃能力却是极为讨厌,往往人族的骑兵和车兵都不能对其形成有效冲击,对方只是一个跳跃,就可以避开冲击的长矛和战车的撞击,直接袭击马背上的骑兵和战车上的车兵。

    这也是为何战斗开始,唐恒没有命令全体战车横冲直撞的原因所在。

    咕噜怪王这一跳跃,立即避开战车的撞击战术,而直接面对了战车上的众人。

    “来得好!”

    唐恒狞笑一声,在对方临空的瞬间,猛地发动机关,一顶青铜伞盖倏然打开,如同一面大盾般挡住了咕噜怪王的跳跃攻击。

    蓬——

    沉重的身躯撞击在青铜伞盖之上,沉重的身躯没有给伞盖带来一丝伤害,反而咕噜怪王脚底一麻,接着剧痛袭来,竟是被青铜伞盖上凸起的尖锥刺穿了脚心。

    忙不迭跳离青铜伞盖,凌空却被貂蝉挥舞的巨大钩镰枪勾住了脚脖子,青铜战车传来的巨大拉扯力,登时将咕噜怪王摔了个嘴啃泥。

    咻!

    忍着剧痛、刚刚爬起来的咕噜怪王,再次被郭嘉的一箭射在脚旁,这一次寒冰的侵袭却是它避之不开的了。

    渣渣咔咔——

    结实的寒冰登时将咕噜怪王下半身全部冰封,身躯再也无法逃脱。

    呱,呱呱!

    愤怒的呱鸣声疯狂响起,咕噜怪王全力挣脱寒冰的封印,眼见它的下身冰层破裂,对方就要脱困而出,这时一声暴喝:“吃我一锤!”

    咕噜怪王骇然抬头,巨大的身影,巨大的锤头,带着无边的气势,陨石般迎面砸落!

    咕噜怪王只来得及抬手抵挡,那水缸一般大小的锤头,毫无花俏地砸在对方的手臂上。

    清脆的骨折声响起,接着是更加密集的骨爆之声。

    许褚这一锤,砸断了咕噜怪王的双臂,又跟着砸碎了它的胸骨,直接将他仰面砸翻在地,冰封的双腿直接断折在寒冰之中。

    呱——

    倒地的咕噜怪王口中吐出蓝色的血液,混杂着五颜六色的内脏碎片,双目暴突,差点当场毙命。

    但怪族的强大生命力依旧让它存留一口气息,到底的瞬间,反手一爪,直接将许褚身上的狮蛮重铠抓出三道深痕,深可及骨,许褚胸前顿时鲜血狂涌,“紫金崩山锤”直接留在对方的胸腔之内,自己倒咯噔噔地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苍白。

    哗楞楞,甘宁的锁链绕着咕噜怪王身上数圈,将其控制牢固,貂蝉轻盈跃至,手中钩镰枪直接将其一条胳膊钉在了地上。

    青铜战车轻盈地停在咕噜怪王的身旁,唐恒手提“倚天剑”几步就到了怪王跟前,噗呲一声,“倚天剑”深入咕噜怪王的颈椎,将其直接斩首!

    “献祭!”

    唐恒调整了一下手腕上的“人皇令”,对准了咕噜怪王,便实行了献祭。

    一股神光从“人皇令”中射出,金黄色的光芒神圣而庄严,被笼罩的咕噜怪王眉心处一抖,一个小小的咕噜怪王虚影便被扯了出来,尽管极力挣扎和吼叫,依然摆脱不了神光的拉扯,瞬间被吸入令牌之中。

    一道金光从“人皇令”中射出,遁入无尽虚空之中。

    四周一片静寂,众人从默默仰望天空,再到面面相觑。

    “这就完了?”甘宁诧异的问了一句。

    嗡!

    话音刚落,唐恒手腕上的“人皇令”豪光一闪,一道虚影浮现众人面前,上书几个大字:“神赐爵:三等公士,唐恒,钦天监记录在案。士爵赏一次:随机抽取。”

    虚影一变,滴溜溜出现一溜物品,兵器、法宝、钱财、珠宝……各式各样的东西展示其上,接着如同轮盘一般地不停转动起来。

    “停!”唐恒看得眼花缭乱,立即叫停。

    旋转的轮盘逐渐停止,上面的指针最终停留在了一小块金属上。

    “叮,神赏:1单位‘太乙精金’。”

    众人目瞪口呆之下,“人皇令”中神光再次闪耀,照射在众人眼前,一块玻璃球大小的红彤彤金属,悬浮在半空之中。

    神光一敛,那块丁大的“太乙精金”立即坠落在地,发出“咚”的一声闷响。